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满囤哥养大雁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6:53:12
  北大荒有句民谣:“南方吃雁,北方吃蛋,中间只能伸着脖子看。”这话我信。春天北大荒的雁蛋多得很。北大荒拾雁蛋的人也很多。记得上小学时,曾学过一篇《开发雁窝岛》的课文,其实,雁窝岛就是一片沼泽地里的高岗处,雁群在高岗垡头墩子上做窝生蛋,北大荒人称它为“雁窝岛”。
  雁窝岛四周的沼泽地,水拖着泥,泥含着水,也说不准有多深。北大荒人称沼泽地为“大酱缸”,真是恰如其份。意思是沼泽地的泥浆就像大酱般稠,掉进去就遭没顶之灾。北大荒人拾雁蛋都是身背小篓,踩漂浮的垡头墩子闯雁窝岛。垡头墩子上大下小,墩子上长满水草。踩上去飘飘悠悠,摇摇晃晃,稍不注意,一脚踩空,就会陷进“大酱缸”里,若不及时抓住垡头墩子上的草,或者死死地抱住垡头墩子,用不了多久,人就会陷进“大酱缸”里,一点儿痕迹也不留。
  那年我十一岁,和领居满囤儿去拾雁蛋。去时一路平安,从这簇垡头墩子跳到那垡簇头墩子,像蹬小船儿,像放竹排,一路蹦蹦跳跳,猿猴儿一般,个把钟头就来到雁窝岛。别看我人小,心眼倒不少,总怕满囤儿比我拾的多。看见白花花的雁蛋,啥也不顾了,忙三火四地往背篓里装,直到盛满了才罢休,一篓雁蛋,足有三四十斤。这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是足够重的了,何况还要跳垡头墩呢。但是我舍命不舍财,咬着牙往家背。开始,我还能支撑得住,踉踉跄跄地跟着满囤儿往前跳。跳着,跳着,我就觉着有谁往后拖我的背篓,越拖越重。一不留神,脚踏在垡头墩子边沿儿上。垡头墩子一摇,我一晃,就把我晃进“大酱缸”里。我忙喊满囤哥:“快,快来救我!”其实,我心里明白,掉进“大酱缸”里还有救?谁救谁得死!满囤儿哥也吓傻了,抓耳挠腮地不敢动,动他也得掉进去。倒是比我大一点儿,道眼多:“别乱动,抱住垡头墩子,慢慢往上爬。”这时,我啥也不顾了,双手死死地抱住垡头墩子,好半天才稳住神儿。我使出浑身力气,腾出一只手,抓住垡头墩子上的草往上爬。一下,两下,终于,我似落水狗一样爬到垡头墩子上,却再也站不起来。满囤哥看我趴在垡头墩子上,一块石头落了地,双手合在胸前:“谢天谢地,总算上来了!若不然,我咋向你爹妈交待呀!”“我实在走不动了,你先回去,告诉我爹来找我吧,我等着……。”那怎么行?就是爬也得爬回去!满囤哥儿有些急了,“这荒草漠棵的,上哪找你?不喂狼才怪呢!也不知满囤儿哥说的是真话,还是有意吓唬我。一听说有狼,我当时就张罗着跟他走。满囤儿哥笑了:“你先喝两个雁蛋,攒点儿力气!”我顺从地喝了两个雁蛋,顿时觉得有力气了。踉跄了几下,站起来了。可裤子满是泥浆,又腥又臭,粘糊糊地带不动。“把裤子脱下来扔掉,光腚儿回去!”“那多难为情啊!”怕啥?黄嘴丫子没退,还知道害羞呢,裤子才值几个钱?到家穿我的!满囤儿哥下命令了。三把两把,我脱掉了裤子,觉得轻松多了,光着腚儿,跟满囤哥往家走。一路上,我也没管那些,不管碰见谁,头一低,一走了之。
  回到家里,父母没有骂我,只是说:“往后不许拾雁蛋了。”满囤儿哥他没上我家来,更没有给我送裤子。谁知道他是怕我父亲责怪呢,还是舍不得给我裤子?打那以后,他再也没领我捡雁蛋,再以后,我参加了工作,住进了城市。
  前几天,偶翻家乡小报,一行大字映入眼帘:“李满囤养雁发家致富”。啊,我的满囤儿哥!三十年未见,倒在家乡小报上见到了你!我不禁浮想联翩,对满囤儿哥刮目相看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北大荒人的生活观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靠雁蛋充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是发挥优势,孵蛋养雁的“专业户”应运而生。从满囤儿哥发家致富的门路上看。能不说这是北大荒奔小康的“新思维”吗?看到这里,我的心又动了,还想回北大荒走走。
  到家刚洗刷完毕,正要脱鞋休息,门“嘭”地一声开了,进来的是满囤儿哥的独生子蛋儿。只见他满脸怒气,小嘴翘得老高,。这是怎么啦?蛋儿一句话未说,拉起我就走。
  原来,蛋儿高中毕业后,大学没考上。赶巧 ,市里招收一批“大学漏”当公务员。,蛋儿的高考成绩正是招收线内,理所当然地安排了,正当蛋儿心花怒放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竟取消了名额。一打听,才知道满囤儿哥曾触犯过某大局的领导。这位领导的老爹七十大寿时曾请满囤儿哥捧场。一般来说,满囤儿哥会欣然应允的。,可满囤儿哥厌恶这位领导的德行,断然拒绝了,蛋儿的工作的安排当然不言而喻了。后来,总算是透露出一点儿消息,只要满囤哥儿答应他亲家婆在鸿雁养殖场任个职,蛋儿的工作包在他身上了。蛋儿得知这一妙“传”后,立即喜形于色地转告爸爸。没想到满囤儿哥竟怒目圆睁,断然拒绝,真有点儿“那个”了。在你养殖场任个职算个啥?一个月才开几个钱?蛋儿的公务员多少钱也买不来呀!我边走边想,琢磨这个“情”怎么说。
  一进屋,见满囤儿哥正在作画。一幅《劲竹图》在他的笔下骤然生成。整个画面淋漓酣畅,笔意奔放,一干通天,叶若风雨,自有一种风度。我自知身负使命,但又怕操之过急,便即景生情地说起这幅画来满囤儿哥连连摇头,苦笑着说:“老了,力不从心了。我常跟你说,竹如其人。做人不能有傲气,但做人却缺不了傲骨!”满囤儿哥有激动了,他已明白几分我的用意了,若不然哪能话有外音呢?我技穷了,不知如何是好。蛋儿却急得要哭了,不断地做着各种小动作提醒我。看来,我只能单刀直入了:“满囤儿哥,蛋儿当公务员的事……”满囤儿哥像被蜂子蜇了一下似的,脸上当时布满了阴云:“不是我舍不得一个副场长的位置,也不怕一个月多花那二千三千的,而是怕糟蹋我的养殖场。那位局长是我的老乡,从小的光腚娃娃。我相信他能找回自己的童年,我更相信他任职宣誓言时说过的话……”满囤儿哥的声音颤抖了,颤音似含有极大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我深深地被满囤儿哥的话震颤了,他还是那样倔强,还是任折不弯!突然,“嘭”地一声门被撞开,蛋儿愤愤地跑出去了。
  后来,听说蛋儿一直在家待业,再后来,听说,蛋儿跟满囤儿哥一直经营那个养殖场。看来,蛋儿当公务员的事真的搁浅了,可满囤儿哥的为人却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地定格了。我的思想矛盾起来,三十年来 ,雁窝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满囤儿哥怎么一点儿不开化呢?又一想,满囤儿哥做得也对,千变万变,做人的准则不能变啊!想到这里,我的心忽然充实起来,因为我也了有追求,也要像满囤儿哥那样去做人……--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遭遇蛇王下一篇:熊朋友的故事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