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狐狸的趣闻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40:22
 

  北大荒的狐狸多,出门就能看见。可它们怕人,见人躲着走。天刚擦黑,成群结队的狐狸出动了,这是它们觅食的好机会。狐狸爱吃小鸡,谁都知道。可我没听说过北大荒的狐狸吃小鸡,倒不是说北大荒的狐狸通人性,知道好歹。可能是它图省事,怕偷鸡不成被人抓着,倒搭了一条命。而荒草塘里的兔子、野鸡多得很,只要走一圈儿便抓挠饱了,它何必舍近求远地做“贼”呢?
  狐狸逮野鸡是高手,功夫到了家。春天,正是母野鸡抱窝的时候,狐狸便悄悄地摸到野鸡窝旁。可它不急于扑野鸡,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等得直流口水,也能耐住性子,一等就是小半天。直到母野鸡下窝觅食时,它才冷不防扑过去,先把母野鸡咬死,再回过头来喝野鸡蛋。喝完野鸡蛋,才转过身去慢慢品尝野鸡肉,吃得津津有味儿,不像饿狼那般大口大口地吞。吃饱了,心满意足地钻进洞里睡觉去了。这时的狐狸不贪婪,只要填饱肚子,就不再“杀生”了。因为它知道隔夜的野鸡不鲜,还是现吃现逮好。到了三九天,北大荒的烟泡儿刮得对面不见人,也是天赐给狐狸逮野鸡的良机。这时的野鸡饿急了,不顾死活地出来觅食。可刚刚飞起来,又被大烟炮儿打落在地,干扑楞膀儿,就是飞不起来。实在飞不动了,便往雪里钻,它想避避风。可厚厚的雪壳钻不进去,只把头插进雪里,整个身子却露在外边。狐狸不怕冷,它那厚厚的皮毛足可抵御零下四五十度的严寒。烟炮儿刮得越大,狐狸越高兴,见到野鸡,嗖地扑上去,一口咬死,然后摆在雪地上。走一路,咬一路,直到觉得够吃几天的了,再回过头来一只一只地往洞里叼,留着慢慢享用。
  狐狸也愿吃野鸭子,可它逮不到,干眼馋。野鸭比野鸡机灵得多。春天的北大荒,野鸭铺天盖地。走进草塘,低头就能瞧见野鸭蛋。狐狸专门捕食抱窝的野鸭,可它没等接近野鸭窝,早被站在不远处“放哨”的公鸭发现了,一阵呱呱乱叫,母野鸭逃之夭夭了。狐狸扑了空,只能喝点野鸭蛋解馋了。有时,放哨的公野鸭打嗑睡时,狐狸也有可乘之机。可能是它心太切了,也可能是眼神太专一了,一不小心,扑通滑进水里,眼见到嘴的野鸭飞走了,又气又悔,只得拖着湿漉漉的尾巴爬上岸,眼巴巴地瞅着飞去的野鸭发愣。
  狐狸很爱美,追求爱情百折不挠。这天,一位女画家正在野外写生,一只狐狸慢慢地走过来,女画家把它描绘在自己的画稿上。也许这是狐狸见她是女性,没有伤害它的意思,竟朝女画家走来了。走到距离好几步远的地方,女画家发现它是只母狐狸,挺文静的,并没有理它,继续作画。这只母狐狸自来熟地走到画板前,面对着自己的画像看来看去,好像对自己的形象很满意,才恋恋不舍地走开了。不一会儿,这只母狐狸发出求偶的叫声,女画家好奇地观察,见出现在它面前的公狐狸比它年龄小,它对这只母狐狸求爱毫不理睬。这只母狐狸虽然受到冷谈,仍苦苦地追求,但那只公狐狸仍无动于衷。母狐狸自讨没趣儿,便翻过一道梁,在另一条沟里追上了一只年龄大的公狐狸。两只狐狸情投意合,很快就夫唱妇随地形影不离了。
  有一天,我们正在草塘里行走,听到前边有狐狸的叫声,和狗的叫声差不多。不像是一只,而是两只。我们弯下腰轻手轻脚地慢慢向前又走了一段儿,看见两只狐狸在草稞里玩耍。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野外看到狐狸恋爱,因为密密麻麻的荒草挡着视线,我们索性站起来观察。两只狐狸只管亲亲热热地拥抱,根本不理睬我们。有人学狗叫吓它们,它俩好像根本没听见似的,拥抱得更紧了。几个月后,我的朋友看见一只狐狸在前边走。走着走着就停下来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然后又走。发现后面有人,还是舍不得把那东西丢掉。最后,人离得太近,它实在没办法,才放下东西跑掉了。狐狸丢下的是它的崽子,和狗崽差不多,眼睛还没睁开呢。朋友把它包好,抱回家来。它太小了,饿得像小猫似的眯眯叫,却不会叼奶瓶上的奶头。整整两天,它才会吃奶,用两只前爪抱着奶瓶,嘴巴含着奶头,一口一口地喝。小东西饭量不大,每次一瓶子牛奶还吃不完。后来,长大了些,明亮的眼睛睁开了,也能吃稀饭了,对人也挺友好。我的朋友跟它玩耍时,它高兴极了,两眼放射出欢乐的光芒。朋友抚摸它,它竟用前爪抱住朋友的手不放,撒娇之能事。有一天,我的朋友决定把狐狸放归大自然。刚放出不久,便引来一群狐狸,群星捧月般地把它接走了。前边有条河挡住去路,大狐狸过河容易,狐狸崽过河就困难了。于是,一只大狐狸先蹚过河,它用嘴叼住河岸上大树的树枝,又一只狐狸过来叼住它的尾巴,一只只狐狸拉起来,成了一座“桥”。那只狐狸崽便灵巧地从它们的身上过河了。
  狐狸也有生老病死,它们也像人似的为同类举行“葬礼”。三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见到了狐狸的“葬礼”奇观。那次,我领老黄狗到草塘撵野鸡。撵了三五里路,突然看见二、三十只狐狸,大摇大摆地转悠。出于好奇心,我领着老黄狗向狐狸群奔去,想看个究竟。狐狸群并不理睬我,或者欺我人小,或者欺老黄狗太老了,并不能把它们怎么样。只见三四只大狐狸在雪上扒着,不多时就扒出一个雪坑。又有两只狐狸拽出一只死狐狸来,一直扯到雪坑边。为首的老狐狸先在死狐狸身上嗅着,从头嗅到尾,又绕着死狐狸走了一圈儿。然后,老狐狸弓着腰,用前爪刨些雪,盖在死狐狸的头上。接着,众狐狸都纷纷照办,前刨后挠,转眼间给死狐狸造一座“雪坟”,却把狐狸尾巴露在外边。这时,只听老狐狸一声长嗥,边嗥边绕着“坟头”转,众狐狸也跟着它绕着“坟头”转圈儿,转得没完没了。看来,狐狸挺重“感情”,在向同伴儿的“遗体”告别吧?突然,刮来一阵风,把露在外边的狐狸尾巴吹动了,众狐狸立即停止了“哀悼”仪式,一阵忙乱,把新筑的“坟头”扒开了,重新露出死狐狸的尸体。那只为首的老狐狸又在死狐狸的身上嗅了一阵子,从头嗅到尾。大概它以为死狐狸又活了吧?折腾了一阵子,直到确信死狐狸没有复活,才重新埋起来。紧接着,众狐狸低垂着脑袋,对着“坟头”呜呜地叫,眼中似首泪光闪闪。为首的老狐狸边叫边把嘴往“坟头”上插,好像“哭”得死去活来,又好像在吻死去的同伴儿。
  这场“葬礼”闹腾了好一会儿,才宣告结束。众狐狸纷纷离去,只把死狐狸扔在风雪里。我觉得新鲜,又觉得奇怪。回家问大人,大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一辈留一辈呗!”细想,大人的话也有道理。如果动物若没有情感,怎能存在动物的世界里呢?由此我想到了人类,想到了人类的繁衍生息,特记下了《狐狸的趣闻》。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扎龙的野鸭下一篇:依稀记得人之初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