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浓浓的乡土情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13:25
 

  啊,家乡,我又看见你了!此时,我多年的心里话从哪儿对你说起来呢?我多想像儿时那样捏起一把家乡土,久久地眯着眼睛,深深地嗅着泥土的芳香:我也多想像儿时那样捧起一把家乡水,紧紧地贴到嘴边,细细地品尝那些甘醇的甜味儿。真是:看一眼,爱从心底生:喝一口,醉从心头起……

  说实在的,当我第一次瞪着天真好奇的眼睛认识家乡的时候,就认为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更土的地方了:家乡的土地油黑油黑的,捏一把,简直冒出油来,放在鼻子闻一闻,能嗅到一般说不出的土香味儿:家乡的房子是土生的,炕是土的,锅灶也是土的,就连那院墙、两屯也是用土垒成的。人呢,更是土里土气的,一个个大手大脚,黑黝黝的,跟泥土的颜色差不多:肥大的衣裤灰土暴尘的,就像刚从泥土里爬出来似的,难怪城里人喊家乡人是“土豹子”呢。

  那时,我看城里人就像看到外星人似的,觉得新鲜好玩儿。记得邻居家来个城里的孩子,就被我们一群“黑小子”围住了:“块来看小白脸呀!”几个先跑来的向伙伴儿们呼唤着。“小白脸,过来摔一跤试试!”一个黑墩墩的胖小子撸胳膊挽袖子地向城里的孩子示威。“拉一钩吧,小白脸!”有凑上来两个袒胸露腹的黑小子伸出又黑又脏的手要和城里的孩子比力气。“真是一群小土豹子,没见过世面!”城里的孩子张口骂道:“一个个黑布溜湫的,我还嫌你们脏呢!”“哎?你敢骂人?没有土豹子,你们城里人能活得了吗?谁供你吃?谁你供你喝?土豹子都比你辈儿大,你爷爷、你太爷都是土豹子,你还得喊俺土豹子爷爷呢,不信你回家问问……”那个理直气壮劲儿,就崩说啦。

  真的,我为有这样的家乡而骄傲,而自豪。在家乡的一棵大松树上,我看到了七十年前抗联战士刻写的“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十个大字。听老人讲,在抗日战争血与火的较量中,家乡成为抗联的密营。战士们在冰天雪地里高唱着“高高的长白山,秘密的桦树林,是我可爱的家乡。我们为祖国二战,不怕牺牲,勇气万丈。我们奋勇前进,肩负着人民的希望……”。杨靖宇将军就是在家乡牺牲的。19402月,就是在家乡这片山林中,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被敌人包围了,他高喊着“中国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成功万岁!”,誓死不投降,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自己的胸膛。此刻,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这种震天呼喊!家乡的后山上,有一株远近闻名的英雄树,至今仍流传着七十年前家乡人拥军打日寇的动人故事;那株石英雄树上依稀能辨认出“送给抗日的红军吃”歪歪扭扭的八个大字。七十年前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在这株树下的积雪中,一位老人安详地沉沉睡去,他的身边放着一袋玉米。当抗联战士从积雪中扒出冻僵的老人时,又看到了树上的刻字,个个都失声痛哭。他们悲愤地掩埋了老人,脱下帽子,在风雪中含泪向老人宣誓:日本鬼子投降之日,就是祭奠老人英灵之时。这几十年前的往事,每听到一次都让我人心灵震颤,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时光过得像流水一样快,转眼之际四十年的光景流走了,当我站在家乡的村口时,只见家家户户的小土房还在原封不动地立着,土围墙围成的小院里,鸡鸭嘎嘎乱叫,绕着忙碌的一家小追赶着。在村口,一个裸露着上身的,八九岁的黑小子手里握着杆麻绳鞭子,正好奇地瞧着我 噢,难道他就是我当年的缩影?我万万没有想到,四十年前家乡的影子竟一点儿没变地再我的眼前展现,家乡人的生活还是这么贫困!我觉得奇怪,家乡竟还是这个样?

  我径直朝舅舅家走去。没想到在街头被儿时的伙伴儿小桩子拦到屋里。刚一落座儿,没容分说,桩字媳妇把一大盘猪肉燉粉条子端到我面前,小桩子连忙打开一瓶地产酒给我满上。我为难地说:“舅母准也为我做好饭了!”“哎呀,你可算了吧”桩子媳妇边忙边叨咕:“家乡还是老规矩,当干部的忙在前头,吃在后头。今天是头一天分粉条子,他们干部家还不知分到没分到呢!”我和桩子对饮起来。正喝着,舅舅家的表弟请我来了。他刚跨进门坎儿,又退了回去,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说:“表哥,俺娘说让你吃饭去!”

  “黑小,你们家有粉条子吗?”桩子问道。

  “没有。俺爸说当干部的晚吃一口。表哥,你在桩子哥家吃粉条子吧,明天再回俺家吃!”说完,一溜烟似地跑了。

  来到舅舅家时,已经是掌灯时候了,见舅舅正和家人吃晚饭。我特意往饭桌上描了一眼,见只是些蔬菜,并没有粉条子炖猪肉。我相信了桩子媳妇的话。舅舅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四十年的风雨在他黑黝黝的脸上刻下了深深地皱纹,那双有神的大眼睛布满了血丝。可能是他老人家为了乡亲们温饱又在操心吧。

  “你喜欢咱家乡吗?”入睡前,舅舅没头没脑地问起这句话来。没等我回答,他又自语着:“喜欢是真的,讨厌也是真的。你想,乡亲们这几年不用为肚子犯愁了,可又愁富不起来。”“怎么富不起来?”“化肥涨价、农药涨价,就是粮食不涨价。再加上各种摊派多,忙活了一年,白劳心啊!照这样下去,咋个富法呦?不知道上级领导知道这事不?我越想越睡不着觉……”

  我仔细地听舅舅诉说去。“我当干部都四十年了,这四十年我对不起乡亲们啊!如果你爷爷那辈人活着,看到咱村还是住的小土房,还是小土围墙,下三辈儿还是没念过几天书的小土豹子,他们会说什么呢?会埋怨我给家乡人丢脸吗?”舅舅说不下去了。话语梗咽了。

  “他们会说什么呢?”我这么一想,也不由得心惊。我知道,舅舅说的是心里话,是他憋了几十年的心里话。他是真的想在有生之年为家乡人造点儿福,留点儿业绩呀!不怨舅舅,又怨谁呢?家乡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有生命和无生命的历史见证啊,你们是否都记得家乡所走过的道路?你们是否也看到了家乡今天的现实?为此,我说出了舅舅的心里话,可绝非只是为舅舅一个人!说出了我想说而不知该不该说的话,那么,我是为谁呢?是你啊,我的家乡!我的经历巨大欢乐和痛苦的家乡,我的正在向开放、搞活前进的家乡!我是为你而说的,你听见了吗?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通人性的憨熊下一篇:家乡的小桥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