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冬天里的趣事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1 9:48:20
 

  时光就像一架磨盘,转过了春,转过了夏,转过了秋,不知不觉就跌进了水瘦山寒的冬月。说来有意思,我小时候就爱过冬天,天天盼冬天的到来。时不时就问大人:“啥时候到冬天?”大人便安抚着说:“快了,转过秋就是。”真快,没觉咋样秋天就过去了。落了一场雪,就把冬天带来了,也把我的乐趣带来了,带进冬天的神话中去了。

  那时家里生活挺贫困,一年到头见不到肉星。童年我嘴搀,有时逮住麻雀了,吵着闹着让大人给烧着吃。而大人总说:“夏天不能吃麻雀,麻雀的肚子里都是虫子,药人呢!到了冬天,麻雀吃粮食的时候,肉就好吃了。”所以,童年的我盼冬天,比盼过年还厉害。

  夏天,麻雀得哪儿宿哪儿,每个固定的住宿处。冬天可不同了,西北风一起,刮鼻子刮脸的冷,麻雀都躲到被封的屋檐下投宿了。大人们常说:“东岳的麻雀亮白”,一点儿不假。平常的时候,麻雀投诉都是同朝外,身子藏在屋檐下的土墙缝里。一到冬天,她们一反常态,把头藏到土墙缝里,整个身子都露出在土墙外边,顾头不顾腚了。晚上,用电筒一照,麻雀一对儿一对儿地藏在墙缝里睡熟了,肚下的白绒毛都看的真真切切,在电筒灯光下格外显眼。也可能是太冷了,也可能是怕光,用电筒光晃它,大声地呼喊,拍手跺脚吓唬它都不飞。因此,我逮麻雀大都在晚上。

  天刚眼前黑,即可行动了。逮麻雀一般都是两人配合,我和二铁哥是老搭档了。一人拿电筒,一个那木竿,木竿顶端插上尖尖的锥子。电筒照见麻雀,木竿随后跟上,一扎一个准儿。这种方法会打草惊蛇,一对儿麻雀卧在一起睡眠,扎住一个,另一个会飞掉的。伙伴儿们又发明了罩麻雀的方法。易用捞鱼的水捞子先把熟睡的麻雀罩住,再用木竿捅。麻雀一惊,飞撞在水捞子的往兜里。猛地把水捞子往地上一扣,麻雀还未来得及逃,就稳稳地被罩在网兜里了。有时,我们又登梯子掏麻雀。登梯子掏麻雀挺麻烦,得两人抬梯子挨家挨户的蹿,这条街蹿到那条街,围绕村子转悠,一转就是半宿。大人最烦小孩子掏麻雀,怕把房草弄坏了,热的狗咬嘈吵,觉也睡不宁。我们自有办法应付,揣几个馍儿,每到一家先侦察一番,若发现有狗,先把带来的馍儿先扔给狗,狗有吃的了,就不咬我们了,我们便各忙各的。若发现大人没睡,得格外小心,立梯子时不出一点儿声响,掏麻雀也得格外麻利,噌,噌,蹭,几步就蹿到梯子的顶端,两手猛的一捂,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对麻雀逮住了。只听两声轻响,麻雀还没来得及叫一声,脖子已被拧断了,顺手揣进兜里,一切做得如此神速,如此干净利落。

  一天夜里,我们转悠到“赵迷糊”家。还没等放下梯子,二铁哥便趴窗侦查起来。“赵迷糊”家的灯亮着,窗子没遮严,屋里不时传出低低的唠嗑声。不一会儿,二铁哥悄悄地溜回来,低声告诉我:“先别动,屋里没睡!”“深更半夜的还没睡?”“我听见屋里说话声不像‘赵迷糊’,倒像‘马二混子’!”“准是‘大广播’又偷汉子了!”我这样判断着,顿时产生了报复心理。前几天,“大广播”四处“广播”我和二铁哥掏麻雀时把她家的房草掀坏了,还让我们两家包赔哩!为这事,我屁股挨了父亲一顿鞋底子,现在还隐隐作痛哩!想到这里我捅了一下二铁哥:“走,瞧瞧去!”我俩悄悄地趴着想后窗往里看,但窗玻璃上结了一霜,看不进去。只听见“马二混子”和“大广播”低低的说话声,还不时哧哧地笑着。“这对狗男女!”二铁哥揉揉屁股,低声的骂着。肯定是二铁哥也挨了他爹的鞋底子,若不然他哪能揉屁股呢?我心里猜测着。只见二铁哥轻轻的用嘴哈着玻璃上的霜。顷刻,他拉了我一把:“快来看!”我趴在没遮严的窗上一瞧,昏暗的油灯下,“马二混子”和“大广播”正寻欢作乐呢!“治他俩一家伙,谁让这泼妇告咱的刁状啦?”我征求着二铁哥的意见。“治就治!”二铁哥说:“跟我来!”

  我俩转到房前,二铁哥吩咐我:“你在这看着,我自己去!”说着,他学着大人的样子故意将脚步放得很重,大步向“赵迷糊”家走去。屋里听到声响,立即熄灭了灯,同时传出慌乱穿衣服的声音。“咣!咣!咣”二铁哥拉了拉房门。“谁啊?”好半天,屋里传出“大广播”的声音。“我,开门!”二铁哥捏着鼻子,发出的声音还是尖声尖气的。“你……是谁?”“大广播”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是赵……”二铁哥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撒开腿就往回跑。“好哇,二铁子,你敢深更半夜地来吓唬老娘,看我出去打断你的腿!”“大广播”在屋里吼起来。我俩抬起梯子,蹬,蹬,蹬,一溜烟似地跑了。听一听,后边没有追赶声。“好赔账,没抓到‘赵迷糊’家的麻雀!”二铁哥惋惜的说。“赔啥?咱俩抓住这对‘大麻雀’了,他再也不敢让咱赔她家的房草了!”真的,打那以后“大广播”再也没敢让我和二铁哥陪她家的房草,可能是怕我俩“广播”夜捉一对儿“大麻雀”的新闻吧?

  下拨拉杆逮麻雀最省事,见效快,但必须是下雪天。每当大雪过后,漫天皆白,麻雀没地方寻食了,便和家禽争食吃。这时打扫块场地,撒些稻谷,再钉根铁柱,紧挨铁桩横放跟木杆,木杆的一端压上石头或砖块,一端系上绳索,再把绳索扯到屋里。只要麻雀来吃食,猛地一拉绳,铁桩一档,木杆一拨拉,就会把成群的麻雀拨拉晕,拨拉死,一次就能拾几十个,不一会儿,麻雀叽叽喳喳地来了一大群,可它们挺狡猾,贼头贼脑地不落下来吃食。还是我家的大公鸡大方,咕咕地叫着,领来一只母公鸡先啄起来。到也怪,家鸡来吃食,麻雀唿地都落在拨拉杆前,放心大胆地啄起食来。我这个急呀,想拉绳,又怕拨拉坏家鸡的腿儿:不拉吧,眼见着成群的麻雀在眼皮底下溜走怎能甘心?也别管那么多了,拉绳吧!我一用劲,只听嗖地一声拨拉杆飞抡起来,麻雀拨拉死一大片。公鸡和母鸡呢?也一个伸脖儿,一个蹬腿儿,咯咯地叫着站不起来。我没管家鸡,只顾拾麻雀了,一数,整十二对儿。我把十二对儿麻雀摆在窗台上,当战利品向母亲炫耀。母亲发现我把鸡腿打断了,二话未说,操起炕上的扫帚疙瘩就追我,边追边骂。好汉别吃眼前亏呀,我撒开腿就跑。往哪儿跑呢?大门早让我关上了。当时为了防止别人家的小孩冲跑麻雀,是我故意关上的。这下子倒好,却帮了母亲的大忙了!我便在院里兜圈子,边想逃跑的主意。不得了,母亲咬牙切齿地追上来了,如何是好?这时隔壁的二铁哥看见了,扒着栅栏伸着脖子喊:“快,绕着房子跑!”二铁哥这一提醒,我顿时来了精神,腿也有劲了,绕着房子跑了一圈又一圈儿。母亲累得气喘吁吁,就是追不上我,气得不知骂我什么好。已不知跑了几圈儿,二铁哥把大门打开了,把我接应出去了,母亲喘着粗气没有再追,只是骂道:“小冤家,晚上睡觉再扒你皮!”我知道,母亲想晚上让父亲惩治我。

  这天晚上,我没敢回家,和二铁哥在一个被窝儿滚了一宿。可能是跑累了吧,躺下不一会儿我就睡熟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二铁哥捅醒了,睁眼一瞧:炕沿上摆了一排烧熟的麻雀。再瞧外屋,陈大妈正蹲在灶膛前烧麻雀呢!“哪来的麻雀?”我问二铁哥。“你拨拉的呗!你妈追你时,都让我给你拿来啦!”“好小子,有心眼!”我捶了二铁哥一拳,便和他大吃大嚼起来。陈大妈把麻雀都烧好了,笑眯眯地瞅着我俩骂道:“这俩不争气的东西,啥时才立事呢?”

  是啊,我们啥时候才能立事呢?陈大妈说的“立事”的含义现在我才知道。可是,当时我和二铁哥都没曾想过什么“立事”,只知道疯,只知道玩,疯得越热闹越好,玩的越开心越好。现在,我搬进市里居住多年了,可我的童心还不死,还想找机会回家乡会一会二铁哥,在像儿时那样在冬天的夜晚捅麻雀、罩麻雀、掏麻雀、拨拉麻雀,再坐在一起有滋有味儿地边吃麻雀边叙童年的往事,那该是多么难得的趣事呀?我想,此生此世,总不会没有这种缘分吧?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上一篇: 掏狼窝下一篇:宁安五珍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