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我的小茅屋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32:37
 

  走过乡政府所在地,东行四里路,绕过十片庄稼地,穿过一片小树林,那掩映在树林深处的小村西头,便是我的小茅屋了。

  四十年过去了,人常说往事不堪回首。遮风避雨的小茅屋,朝夕相伴的小茅屋,我回忆起你却没有怨恨,没有伤痕。如今,我又回来看你了。 我一面走,一面仔细地打量着我的小茅屋。低低的屋檐,小小的门窗,被雨水浇淋得斑斑驳驳的泥墙,座北朝南的土炕,处处都绐我熟悉的亲切感。我恋恋地抚摸着门窗,抚摸着土墙,抚摸着余热未消的小土炕,一时百感交集,多少年的往事涌上心头,眼睛也湿润了。小屋很简陋。没有灶房,没有客厅,中间只隔一道墙,分成了里外屋。里屋一铺炕,占据了三分之二,客厅兼卧室;外屋一个粮囤,占据了三分之二,仓房兼灶房。室内没有什么摆设,  除了书,还是书。一张小炕桌,也是一身兼二职,既是饭桌,又是书桌。每当吃完晚饭。妻子收拾完碗筷,小屋就是我的一统天下、为所欲为的世界了。七十年代,农村的生活条件是艰苦的。晚上经常停电,有时通霄没电,我便买蜡读书。我家四口人,全凭我每月四十二元的薪水养家糊口。而每根蜡就得一角八分钱,每晚上都得两根。光买蜡每月就得拿出十来元钱。这对低工薪的我来说,长此下去,哪能维持得了?无奈,只好到生产队偷着要些柴油,节省这笔开支。柴油烟大.一次我读完书照镜子一看,自己竟吓了一跳,我已变成一个黑脸包公,抹一把脸是黑的.拧一把鼻子也是黑的。黑就黑点儿吧,不用往出掏钱就行,愿意读啥时就读啥时。有时一读就是半宿。夜深人静,一个朦胧清凉的世界,托出一点暖暖晃动的桔红色。这就是我的小茅屋窗口闪动着的灯光。我的生活和梦幻,我的理想和追求,都是在这一豆油灯中交织、旋转、凝聚、翻腾:七十年代起,我已养成了天天练笔的习惯:或是我情思之投影.或是我心灵之闪光,或是山光水色与心影之映照,或是过往生活历程之足音.都凝于笔端,日积月累。除了写日记,还要写些片断。如肖象、行动、场面、景物描写等,见啥写啥,晚上再整理出来。数不清的夜晚,我像只陌路的鸟儿,到处乱撞。在镶着金边的玫瑰色的遐想里,在如醉如痴的梦境中。只有此时,好像才洗去我心头上的层层积尘,才恢复我心灵中的一块蓝天,一方明镜。我还给自己制定了每周写一篇散文的计划,不管是写人的,记事的,写景的,状物的,或太或小,或长或短,务必完成。我知道,我的梦幻很可能是昙花一现,或者根本不能实现。但这虚无缥渺的“一现”或“不现”也是难能可贵的.我要为之奋斗到底,把我的一切都献给这崇高的追求中,哪怕是刻上一个小小的痕。

  晚饭后,等妻子孩子都睡下了,我便点亮柴油灯,卧在小桌上写起来。夜深了,写久了,疲倦了,但只要抬起头来,看见妻子睡得是那样香,浓密的睫毛搭撇下来,灯光衬着她那墨云般的秀发,看上去简直是一个很美的女郎侧面浮雕。躺在妻子怀里的孩子也舒适地入睡了,胸脯一起一伏,鼻翼一张一缩,发出甜甜的鼾声。看到这些,我的倦意全消了,顿时振作起精神来,乐不可支地笔耕着。写得兴起,偶尔有一两只蟋蟀在墙缝里唧唧地为我弹唱,婉转悦耳的曲调鼓入耳膜,一种特殊的情感便充溢我的胸间。这是属于我的小夜曲,实在别有一番滋味儿,即使是疲倦劳累,也会顿觉舒松开朗,心旷神怡。有时我干脆驻留屋角,凝神倾听,任那优美的旋律在心底流淌。说来有趣,我的许多散文都是在这小茅屋里写出来的,在这唯我领会得到的诗情画意里写出来的。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爬,一个点儿一个点儿地熬,不是说大话,没有点儿毅力,是很难坚持的。明知是自讨苦屹,却自以为乐,要多傻有多傻呀!时间长了,小桌索性放在身旁,写累了,往前一推,顺势就可睡下。如若想起来点什么,或者思路大开,随手就可以把灯点着,爬起来就能写,倒也挺方便。

  有时,我的小屋也是喧闹的世界。闲暇之余,我便请些老汉老妪们绐我讲瞎话儿。他们说故事,我提供白开水,图的是收集民间传说和歇后语。四十年来,我所接触的男女老幼,都成了我笔下的模特儿。哪家的老人愿意絮叨啦,哪家的儿媳不孝敬公婆啦,哪家的两口子吵架啦,我都仔细地观察。记得有一回我哥哥和嫂子吵架,是我当“裁判员”,一直看到他俩吵够了为止。第二天,我又跑到哥哥家,看他们两口子说话没有,都让我写进观察日记里了,写进我的散文里了。有时一篇稿子寄出去了,或石沉大海,或换个信封退回来了。四十年来,我接到的退稿信足有二尺多。有的朋友曾取笑我:“咱乡的邮局是绐你办的吧?”但是退稿没有吓倒我,讽刺和取笑更不能动摇我。我很佩服刘禹锡,“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或书怀或撰文,静哉,悠哉,美哉,乐哉!我的一位老同学,在市里某大局谋得个处级干部。一次,他坐小车来看我,在小屋内外转了一圈儿,不住地啧嘴:“你的散文就在这小屋写出来的?行咧,我算服了。”摇头加点头后,神秘地告诉我:“咱有别墅哩,宽绰得很!可惜我除了搓一搓麻将,再就没事干了。电视也不招人看,没刺激!”老同学没戒备我,吐得是心里话,我却为他忧虑起来;人生一世,不优其短促,但虑其无为!

  噢,我的小茅屋。该说的,不该说的,你让我想起这样多!我擦了擦模糊的双眼,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的小茅屋。突然,我生出一个愿望,想为我的小茅屋写点什么。写什么昵?似乎又不清晰。唯其感到,小小的茅屋里,留下我一个美丽的梦,一个永久的梦。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