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小野猪之死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19:05
 

  1960年家乡饿死了人,公社把社员们组织起来,围了两个山头,要把这个范围内的野猪赶尽杀绝,不为别的,就为了肚子。最终,一千多人把三群野猪围困在一个不大的山包上,插翅难逃。双方在对峙,那是一场心理的较量,野猪群在有限的林子里躲藏着,人群在四周安营扎寨,不断地敲击响器,大声呐喊,不给野猪群喘息的机会。

  三日之后,野猪群已精疲力尽,准备冒死突围;人也做好了准备,开始吸网进攻。于是,小小的林子里展开了激战,逼得野猪群里的老弱病残者向中间选拔,以求存活。战斗整整进行了一个白天,黄昏时候,林子时在渐渐平息下来。无数的野猪被收敛在一起,各生产队按人头进行分配。

  那天,父亲和二叔为追击一头母野猪来到一个悬崖前。母野猪紧紧地护着它的崽子,匆忙地沿着崖脊蹿。父亲和二叔端着猎枪穷追不舍,他俩知道,带着崽子的母野猪肯定跑不了多远,于是他俩分头包抄,和母野猪兜圈子,消耗它的体力。母野猪慌不择路,最终爬上了山崖,它绝望地望着追赶到眼前的父亲和二叔,更紧地护着它的崽子。

  绝佳的角度,绝佳的时机,父亲和二叔同时举起了枪,正要扣动扳机,却见母野猪突然卧倒,将它的崽子搂到肚下给它吃奶。野猪崽子大概是不饿,吃了几口便不吃了。这时,母野猪用四肢搂着它的崽子,不顾一切地向崖下滚去,惊得父亲和二叔目瞪口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阵轰隆隆巨响,待他俩睁眼仔细看时已不见母野猪和它崽子的身影。待他俩循着崖缝来到崖下时,见母野猪被摔得七窍出血,它的背后映衬着落日的余晖,也映衬着晚霞和群山的剪影。而它的崽子却不知道母亲已经摔死,仍天真地拱着母亲的奶子吮吸着,全不知道危险近在眼前。

  那次围剿野猪群,父亲分到了那头母野猪和它的崽子。母野猪的肉解了全家的燃眉之急,可它的崽子太小,眼看着要被活活饿死,我心疼得不得了,在那人都要快饿死的年月里,怎样才能救它呢?恰巧,家里的老母狗生了三只小狗,我突发奇想:能不能用老母狗的奶来喂野猪崽子呢?也许能行。我试着把老母狗绑起来,又用木头做了个“枷锁”套在它的脖子上,以防它咬到野猪崽子。老母狗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并没有介意我对它的虐待。我把野猪崽子抱到狗妈妈跟前让它拱奶吃,可能它嫌母狗的奶味道不对,不肯吃,我就一点儿一点儿地将狗奶挤进它的嘴里,野猪崽子终于得救了。

  为了让野猪崽子活下去,我每天为它挤三次奶。几天过去,野猪崽子不再需要我动手,便主动地去吃奶了。为了奖励狗妈妈,每天喂完奶,我都拿些好吃的东西喂它。又过了一段时间,狗妈妈彻底放下了对野猪崽子的敌意,它甚至允许野猪崽子和它的孩子们一起睡在它的身旁。有时,狗妈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它的身后不仅有三只小狗,还有一只憨态可掬的野猪崽子跟着跑来跑去。

  在我的精心照料下,野猪崽子的生活充满了快乐:他和三只狗兄弟一起生活,一起成长。小狗撒欢,它也跟着乱跳;小狗大叫,它也乱嚷。在狗妈妈的带领下,它们和睦相处,亲如兄弟。也许是和小狗一起生活,并且是吃狗奶长大的缘故,时间一长,它竟有了许多狗的习性。家里来人时,大狗小狗都要叫一翻,小野猪也跟着学叫。刚开始,我以为它是跟着瞎起哄,原来发现有时它是最先叫的。它没有同类那种贪睡的嗜好,晚上一有动静,它就跑出狗窝叫嚷一通,还喜欢像小狗那样跟着我跑前跑后。渐渐地,三只小狗会吃食了,也分别被人抱走了,看到它的狗兄弟离开了,小野猪两天没吃东西,东撞西寻地乱叫,那样子,好像不寻到狗兄弟它也不想活了。

  小野猪渐渐地长大了,瘦瘦的身子很灵活,一米半的土墙它能一翻而过,在同类中堪称爬墙的高手。生产队的庄稼常常被它偷吃。社员们都烦得不行,连生产队长都说:“等过年时就把它杀了吧,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猪肉。”小野猪却不理会这些,依旧野性不改,天天上蹿下跳,忙得不亦乐乎。不久,家乡经历了一场“打狗运动”。按要求,家家户户的大狗小狗都要勒死。为了避风头,我连夜把家里的狗领上了山,用绳子拴在一个隐秘的树丛中,一天给它喂两次食。每当这时,小野猪都不吭不响地跟在我身后,到山上与它的养母——狗妈妈会上一面。

  几天后,社员们在上山垦荒时意外地发现了我家的母狗,顿时喜上眉梢,七手八脚地将其吊在树上勒死,然后拢起一堆火,将母狗撕得七零八落,然后烤着吃了。或许小野猪有“第六感应”,那天晚上我放学回家,小野猪就冲着我狂叫不止,喂它食,却不吃。等我领它再上山送食时,才发现树丛中只剩下一堆狗骨头。小野猪一连三天都不吃食,时而大叫,时而狂奔,父亲说:“它大概得了狂犬病啦!”我却说:“那才不是呢,狗妈妈死得惨,它也难受!”从此以后,小野猪总要睡在狗窝里,不论白天黑夜,一旦发现在陌生人进家门,它总要像狗那样站起来叫几声,有时还跑到门口去“一夫当关”,那样子就好像它已担起了看家的责任。

  小野猪能看家,在我的家乡被称为一绝。但是,当时养活它毕竟就是为了吃肉。这年春节之前,生产队长又提到了杀猪的事,我一听就急,谁若嘴馋,先照自己的嘴巴子打两下,休想杀我的小野猪,它还给俺看家护院呢!小野猪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真的冲生产队长吱牙咧嘴地吼叫,追着他咬,吓得生产队长连连躲闪,连跑出院子边喊:“你家若是不杀它,我派人来杀!”

  后来,我上学时,它竟也当起了“保镖”,一路上摇摇摆摆,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我坐在教室里上课,它就在操场上呼呼大睡,或者是东张西望地看热闹,直到我放学,它再跟在后面一起回家。同学们都夸小野猪通人性,七嘴八舌地议论:“难怪你不愿杀它,它确实招人喜欢!”可父亲却接受不了,总唠叨:“它毕竟是野猪,不是养活着玩的。一天天地白白浪费粮食,你也不心疼?”不管父亲怎么说,我就是死活不同意杀小野猪,为此,父亲天天跟我赌气。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听见路边的草丛里响起阵阵异样的声响。接着一群水鸟惊叫着飞走了。我循声四望,却见离小野猪不远的草丛里蠕动着一个狗状的东西。我顿时一怔,这荒山野岭里哪有什么狗?分明是只狼!我的心嘭嘭直跳,千万不要遇见它呀,真要那样可就糟啦!再仔细一瞧,草丛中果然潜伏着一只狼!而它此时正匍匐着身子,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移动,它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偷袭小野猪!这还了得?我急得本能地大喊:“你快过来,恶狼想偷袭你呢!”小野猪也觉得情况有异,听到我的喊叫撅着尾巴跑到我的身边。回头看看没有什么动静,便深吸一口气,把头贴向地面,朝着恶狼藏身的地方“咴咴”地吼叫。潜伏在草丛里的恶狼吃了一惊,它知道自己暴露了,索性站起来,拖着粗大的尾巴焦躁地来回走动。我这才看清它的肚子瘪瘪的,就像是条空口袋一样。

  恶狼贪婪地咽着口水,可小野猪的吼声吓得它不敢轻举妄动,却直奔我而来。吓得我“妈呀”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躲到路边的小沟里,浑身抖得像筛了糠似的。此时的小野猪已不再吼叫了,只见它四蹄把路面蹬出四个坑,那条驱赶蚊虫的尾巴也像旗杆似的直直立起,两眼瞪得溜圆。就在恶狼扑向我的瞬间,只见它斜刺里扬起长出獠牙的尖嘴,朝着恶狼猛力戳去。恶狼见小野猪来势凶猛。慌忙闪开,却趁小野猪回身的空当,张开大口直取它的喉咙。小野猪早已料到这一手,着劲儿地将尖嘴一甩,那尖尖的獠牙立刻将恶狼的脖子戳开一条口子,鲜血汩汩地从伤口流出来。恶狼勃然大怒,又蹿又跳,伸出利爪想抓小野猪的后半身。只见小野猪略一后退,灵活地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恰恰把尖嘴对准恶狼的腰部,顺势将它的尖嘴朝恶狼肚子戳去。恶狼躲闪不及,被小野猪的獠牙戳出个大窟窿,痛得它嗷嗷地怪叫一声,急忙跳出圈外,气喘吁吁地半蹲在地上,寻找时机准备反扑。这时天已渐渐地黑了下来,我见小野猪占了上风,略微壮了壮胆儿,心里想,必须马上离开这儿!于是,便向小野猪发出撤退的命令。可是小野猪却充耳不闻,两眼依然怒视着恶狼。那意思很明显,恶狼盯咱盯得紧,想走走不成啊!我终于读懂了小野猪的意思,捡起一块大石头冲着恶狼喊道:“砸死你!”便使劲儿地向恶狼砸去。没等石头飞到恶狼跟前,只见它灵巧地一躲,顺势往前一扑,我就觉得眼前一阵风扫过,当时便昏了过去。差不多就在同时,小野猪也冲了过来,扬起獠牙朝恶狼的腰戳去。此时,恶狼自知不是小野猪的对手,虚战几个回合,夹着瘪肚子仓皇逃走了。

  小野猪没有追赶恶狼,用嘴叼着我的衣服一步一步往家扭。社员们见了,早有人将情况飞报给我的父亲,说小野猪犯了野性,六亲不认,竟把他的儿子伤得昏迷不醒。父亲闻讯二话未说,带着绳索急往村头奔。刚刚跑到村头,果然见小野猪叼着半死不活的我迎面走来。父亲见状发疯似的冲过去,把我从小野猪的口中夺下,不容分说,操起铁锹朝小野猪的太阳穴砍去。可怜的小野猪居然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在村口的路上,鲜血顺着它的太阳穴汩汩地往出淌。这时,我苏醒过来,见到眼前的一幕,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述说了小野猪救我的过程,父亲方知颠倒了黑白,屈杀了小野猪,悔得他直抓自己的脑门儿。可是事到如此,说什么都晚了。

  那天晚上,父亲和社员们把小野猪抬到后山上葬了,我亲自找个小木牌,用黑铅油歪歪斜斜地写了五个大字:“小野猪之墓”,插到它的坟头上。

  如今,四十七年过去了,小野猪的坟头早已变成平地。可每当我回家乡的时候总要在葬它的地方默默地站一阵子,想起好多好多的往事。是啊,我儿时的小野猪,在我的脑海里仍是那么活泼可爱,抹也抹不掉……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接生婆奇遇下一篇:通人性的憨熊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