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泥鳅河的那边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6:59:10
 

  六十年前,我的家乡是东北抗日联军经常活动的地方,如今仍留下许多抗联密营的遗址。时值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我萌动了走访抗联密营的想法,简单地准备了一下便匆匆上路了。

    我开着车沿着高速公路疾驶,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七星砬子下的泥鳅河边。我在崎岖不平的林间公路上跋涉了百八十里,连一户人家也没有,除了树还是树,一些被开垦的山坡地,也都退耕还林了。我有些累,便把车开到路旁避风的山坳,想在车里打个盹儿。就在我睡眼朦胧的时候,隐约地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凄厉悠长的嗥叫,我猛地惊醒,肯定是狼!一时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敢动。这时,一道刺目的光射过来,让我睁不开眼。我没有开车灯,而是打开车门和对方搭讪:“我是旅行者,谁在那里?”

    强光消失了,我才看见眼前站着一位花白胡子的老人。他手里拿着一支强光手电筒,肩上扛着一支双筒猎枪。他温和地问:“你是不是迷路了?”我介绍说自己是市报的记者,是来寻找当年抗联密营遗址的。他想了想说:“山里抗联密营倒能找到,就你一个人?这里的狼群挺多,他们见了你可不会客气的。夜里这么冷,到我家住一宿吧。”

     这位老人名叫张大山,已经七十多岁了,他就是当年抗联五军的交通员,十年前在五林洞林场退休的,是完达山的山里通。他告诉我,他俩个儿子都住在市里,孙子孙女们也都在市里工作。他之所以留在林场,是因为这里有很多狼群需要他保护。“是吗?”我惊讶地问:“这里真的有狼群吗?”我之所以非常吃惊,是因为我知道自“向北大荒开战”以来,家乡的狼群早就灭绝了。“怎么没有?”老人得意地笑起来:“我每天晚上都去探望它们呢!”

     那个晚上,我听老人讲述了很多有关狼的故事。他告诉我,狼群的首领叫虎子,是老人给它命名的。之所以叫它虎子,是因为它长得虎头虎脑,身体也壮如猛虎。它是称职的首领、爱护自己的族群、每次围攻猎物它都冲在最前面,而且指挥有方。听着老人兴致勃勃地讲述狼的传奇故事,伴着他那喷云吐雾般的关东烟,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梦里,我似乎看见老人抗着双筒猎枪在泥鳅河畔漫步,他的身边是前族后拥的狼群......

     几天来,我一直呆在老人的木刻楞里。老人每天都出去,都不带我去。然而,老人每天回来跟我描绘他跟狼在一起的故事生动而亲切。我不光听,而是边听边记,生怕漏掉某个情节。一天,我在老人的木屋碰到一位稀客,是为邮递员。他一周才回来一次,见了我很惊讶,听说我是来调查当年抗联密营的,便笑了笑说:“是啊,这里有好多狼呢,你真的当心点儿。”邮递员的话让我感到很兴奋,当天晚上,我开车到最近的小镇给报社发稿件,报告我惊人的发现。我顺便查一下镇政府的会议记录,意外地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镇政府的会议记录显示,大概半年前,镇政府曾向市政府国土部门申请了矿产开采许可证,但是一个老人向法院提出了控告,指控镇政府在自然保护区开采矿产会惊扰当地狼群,违反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后来市中级法院判决控告成立,这份矿产开采许可证也被无限期地搁置下来。这个提出控告的老人就是张大山。

     我回到老人身边后,跟他谈起这件事情。老人自豪地说:“自然保护区是八十年代国家规定的野生动物生存地区。建国初期,这里豺狼虎豹都有,狼到村屯串门的事时有发生。只是六十年代乱砍滥伐山林,过量地捕杀野生动物,以致野狼陷入灭绝的边缘。自从国家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我就自愿在这里守着。只是我担心守候的日子不会多了......”说到这里,老人有些伤感。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我在完达山的木刻楞里和老人相处半个多月了,他还是没有带我去看狼群的意思,但他们描述倒是记录了几个笔记本。报社也给我回信了,对我的发现表示怀疑,并说三十多年前这一带就已经没有发现过野狼群的踪迹,要求我必须带回切实的证据。但每次我向老人提出要求的时候、他总是找借口推辞,说下一次一定带我去。一天早晨,我装作沉睡未醒,看着老人拿起猎枪走出门去,我也悄悄地跟在后面,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泥鳅河边的草地上,我突然远远地看见老人一下子就倒在河边了。我吃了一惊,急忙跑过去看,老人已经失去知觉了,我赶紧把老人送到最近的镇上医院。医生对我说,老人是心肌梗死,恐怕没有多长时间了。我感到很出乎意料,也隐约担心,如果老人一旦病故,完达山的狼群谁来保护?就在我坐在医院里等候的时候,看见很多镇里的人捧着鲜花来看望老人。看来老人虽然居住在深山,但跟镇上的人却很熟悉,而且声望和人缘都很好。

     老人住院这段时间,我一个人住在木刻楞里。闲得无聊,经常在泥鳅河边转悠,却一直没有发现狼群的踪影。邮递员照倒每天来送信,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一张是中级法院签发的通知。通知说,半年前的那个案子,由于镇政府提出了上诉、省高院指定重审,要张大山老人准时出庭。我拿着通知单不知如何是好,但我还是决定告诉老人,同时我也决心参予老人的事业。我把市中级法院签发的通知给老人看过之后,他说无论身体好不好都要出庭,否则对不起那些狼群。老人伤感地说,他这一个多月没有回山里去,狼王和狼后一定会很担心、很想念它们的。我告诉老人,我准备回报社面谈一下关于我的调查情况,然后很快回来,帮他准备有关出庭的法律文件。老人点点头,拉着我的手说:“你要快点儿回来,我已经是霜打的草,很快就要伏倒在泥土里了。等你回来,我马上带你去看望我们的狼群,你会和那些可爱的孩子相处愉快的。”

    我回到报社之后,总编对我说:“你疯了吗?你既无一张照片,又无当地林业部门的协助研究,怎么证明那个自然保护区有狼群存在?”我耐心地向总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我至少有个人证,那就是张大山老人,他答应等我回去马上带我去看狼群的。总编半信半疑地说:“好吧,有好消息马上通知我。”

    我在报社把张大山老人口述记录整理出来了,眼见就要到法院开庭审理的时间了,我再次来到泥鳅河边的小镇。等我到病房门口却傻了眼了。病房门口以前都是摆放着很多鲜花,现在鲜花都没有了。莫等我问,医生脸上的神态已经告诉我一切,安慰我说:“我们都很难过,他是个好人,我们都会想念他的。”

    我又回到完达山里的木刻楞,每天拿着老人的双筒猎枪在山里转,在泥鳅河畔仔细寻找每一个可疑的踪迹,结果很遗憾,什么都没有发现。我越来越奇怪,心里的疑团向蘑菇云一样越升越高,但我还是不死心。晚上,躺在木刻楞的土炕上,借着油灯那豆粒般的光看到那支已经磨的光亮的双筒猎枪便觉得像做梦一样,似乎老人的灵魂突然把这些狼群似及狼群的故事一起带走了。

    过了几天,市中级法院开庭重新审理这起上诉案件,主审法官也换了。由于老人已经病故,法庭很快宣布撤销案件,不予受理。有过几天,张大山老人的木刻楞被推土机推平了,根据镇政府的决定,这里将开煤矿。而张大山老人的墓地,就在离煤矿二里远的泥鳅河边。在举行葬礼那天,镇里的许多人都来,哀悼这位老人。葬礼结束后,大家陆续散去。我从提包里拿出那几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得都是老人的口述。这些记录应该属于老人所有,我把笔记本放在老人的墓碑前,上面又放了一束鲜花。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远处有个影子,一只孤独的狼慢慢走近,很衰老很寂寞的样子。我狂喜起来,的确有狼,狼不是独行的动物,既然有一只狼,一定会有狼群的,我不禁惊叫起来:“看,真的有狼!”

     最近,泥鳅河边的小镇传出了一头孤独的狼为张大山老人守灵的故事。据说这孤独的狼曾是狼群的首领,名叫虎子。它的名字是张大山老人给起的。每天,开矿的人们都看到这只狼在张大山老人墓前散步,久久不肯离去,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这奇特的事件在小镇引起了轰动,它似乎又一次证明了狼也是有感情的。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冰上圆舞曲下一篇:遭遇蛇王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