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在杨子荣战斗过的地方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0 17:51:52
 

  这是作家曲波笔下《林海雪原》的诞生地,也是侦察英雄战斗过的地方。今天,我沿着英雄的足迹,来到杨子荣六十五年前剿匪的地方——老爷岭。
  老爷岭的地域究竟有多大,谁也说不清。陪同我采访的柴河林业局宣传部的同志告诉我,老爷岭的老林子就像没边没沿的大海 ,若让土匪钻进去,就等于把一把针撒到大海里,再也捞不上来了。当年侦察英雄杨子荣所在的剿匪小分队由于地形不熟,经验不多,在追剿四大匪首——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的战斗中,尽管四面出击,但是还是让四大匪首带着残兵败将逃进了老爷岭。我们来到五道河子对岸,远远望去,黑茫茫,雾沉沉。老爷岭像个巨大而神秘的怪物,趴伏在牡丹江西岸,遮住了半个天空。江水紧贴着它的身旁,躲躲闪闪,悄悄奔流。我们请来柴河林业局的一个老森工当向导,问他:“你进过老林子吗?”老森工摇摇头说:“我在林子里长大,可是至今还没敢穿一趟老林子。”我们又问:“为什么不敢进老林子呢?”“进得去,出不来!”老森工带着神秘的语气说:“老爷岭的林子,不比一般的林子。听我爷爷说,进了林子就像钻进迷魂阵,东南西北分不清,不饿死也得喂狼虫虎豹,九死一生啊!”站在一旁的柴河林业局宣传部的老张不服气:“那你爷爷怎么敢进去?”“哪是因为他要带领解放军剿匪,他那是拼着老命豁出去了!”老森工的话把我们带进了六十五年前剿匪的岁月里......                                              
  老森工的爷爷姓王,常年在老爷岭的林海里转悠,以采参、打猎为生。扬子荣问他:“老爷岭真的没有边吗?” 老森工的爷爷笑了笑说:“要说老爷岭没有边,那是假话;要问边在哪里,连我也说不清。反正背上半个月的干粮,直着走,不回头,兴许能走到边。”杨子荣又问:“那你走过吗?” 老森工的爷爷捻着白花花的胡子说:“年轻时我走过一回,那回差点儿把命丢在老林子里。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土匪敢往老林子里钻,俺就敢领解放军往老林子里追。就是钻进老虎嘴里,俺也敢把他们掏出来!”听了老森工爷爷这番话,扬子荣和他的战友们顿时来了精神,在五道河子安营扎寨,为深入老爷岭剿匪做准备。                          
  老爷岭在人们的传说中,已经是神秘莫测、难以征服了,偏偏又碰上气候突变,起狂风,飘大雪。一夜之间,黑鸦鸭的深山密林,变成了一片银色的世界。通往老林子的山路,全被大雪封住了。这当然不能动摇杨子荣和战友们进山剿匪的决心。紧张地完成准备工作后,便踏着没膝深得积雪钻进老林子里 。剿匪小分队一入原始森林,立刻陷入一个恐怖的境界。寒风卷着飞雪,满山满谷响起滚雷般的轰鸣。几抱粗的大树,密密层层参差耸立着,望不着尽头。扬子荣率领小分队分头行动。可是转了一天,到晚仔细一看,几乎还在原地没动。有的战士看见空心老树,想爬进去躲躲风雪。刚往里一伸头,一只毛茸茸的黑熊怪叫着从里面冲出来,下得战士们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躲到大树后和黑熊捉迷藏,才逃过黑熊的一劫。扬子荣鼓励战友们克服困难,加快搜索的脚步。有时听到附近的树林中有声响,扬子荣一马当先猛扑进去,却连个土匪影子也看不见;有时突然发现不远处冒出黑烟,无疑是土匪在烤火,但包抄上去后,却只剩余烬一堆。雪原里,应该是跟踪追击土匪的好条件,但是,剿匪小分队顺着脚印紧追几日,不是脚印突然消失,就是发现乱脚印通向四面八方,无法判断土匪的去向。当时,剿匪小分队没有那么多指北针,战士们只好跟着老森工爷爷的脚印走。一边走,一边在周围的大树上砍记号,可有的战士还是迷失了方向,吞雪忍饥地走了十多天,才从老爷岭的北端走出来。扬子荣和战友们昼夜不停地追剿土匪,却摸不着土匪的活动的规律,连一个土匪的口供也得不到。                                
   这天夜里,突然听到老林子里枪声大作。不一会儿,一个战士气喘吁吁地向扬子荣报告:“抓住两个土匪!”杨子荣大喜,连夜审讯那两个俘虏,从他俩的口供中了解到一些土匪的活动规律:原来土匪用的是一种“推磨战术”,我军搜林子,他们潜伏不动;等我军搜过去,他们又冒出来,在我剿匪小分队背后放冷枪。扬子荣决定将计就计,采用“杀回马枪”的战术,先像“锥子”一样扎进土匪活动的地区,然后突然回头,猛扑快打。                                                                 
     神秘的老爷岭,经过扬子荣侦察小分队三番五次地探索,它不是那么神秘莫测了。战士们开始学会了用各种方法辨别的生活方式,学会了识别雪地上的真假脚印。因此,每天都有战果。一股劲儿地搞了一个月,土匪似乎也摸到了扬子荣侦察小分队的活动规律。情况又不妙起来,收获越来越少。从捉到的俘虏口中,谢文东、张黑子、车礼珩这些老匪,遭到我剿匪部队的迎头痛击,先后也都逃进了老爷岭。这些家伙都是山里的“老油子”,一个个滑得像泥鳅,钢构子钩不住,铁扫把扫不着。几次扑空,战士们产生了急躁情绪,杨子荣也急得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又去找老森工的爷爷商量对策。老森工的爷爷捻着胡须想了半天说:“能不能向打围似地把老林子分成几个片儿,分片儿赶围?”扬子荣的眼睛顿时一亮,又重新作了战斗部署。除了“钉子”、“锥子”战术外,又加上了“楔子”战术,把老爷岭东北部化为六个编号,每个编号又选点驻扎下来。这些“楔子”在老林子里搭起吊铺,盖上窝棚,不分日夜,在老林子里横插直“锥”,穷“锥”到底。偌大的老爷岭,不再是匪徒们任意流蹿的世界了,跑到哪里,哪里就有枪声。无有藏身之所了——它们藏在大空树中的粮食都被扬子荣和战友们搜出,又不敢下山抢粮,只能杀马充饥,投降自首的日益增多。一天,战士们又押来一个投降自首的小匪徒,见到扬子荣就跪在地下,哭着鼻子说:“弟兄们见到贵军刻在大树上的标语,早就想交枪投降了,但是都怕谢文东。”“怕谢文东什么?”扬子荣问。他是座山为王的三朝元老,日本人封锁老爷岭几年都没把他咋地,到头来还是请他母亲到东京游逛,请他下山主持鸡西煤矿......共产党比不上日本人有本事,更是拿他没办法。他还说,谁要投降共军,等他下山以后再算总帐。我眼见着他活埋过好些弟兄......”投降的小匪不往下说了,眼里闪着惊慌、怀疑的神情。
     根据投降土匪提供的情报,扬子荣进一步判断出谢匪的活动地区,当天下午便带领侦察小分队直奔四道河子。这时,战士们在山边子抓到一个污头垢面的土匪押到杨子荣面前。这个俘虏承认,出山抢粮,并伺机偷渡牡丹江,逃往刁翎。正在这时,侦察员跑来报告:“山边发现股匪!”杨子荣听罢心中暗喜:这一定是谢文东急不可待,主动送上门来了!
     侦察小分队立即出动,秘密抵进山下。透过树林看去,一堆堆匪徒东倒西歪,无精打彩,有的伸头探脑地正朝山下张望。扬子荣立即指挥战士们包围上去,把这群土匪全部活捉。傍晚,这些半死不活的俘虏被押到四道诃子。他们已经没有人样儿了,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头髮胡须差不多能编成辫子;衣服更是破烂不堪:有的披条破军毯,有的披块兽皮,一顿饭几乎把小分队的粮食吃个精光。可是,俘虏中没有谢文东。据俘虏说,战斗打响时,这个老匪还掂着抢喊叫“打退共军有赏呢!”没想到又让他溜掉了。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估计他也跑不远,扬子荣立即组织战士们去搜索。老森工的爷爷听说剿匪小分队要去搜谢文东,紧紧腰带跑到队前说:“走,我来领路!”
    老森工的爷爷当时已经是“古来稀”的年龄了,可爬起山来仍是健步如飞。扬子荣不由得赞叹道:“你是我们剿匪的好参谋,征服老爷岭的好教员。你把毕生探索老爷岭的经验,全献给了解放事业!”老森工的爷爷听侦察英雄杨子荣这样夸奖他,由衷地说出了心里话:“解放军帮助咱穷苦百姓闹翻身,拔穷根,别说是让我带路,就是让我提着脑袋和谢文东拼命都愿意!”这个老“山林通”真不含糊,闭上眼,伸手摸摸大树,就能说出东南西北,随手拔一棵野草瞅一瞅,就能说出土匪走过多少个时辰。当小分队的战士们翻过一道山岭时,远远地瞧见一座山神庙前站着几个人,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正跪在地上磕头呢。扬子荣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一挥手说:“包围上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包围山神庙不久,骑兵通信员便传来消息:老匪首谢文东被活捉了!消息来得如此迅速、突然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到了晚上,侦察小分队的战士们真把谢匪抬来了,扬子荣拿照片一对,裹在呢大衣里的肥头大耳的家伙,正是座山为王的“三朝元老”谢文东。战士们对扬子荣说:“我们悄悄地包围上去时,就见这个大胖子面前摆个金护身符正磕头呢,旁边的两个家伙,正用缸子给他烧开水。他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活捉了!”......
  老森工边走边讲,不久便来到了侦察英雄杨子荣的牺牲地:“六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扬子荣在此地想活捉匪首”郑三炮“时,因枪缓霜没打响,而被惯匪击倒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说到这里,这位老森工的眼里淌下两行热泪。我们都脱帽默默在侦察英雄牺牲的地方,齐声说:“安息吧,扬子荣同志,你的老乡来看你来了!”
  临行时,老森工告诉我们,政府已把这里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让孩子们牢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革命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听到这里,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抬头望,青山滴翠,夏日正红。我想,英雄可以含笑九泉了。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宁安五珍下一篇:扎龙的野鸭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