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遭遇蛇王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6:57:34
 

  1969年夏,正值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后期,珍宝岛地区的战事吃紧。当时我在《合江日报》当实习记者,深入到中苏边境的完达山腹地的备战基地采访。我们特地请了饶河县武装部的姚参谋当向导。

  清晨,我们一行四人背着照相器材走进了密不透风的完达山密林。大约走了半个钟头,姚参谋示意我们停下来,我们以为他发现了敌情,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出。只见姚参谋瞪大眼睛注视着前面的灌木丛,我们却什么也没看见。

  突然,灌木丛中嗖地蹿出一只狍子,几乎与此同时,姚参谋的枪响了,一瞬间,狍子腾空跃起,枪弹仅射中了它的后腿。狍子逃跑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逃出几十米远。姚参谋又开了几枪,枪弹都没有射中狍子。

  “它受伤了跑不远,咱们快追!”说着,姚参谋带着我们猛追。我们顺着狍子滴下的隐约血迹爬了好几道坡,狍子的影子在五十米开外的前方时隐时现,最后停在了一个大山洞口。我们请姚参谋先不要打死它,我们都第一次看见狍子,觉得挺稀罕的。距洞口十多米的地方我们停下来,只见那只狍子靠着洞壁站着,约有一米长、半米高,通体黄褐色,样子有些像小鹿。只见它的四肢在微微颤抖,身上汗津津的,看样子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

  于是,我们卸掉身上所有的装备,分散开一步步逼了上去。狍子见状颤抖得更厉害了,我突然发现狍子也有丰富的面目表情;绝望、乞求与胆怯……突然,狍子急转身向洞口跑去,“快追!”姚参谋说着带头冲向洞口。我跟在最后面,隐隐听见洞中传来狍子的惨叫声和可怕的呼呼声响,随即是姚参谋的惊叫:“不好,这是蛇洞,快跑!”他的声音听起来恐怖到了极点!还没等我转过身,便见洞中蹿出几条黑乎乎的大蛇,上半身高高翘起,凶神恶煞般猛扑过来,我们的魂儿都快吓丢了!

  我曾是公社民兵大比武中百米武装越野赛冠军,迅速跑出几十米外,摄影记者黄健也紧随其后逃了出来。姚参谋也正值当年,腿脚更没问题,几步就蹿到我们的前面。可我们的记者张大胜却太不争气,没跑几步竟然跌倒在地。姚参谋为掩护他只得又返身护他,瞬间便被几条大蛇包围了。一条蛇箭一般扑向姚参谋,只见姚参谋抽出匕首,刀光一闪,蛇头便摔到地下,蛇身乱甩,鲜血喷溅了一地。几乎同时,另一条蛇扑向张大胜,他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情况万分紧急。说时迟,那时迟,只见姚参谋纵身一跃,顺手抓住蛇尾猛地一甩,竟将它甩出十几米远,正好落在我脚下!“莫怕!快用石块砸它的头!”姚参谋大喊。我总算控制住自己没有落荒而逃,好在大蛇也被摔得昏了头,正在地上翻身打滚儿,我立即捡起石块一顿乱砸,大蛇终于被砸得翻白放挺了。

  此时的姚参谋已力杀两蛇,体力消耗很大,我和黄健有心帮他,却不知如何下手,也根本不敢靠近。这时,姚参谋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在地。刹那间,只见那蛇弹射而起,结结实实地在他的左手背上咬了一口。眨眼间只见姚参谋右手挥着匕首向蛇头砍来,一下子斩断了蛇颈。蛇身瘫倒在地,可狰狞的蛇头依然死死咬住他的左手,令人毛骨悚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我们瞠目结舌,只见姚参谋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左手剁了下来!原来,他断掌是为了阻止毒液向全身扩散!

  我们冲上前去赶忙用急救包给姚参谋包扎,把他的左胳膊吊在绷带上。正要离开时又听到洞中传出呼呼的声响,姚参谋又大喊一声:“快跑,蛇王出来了!”就在这时,黄健也摔了一跤。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只刺猬被它踩中,便抬起一脚,把刺猬踢向冲来的蛇王。那蛇王正挺着身子往前冲,不知击来是何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吞了下去。突然,蛇王不往前冲了,开始在草丛里翻滚,庞大的身躯搅得灌木丛倒下一片,甚至把胳膊粗细的桦树都打折了。折腾了足有一个小时,蛇王突然翻白了,姚参谋带着我们赶紧过去看个究竟。蛇王可能是看到有人靠近,本能地抬起头来想向我们进攻,可它刚抬起头,却又无力地倒下了。我们发现蛇王的侧腹部有伤口往出流血,且伤口越来越大……突然,从那个伤口的窟窿里竟钻出来一个圆圆的带刺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蛇王刚才吞食的那只刺猬!

  这个重大而奇特的发现让我们惊讶不已,立即对蛇王进行解剖。蛇王的腹部被打开后,简直惨不忍睹,它的胃已被撕破,内脏已经乱作一团,原来那刺猬在蛇王的胃里到处乱刺乱撞,不停地啃咬蛇王的内壁,结果蛇王的胃被咬穿,刺猬却完好无损地逃走了。望着死去的蛇王大家都惊叹不已,黄健忙用相机把这一切都拍摄下来,准备回去刊在《合江日报》上。

  就在我们庆幸这一重大发现时,突然,又听见洞中传出声响,不过都没有刚才那么急。就在我们准备逃跑的当儿,洞中的蛇王已爬出洞来,只见它缓缓地爬到洞口的平台上,竟在离我们四十米处的一块松软的沙土上盘蜷起来,但那两只绿幽幽的眼睛仍然有意无意地看着我们。我们猛然省悟,那蛇王刚才吞食了狍子后,正等着狍子在腹内消化呢,而这段时间它才不会向其它动物进攻的,除非别的动物侵犯它,它才会奋起反击。

  三十六计走为上,此时不逃还待何时?姚参谋一挥手,我们一窝蜂地逃离蛇洞。还没跑出多远,就听黄健喊:“等等,我的相机跑丢了!”众人回头看时,可不,黄健的相机还挂在一棵老柞树的树枝上。正当黄健要回去取相机时,又一个可怕的场景使我们惊呆了,只见一头黑熊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正瞪着两只可怕的眼睛向蛇王靠近。而这时的蛇王正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丝毫也没有发觉危险正在向它袭来。只见那头黑熊猛地一蹿,同时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了蛇王的尾巴。蛇王遭到突然袭击,不由得大怒,只见它头一甩,箭一般地射向黑熊。黑熊机灵地一闪,躲了过去,蛇王甩着受伤的尾巴,和黑熊对峙着。奇怪的是黑熊并没有逃跑,而是慢慢地围绕着蛇王的身子转。此时的蛇王也缩成一团,巨头高高地竖起,嘴里吐着红信子,也跟着黑熊转。这场决斗,始终是黑熊主动进攻。一般来说,蛇王斗不过黑熊,平常蛇王只要一见到黑熊,总是不战而退,而今天这蛇王有些反常,它有几次逃跑的机会却都没有逃跑,反而屡屡向黑熊展开凌厉的进攻。终于,蛇王瞅准战机,把黑熊缠住了,越缠越紧。

  “黑熊完了!”我们几乎同时喊了起来。然而使我们不解的是,蛇王似乎用尽全力,但黑熊仍然顽强地扭动着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在蛇王的背上撕咬着。就这样,黑熊和蛇王搏斗了半个多小时,蛇王的颈处几乎被黑熊咬烂了,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终于,蛇王的身子松了,黑熊双掌一叫力,猛地一纵身,跳出了蛇王的包围圈。我们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黄健不解地问姚参谋:“我真不明白,蛇王为什么这样凶猛,而黑熊似乎无心和蛇王恋战……”姚参谋笑道:“这个问题不难解释!”说着,便掏出匕首,抢先来到蛇王的尸体前,在蛇王腹部微微隆起的地方一刀插进去,然后用力一划,蛇王的腹部被划开了,一只狍子的尸体露了出来。我们终于明白了,原来蛇王的肚子里有一只狍子,所以它缠黑熊时既用不上力又留下空间,使黑熊有了可乘之机!此时,张大胜发话了:“我还有不懂的地方,这黑熊并不知道蛇王肚子里有一只狍子替它挡着呀,它为什么今天这么怕蛇王?”姚参谋笑道:“你等一会儿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因为这头黑熊闯入了蛇王的家,它理亏呀!”说着,姚参谋在蛇王的尸体旁扒起松软的沙土来,一会儿,蛇蛋露了出来。大家这才叹息到:“唉,这蛇王为了保护它的孩子,只能拖着吞了狍子的身体和黑熊搏斗。母爱,这伟大的母爱,该有多强的力量啊!”

  一个星期后,我们完成采访任务。从完达山腹地返回蛇王和黑熊搏斗的地方时,蛇王的尸体已成一副骨头架子了。若不是我们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完达山的动物王国里也会像人类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也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战斗呢!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泥鳅河的那边下一篇:满囤哥养大雁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