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扎龙的野鸭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42:48
  位于黑龙江省西部的扎龙保护区,是丹顶鹤的故乡,也是野鸭的天堂。这里的野鸭不怕人,也学着丹顶鹤的样子愿意与人交朋友。它们是扎龙保护区鸟类数量最多的一种,和家鸭没有什么区别,公鸭的头是绿色的,周身麻褐色;母鸭从头到尾了麻褐色,样子很不起眼,从远处看,很像一群呀呀学步的小孩子在湖边摇摇晃晃地学走路。走得好,不用旁人鼓掌,自己便兴高采烈地挥动双翅,手舞足蹈了;走得不好,自己便垂头丧气了,翅膀搭撒着,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其实,那不是野鸭练走步,它是在消化食呢。待它把隆起的肚子运动得诗扁平时,才能安稳。所以,看上去它很活泼好动,总是在忙忙碌碌地走来走去。
也许是经常见不到人的缘故,偶尔碰见一只小船儿从湖心划来,可把它们高兴坏了,就像有人指挥似的,呱呱地叫着往一起聚,一会儿便聚成一个大方队,拼命地欢呼雀跃,欢迎人们的光临。举行完欢迎仪式,下一个节目就是专心致志地当观众了。它们睁大好奇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人们撒网捕鱼,每个动作,都觉得新鲜好玩儿,百看不厌,常常是聚精会神地看上几个小时,不忍离去。一网银闪闪地鱼儿被拉上小船时,它们比船主都高兴,呱呱地叫着,叫得很卖力,好像也要分享人们收获的喜悦似的。叫累了,站乏了,变换个姿势,趴着看,卧着看,看船主把鱼儿往哪里运,痴想着能不能劈个成儿,也能分点份子。北大荒人喜欢说见面劈一半儿,可能野鸭也学会了,若不然它们怎能这么执著?甚至守着小船儿过夜呢?一副耐心的样子着实让人感动。
  野鸭谈恋爱和野鸡不同。野鸡是公鸡一呼母鸡随,任凭皇帝先妃子。野鸭就不同了,公鸭得低三下四地向母鸭求爱,尽管它把头点破,把脖子累弯,母鸭却看都不看,一副大家闺秀的派头。公鸭只能耐心地等待,好事多磨吧。心诚则灵,母鸭渐渐地被公鸭的温顺和有涵养而感动了,回眸一笑而媚生,爱情的果子成熟了,这时公鸭才能如愿以偿,品尝甜甜蜜蜜。有时,两只公鸭为一只母鸭竟打得头破血流,母鸭却悠然地欣赏它们的争斗,不偏不向,一副公正私的样子。直到一方得胜,另一方被啄得落荒而逃,它才能伸出爱情的翅膀,和胜利者夫妻双双把家还了。
  野鸭的爱情从不遮遮掩掩。它们不会悄声细语地谈恋爱,只知道大声喧哗,生怕人家不知道。初次见到这种情景,定会认为这里发生了什么灾难,其实则不然,这正是野鸭轰轰烈烈地举行婚礼呢,也是它们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连丹顶鹤、白天鹅都看不惯、瞧不起它们:干嘛不含蓄些?文明些?爱情还这般野蛮?丹顶鹤和白天鹅不理解,它们谈恋爱可比野鸭文明多了,含蓄多了。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鸟类的爱情也是多姿多彩呢。
  野鸭喜欢群居,湖边的野鸭窝一窝连一窝,挤挤挨挨的。野鸭造窝的眼光各有不同,有的窝安在塔头上,有的把窝安在塔头下,和人类居住的楼房差不多,各有各的长处。居塔头上者,能居高望远,它们的窝免遭獐狍野鹿吃草时的践踏,但太显眼,树大招风,成了狐狸捕捉的目标。到底选择哪个地方好,全凭它们的经验和各自的爱好了。开始生蛋了,鸭们忙个不停。茫茫一片的野鸭窝,向撒在地上的星星,多得数不过来,可它们居然能记住自己的窝,没有走错门的时候,就像人们记住自己的门牌号那样,但却有偷蛋的现象发生。有的野鸭蛋生的少,却急于孵蛋,便开始打邻居的坏主意了。母鸭偷蛋的情景十分滑稽,竟和人类的小偷十分相似。一只想要行窃的母鸭悄悄接近邻居的窝,若无其事地晃来晃去。在邻居一时疏忽大意时,它突然闪电般地用嘴掘出邻居窝里的蛋,用两只掌轮换着往自己的窝里滚,边滚边贼眉鼠眼四处张望,那慌里慌张的样子着实可笑。阴谋终于得逞了,它好不得意,立刻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守在自己的窝里一动不动,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有的母野鸭正伸长脖子准备偷蛋时,被邻居发现了,它会像触电一样,立刻把脘子缩回来,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地方,好像在用心地欣赏什么。这些母野鸭一旦有了偷蛋的念头便很难改邪归正,总是贼心不死,有时竟从邻居的窝里掘出一个蛋就跑,惹得邻居大喊大叫,穷追不舍。窃蛋贼犯了众怒,群起而攻之了,顿时秩序大乱,众野鸭不追回赃物是不会团体的。有趣的是,有的野鸭会混水摸鱼,趁着大乱之际顺手牵偷窃贼的蛋。此时窃贼好生后悔,偷鸡不成倒塔了一把米,若知现在,何必当初?邻居反目成仇了,追上来狠命地啄窃贼的头,啄得鸭毛横飞,乱纷纷的吵叫声无老远便听得见。直到啄得筋疲力尽,两败俱伤,混战才不了了之。
  别看野鸭平常喜欢窝里斗,一遇外敌,便同仇敌忾了。一次,我路过湖边的草塘,老远,就听到野鸭呱呱的叫声,凭经验,我知道野鸭一定是在吵架,或者是在抢食什么东西。不然,不能吵闹得这么厉害。我借着草丛的遮掩悄悄地摸过去。果然,看见三只野鸭在一起吵架,呱呱地叫声越来越响,细瞧,才看清楚,哪里是吵架,它们在合伙斗一条毒蛇,正你一口我一口地轮番上阵,那阵势恰似人类在战场上冲锋一样,也是呐喊着助威以吓破敌胆吧?那是条四环蛇,不大,但毒性很强,有二尺来长,大拇指粗细。它挺着半个身子,高昂着头,吐着红细子,发出咝咝的声音跟野鸭较劲。三只野鸭把四环蛇围在中间,四环蛇有些顾头不顾腚了,还没等跟前边的野鸭交上口,后边的野鸭早已叼住它的尾巴将它拎起来,头一摆,叭地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像甩一根鞭子。四环蛇忍着剧痛翻身跃起,回头对付摔它的野鸭。还没等凑到近前,它身后的野鸭又蹿上来叼住它的尾巴,也是那样地一轮,一摔,又把四环蛇摔得仰面朝天。有趣,有头一次到野鸭斗毒蛇的场面,心想,肯定是毒蛇偷吃了它们的蛋,才犯了众怒吧?若不然这些鸭妈妈轻易不会动怒的,也不必和它大动干戈的。蛇被摔脑震荡了,像个醉汉似的摇摇摆摆,只有招架之功,无还口之力了。突然,一只野鸭猛地冲上去,一口叼住蛇头,猛烈地摇摆着,四环蛇痛得浑身颤抖,翻来卷去地被折腾着。那场面,有些像面案上的师傅在抻面,有些悠然自得,更显得随心所欲。那两只野鸭也争相恐后地冲上来抢食战利品,唯恐它独吞。这只野鸭倒挺机灵,衔着毒蛇的头往湖里拖,边跑边吞,有些你蛤吞面条的样子。不过它吞得有些吃力,不好吞,也是同伴儿追得急。哗啦啦,它拖着蛇跳进水里,游到远处。它一点儿也没放慢吞食速度,边游边吞,一条二尺长的四环蛇全被它吞进肚里,脖子下顿时隆起拳头大的包。它昂着脖子不停地呱呱地叫着,像是炫耀,又像是跟同伴我们说“对不起”。北大荒人喜欢说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吃不着。此时占了便宜的野鸭也顾不得同伴的谴责了,偷偷地爬上岸,挺着大肚子一摇一摆地躲到一旁消化食去了。
  天晚了,我见那只野鸭仍挺着大肚子卧大沙滩上心满意足地休息,偶尔睁眼瞧瞧同伴儿,又把头扎进翅膀里做它的梦去了。我想,野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本领,若不然它是不敢吞食毒蛇的,正应了北大荒的一句话:没有弯弯肚,甭想吞镰刀头!
  野鸭的感情丰富,喜怒哀乐尽在其中。一天,我和朋友在湖边里收网捕鱼。突然,从四面八方飞来一群野鸭,铺天盖地,绕着小船呱呱地叫着。一会儿冲到小船儿的前方,一会儿又跟在船的后面,我和朋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今天的野鸭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是在湖里玩腻了,跟小船儿看热闹?
网里沉甸甸地挂着各式各样的鱼儿。那银闪闪的白鱼,金灿灿的是鲤鱼,黄橙橙的是狗鱼,黑黝黝的是鲶鱼。还有色彩斑斓的鳌花、鳊花鱼,目不暇接,我俩忙的不可开交。群鸭仍是死死地绕着小船儿不放松,奇怪的是野鸭并不理睬那些眼花缭乱的鱼儿,而是盯着我俩呱呱地叫着,叫得人心烦。这时,网中现出现三只小野鸭,有两只可能是刚挂着的,还拼命地扑椤着翅膀挣扎,另一只已经垂着脖子死去了。这三只小家伙可能是贪图便宜游到挂网里逮鱼吃,误入网中也成了牺牲品了。我的朋友想了一下,把挣扎着的两只小野鸭摘下网抛向野鸭群,两只小野鸭欢快地叫着,抖着翅膀在水面上飞跑。这时,湖面上出现了一幅动人的场景:野鸭群乱了阵营似地叫得更欢了,围着两只小野鸭上下翻飞,群星捧月般地簇拥着,有的用嘴轻轻地啄它俩的头,有的用翅膀拍打着它俩的背,有的钻到水里把它俩从水中拖起,喧闹的场面仿佛是迎接两个小天使。看到这幅场景,我和朋友感叹了:可怜天下父母心,野鸭也懂得爱孩子哪!几分钟以后,吵闹的野群朝湖心游去,渐渐地吵闹声远了。可还有两只野鸭绕着小船哀鸣着不肯离去,仿佛在等着什么。朋友见状,顺手把那只小野鸭招他们。只见那两只野鸭立刻冲上前去,左一个右一个衔着小野鸭的翅膀,把它护在中间衔着小野鸭的翅膀,把它护在中间衔走了。
  野鸭远去了,却把串串的疑问留给了我俩:是不是因为三只小野鸭引起野鸭群的骚动?迟迟不归的那两只大野鸭是那只小野鸭的父母吗?我的朋友望着远去的野鸭群感叹道:人同此心,情同此理,这就是大千世界生生灭灭的根啊!--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