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张烧包变形记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28:18
  我有个老乡叫张少保,  今年五十多岁了。可乡亲们都不叫他的名,喜欢唤他“张烧包”。可也怪,怎么叫他都答应,一点儿也不计较。真是的,好端端的一个人,哪能让人千呼万唤地喊“烧包”呢?张烧包是一九六0年从山东老家逃荒来北大荒的。生产队长老李头见他又粗又膀,收留他落了户。那年,他二十岁刚出头,力气大得让人难以相信。一年,公社搞民兵训练,进行拔河比赛,他一个人拽十个小伙子。只见他一叫力,大喝一声:  “来吧!”十来个小伙子,顺顺溜溜地让他拔过来了。一次,生产队锄刚开垦的荒地,一个小伙子的锄钩绷直了,张烧包见了,忙说:  “我来弯过来!”只见他双手往怀里一抱,大母指粗的铁锄钩子,硬是让他绐弯成个钩儿。还有一次,生产队分口粮。一般的小伙子,二百来斤重的麻袋压在肩上直喘粗气。张烧包却左胳膊拎一个,右胳膊拎一个,一次能拎两麻袋粮,脸不变色心不跳。这一切,老孪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回到家,和老伴儿一核计,便把如花似玉的姑娘许配给了张烧包。可把张烧包美坏了,做梦他都不敢想的事,却一分钱不花地到手了,他能不乐?也把生产队的小伙了们眼馋坏了,干跺脚,瞎焦急,眼睁睁地见心上的人和张烧包成了亲,气得直骂。张烧包才不领情呢,得了便宜卖了乖: “哥们儿,有福不用忙,无福跑断肠。这叫千里有缘来相会哩!”                                   改革大潮涌向北大荒农村的时候;张烧包坐不稳了,领着老婆来到城里“跑盲流儿”。张烧包能吃苦,肯卖力气,在城里干起了猪饭子的行当。不到半年,居然赚了五六万元钱。到年底,张烧包竟摇身一变,承包了市里一家肉食品公司,堂而皇之的当上了经理。有时,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我就是公司经理?睡一觉的功夫,就能当经理?真挺容易哩?”
  张烧包上任以来,越来越富态了,肚大脖粗,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企鹅一般。一日,张烧包参加宴会归来,觉得小腹胀得慌,忙喊司机:“停车,我去方便一下。”司机见他醉熏熏的样子,忙说:“用不用我扶你?” “嗨,咱老张喝遍三江无敌手,哪回出过洋相?”说着,踉跄地走下车。此时,张烧包的神态还算清醒:“我得找个小树靠着,若真的摔倒了,传扬出去.岂不坏了我的名声?”他真的靠在一棵小树上哗哗地放起水来。放完了,张烧包觉得挺舒坦,系上腰带,竟倚在树上打起了鼾声。司机等他好半天,未见回来,忙喊:“张经理.走哇?”张烧包闻声便走;可他怎么也走不脱,气得直嚷:“别闹,拽我干啥?”司机忙跳下车察看:  “张经理,谁也没拽你,你的腰带系到树上啦!”
    张烧包也恋上了麻将牌,那天,他玩了一宿麻将,正要打个盹儿,猛然记起今天有个会议,便草草地吃了些早点,匆匆来到会场。会场里坐满了人,张烧包来到主席台上,会场立刻鸦雀无声,他坐定了位置,慢腾腾地掏出讲话稿,清了清嗓子,有板有眼地作起报告。“同志们,今天的计划生育工作很重要,计划生育嘛,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当然喽,也是我们公司的基本……”会场出现骚动,人们窃窃私语。女秘书看出门道了,慌忙来到主席台上,小声提醒:”下边,下边……”张烧包了看女秘书一眼,回答道:  “下边的问题嘛,我马上就讲。比如,有些女工,就是没把领导放在眼里,没把基本国策放在心上,总想偷偷摸摸生二胎……场里有人笑出声来,张烧包立即喝道:“笑什么,计划生育是件严肃的事情不是多生一个少生一个孩子的问题,是头等大事……” 张烧包还要往下讲,女秘书又小声提醒他:“上边,上边……”张烧包抬头瞧了女秘书一眼:“不用你提醒,问题在下边,责任却在上边。我是公司经理,主要责任在我……”女秘书有些急了,用手往上指:“上边,上边!”张烧包有些不解:  “还哪上边?不能往上推了嘛!”张烧包边说边随着女秘书的手指往头上的会议横额上瞧。他看清了会议的横额是:庆祝第二个教师节大会。会场哗然了,张烧包自己也笑了:  “同志们不要笑,是我把讲话稿拿错了。王秘书,快把今天的讲话稿取来。”说完,又一本正经地讲起教育的重要意义。                              
  张烧包也成了舞厅的常客。公司来了个女经理,虽然年尽四十,却也风韵犹存。张烧包和女经理的生意谈妥了,一个喜形于色,一个笑逐颜开。女经理亲自出马,连公关小姐都省了,酒杯碰得叮当响。喝得飘飘然了,女经理邀张烧包步入舞池。此时无声胜有声,张烧包跳得心花怒放,女经理跳得眉飞色舞。跳着,跳着,女经理隐约觉得有个东西顶在小腹间,顺手一抓,问道:“这是啥东西哟?”张烧包不以为然:“老干部呗!”女经理默默不作声。又跳了一会儿,张烧包顺手也在女经理小腹下抓了一把:“这是啥地方哟?”女经理也不以为然地答:“老干部活动中心呗!”张烧包心里明白八九,没等舞曲结束,便迫不及待地挽着女经理的手向一侧的包间走去。
     张烧包的名气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可谓吃喝嫖赌样样皆通。一日,崔经理请张烧包喝酒,没等张烧包下车,经理却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烧包没有见怪,和他夫人越喝越近乎,以至喝出了感情。隔一日,张烧包又去崔经理家喝酒。酒过三巡,崔经理又趴在桌子上酣然入睡。张烧包见时机已到,忙不迭地携崔夫人钻进卧室。二人亲热一番,正欲兴云播雨,忽见崔经理手持利斧闯了进来,厉声喝道:“公了私了?”张烧包见状,扑通跪倒在地:“私了,私了!”
     “怎么个了法?”
    “我立字据,明日拨款。”张烧包吓得魂不附体,明智有诈,但哑巴吃黄连,有苦也难诉,只得打个“欠崔经理夫人青春损失费一万元”的欠条。崔经理仍不善罢甘休,又令张烧包脱下裤子,他要剁掉张烧包那玩意,以除后患。张烧包火了,一个饿虎扑食,把崔经理扑倒了,顺手操起利斧,照准崔经理劈下来,崔经理躲闪不及,一条胳膊断了,倒在血泊中……张烧包夺路而逃,去公安局投案自首了。
  以后,听说张烧包蹲了几年大狱,表现挺好,被提前释放了。再以后,又听说张烧包在家乡经营点儿小食类,用来维持生计。
   前些日子,儿子去家乡探亲,回来说:“我看见张烧包了!”
  “张烧包?他做什么呢?”
  “卖油炸糕呢,我还吃着了呢!”儿子一五一十地诉说着见了张烧包的经过。
  “我到姥姥家的那天早晨,小巷里传来了叫卖声。出于好奇,我向叫卖声走去。噢,原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在叫卖。走到近前,我信手揭开篮子上的罩布,可不,焦黄焦黄的油炸糕,油滋滋、香喷喷的。我立刻被吸引住了,禁不住夸奖道:‘哎呀,上等的油炸糕!’‘刚出锅的,不甜不粘不要钱。’他边说边递给我一块:‘先尝尝吧。’我咬了一口,味道真不错,就对他说:‘我好些年没吃这些东西了。’他说:‘是吗?这是我亲手做的,你要愿意吃,明天还给你送来。’乡下人就是实在,我能保准等他吗?只不过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相信了。第二天早晨,朦胧中,我隐隐约约又听到那熟悉的叫卖声,走到姥姥家门,那老头看见了我,用他那沙哑的声音问道:‘给你送油炸糕来了,要么?’我高兴地接过热乎乎的油炸糕,道谢着:‘烦劳了,太谢谢了。’你猜他说啥?他说:‘是多给你加了点糖馅儿。’我问他:‘那你的买卖不就赔了吗?’你猜他说啥?‘都是家乡人吃的,赔个啥哩?’以后,每天早晨,他真的都早早地送来热乎乎的油炸糕。在离开姥姥家的前一天,我告诉他:‘明天我要坐车走了。你的油炸糕,以后很难吃到了。’他愣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说:‘那,我明天早点儿给你送来吧。’你看,乡下人多淳朴实在,我真有些感激他了。回到姥姥家,我禁不住把憋在心里的感慨说给姥姥听。姥姥说:‘你是说张烧包吗?他这辈子可捉过大妖,在城里摆过阔呢,年轻的小媳妇,跟他屁股后一帮一帮的,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人啊,有啥别有病,缺啥别缺钱。可这钱要多了,好人也能变坏人,让钱烧得发了昏!现在倒好,把钱抖擞光了,人也学好了,天天大清早在小巷里卖油炸糕。钱嘛,给就要,没有就不要。你若问他,他就说这是张烧包的一点儿心意……哟,魔症!魔症!你看,姥姥竟这么感慨一番!”
  听了儿子的诉说,张烧包的音容笑貌又在我的脑海里活起来,我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张烧包,我已认识他三十五年了,可我很难评论他是好还是坏。我总想,人的可塑性咋这么大呢?是古人常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还是今人常说的“小人得志”呢?想来想去,还是认为孩子的姥姥说得实在,钱若多了,好人也能变坏人,不是别的,让钱烧得发了昏!--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四十年前的往事下一篇:奇遇母狍子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