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依稀记得人之初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38:23
 

  过去,北大荒女人生孩子时,都把炕席卷起,铺上谷草,把孩子生在谷草上,俗称“落草”。母亲生我那天,父亲高兴的很,马上在房门左侧挂上用杏枝弯成的弓箭,俗称“公子箭”,预示我长大后能成为精骑善射的猎手。如果若生女孩,则将一红布条挂在房门的左侧,祝福女孩心灵手巧,幸福安康。

  我出生那三天,母亲便请儿女双全的张奶奶给我沐浴。我被放在大木盆里,用槐树枝、艾蒿煮熟的水往我身上撩,边洗边唱:“洗洗头,做王候;洗洗腰,长的高;洗脸蛋,做知县;洗腚沟,做知州。”然后用大葱轻轻敲打我:“一打聪明,二打伶俐,三打明明白白地。”

  我刚满七天时,便被母亲放进姥姥、姥爷送来的摇篮里。我仰在摇篮里,胳膊和腿都被布带绑上了,放直,以防我从小睡偏头或驼背、鸡胸。母亲摇动吊在“子孙椽”上的摇篮时,哼着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摇篮曲:“悠悠啦,睡觉吧,妈妈盼你快长大。领银子,上档喳,上了档子吊膀子。拉硬弓,骑大马。拉响弓,走天下。大花翎子、红顶喳,天南海北统领喳。”古老的歌谣充满着民族的尚武精神。

  母亲说,我满月那年,把刀、剪、弓、箭、靴子、算盘、彩带、纸笔等摆了一炕,随我任意抓。我看着眼前的东西都不爱,偏偏去够离我最远的毛笔。大人见了都说,看来这小子得靠摇笔杆儿吃饭了。

  那时刚解放,生活很苦。母亲奶水不够,只得天天嚼玉米楂子饭喂我。先把玉米楂子饭晾凉了,再用干净的白布包好,放到嘴里嚼。嚼碎了,再像母燕喂雏燕似的一口一口喂我。母亲说,哭起来像小喇叭似的,夜里吵得左邻右舍都睡不安。每当这时母亲又把我放进摇篮里,唱着她永远唱不厌的摇篮曲。实在吵烦了,母亲便把父亲喊起来,找张红纸,歪歪斜斜地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吵夜郎。行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写完了,便催父亲去贴在大街上,也不管深更半夜的,更不管父亲冷不冷,只要治好我的哭闹病就行。呀,真好使。我果然不闹了,不叫了,小嘴一憋一憋的,小腿儿一蹬一蹬的,浑身都在用劲儿,小脸憋的通红。是不是拉屎了?母亲掀开小被子,打开尿布一看,果然拉了一滩稀屎,绿绿的,又腥又臭。母亲常说,我在月科里就像小鸭子似的,不停地吃,不停地拉,哪天都得换十遍二十遍尿布。

  等我满月时,长得白胖白胖的,逗人喜爱。母亲满口牙因嚼楂子饭嚼坏了,为了不让儿子多哭一声,母亲也顾不得楂子饭热不热了,放到嘴里就嚼。她急着喂嗷嗷待哺的心头肉哇,别说是牙烫坏了,要母亲的命她也豁的出来呀!

  小孩发育正常的话,三个月能翻身,六个月能坐了,到七个月便满地爬了。我生下来就好动,刚满七个月真的像小狗似的屋里屋外地爬。稍不注意,便爬到屋外,喜欢跟狗抢食吃。我家的大黄狗倒乖的很,我抢它的食,不咬我,歪着头看。我不吃了,它再吃。有一次,母亲忙洗衣服,姥姥来了。她洗完衣服发现我没了也没在意,以为又让姥姥抱走了,便忙做饭。母亲点着了火,听见灶膛里传出我的啼哭声吓坏了,连忙拔起锅,便把我拽出来了。那两天,母亲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天天抱着我,哄着我,我哭她也哭。我脖子上落个伤疤,母亲说是茅柴火烫的,亏得及时,若不然我的小命就没了。每当母亲看到我脖子上的疤时,就唠叨:“你小时淘得没边儿,一眼照看不到就爬没影了。”姥姥却喜欢我:“淘小子出好汉,长大准有出息!”

  今年,我已五十一岁了,也没见出息到哪儿。母亲也七十四岁龄了,身体倒硬朗。在母亲眼里,我永远是没长大的孩子。我在北京某报应聘,一年难得能看望母亲一次。说心里话,有时候想母亲,却不常想,工作忙起来,就把母亲忘了。母亲却时时刻刻挂念我,正应了古语:“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哇!”端午节前,我打电话告诉母亲:“能回家看看。”母亲高兴的饭也吃不下了,急着去舅舅家等我。女儿特意把奶奶接到楼上住几天,母亲只住了两天,又回到舅舅家住了,嘴里唠叨着:“楼上我住不惯,不如火炕好,上下楼也不方便。”其实,我知道母亲的心:她知道我准能先到舅舅家去看她的。路上我顺便到朋友那里约篇稿子,晚回家几天,母亲急得嗓子痛。舅舅看在眼里,劝母亲。母亲说:“没事的,我才不急呢!”背地里却两遍三遍地吃药片。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手心手背都是肉,咬哪个手指不疼?生一个就惦念一个。从小怕冻着热着,手捂着,瓢扣着,不得成葫芦还是瘪葫芦。长大了,出飞了,还是惦念着,怕出息不好成了鸡蛋进油锅——滑蛋一个,哪个当母亲的不望子成龙呢?

  等我到舅舅家时,母亲正在睡午觉。见我和儿子回来了,顿时精神了,话也多了,还扫扫身边的炕席,让我坐下。哟,母亲咋还和儿子客套起来了?舅母说:“那是乐的,不知咋办好了。你若再不回来,你妈非想病不可!”实在话,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哪,若在前三十年,我也没把亲情看得这样重。自己当父亲了,方知不孝敬父母该天打五雷轰!

  儿子坐在屋角洗脚,洗完袜子时,放到鼻子下闻闻。母亲见了笑道:“真是一辈留一辈哩,你爹小时候也愿洗完袜子用鼻子闻!”在屋的人都笑了,我也笑了。这时,我想起母亲常讲的故事:古时候,一个人的母亲死了,这个人舍不得花钱买棺材,连夜和儿子用竹筐把母亲背出去。回来时,儿子说:“别把竹筐扔了呀!”“为啥?”“你死了我好用它背你呢!”这个人哑言了。想到这里,我看了儿子一眼,心想,真是一辈留一辈呀,我就是一面镜子,儿子照着我学哩!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狐狸的趣闻下一篇:昔日的炭火盆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