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母亲养鹅记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1 9:55:13
 

  母亲喜欢养鹅,一往情深。鹅是母亲的伙伴儿,也是母亲的帮手,更是母亲的影子。十年来,他养的鹅从小到大,到老,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在母亲的眼里,鹅就是她的儿女,就是她的心肝宝贝,和她的生命同等重要。

   十年前的一个夏天,母亲逛集市时被几声凄婉的小鹅叫声吸引住了,她蹲下来仔细地打量着那对小鹅:淡黄色的绒毛,机灵的小眼睛,胶黄的变嘴巴,毛嘟嘟的小翅膀,怎么看怎么可爱。也许是小鹅凄凉的叫声打动了母亲,她毫不犹豫地买下那对小鹅。

    回到家里,小鹅停止了啼叫,似乎找到了老家似的上下打量着母亲。从那天起,母亲就象似后婴孩是地照料着小鹅。小鹅吃食时,她守在旁边看着,总是将鸡鸭赶开,直到小鹅的脖子都撑扭曲了,甚至一张嘴都能看到它嗓子眼里的食物时,母亲才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把蓬松的干草铺到筐中,为小鹅造一个舒适的窝。傍晚,母亲总是把装小鹅的筐放在床头,夜里都要查看几次。小鹅一天天地长大了,稚嫩的嗓音也变得响亮起来。

    一天,突然有一只小鹅病倒了,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母亲给他灌了片抗菌药,也没顶事。手捧着奄奄一息、嘴角流着粘液的小鹅,母亲流泪了。望着死去的同伴儿,另一只小鹅也不吃不喝了,天天被切地叫着。母亲的心被叫碎了,她俯下身子,抱着鹅儿喃喃地说:“别叫,别叫,还有我呢,我会陪伴你的。”

    从此,母亲更加疼爱那只孤苦伶仃的鹅儿,每天早早地爬起来,到田里去为它挖野菜,把野菜剁碎后再掺些小米,让鹅儿大饱口福。有时,怕鹅儿总吃小米消化不好,便勺些米饭掺和着喂。见此情景,弟弟便说:“妈妈宁可自己不吃,也得让鹅吃呢!”母亲听弟弟这样说,便笑道:“它也跟小孩似的,身子太嫩呢,不让它吃点儿好的哪成?”可也怪,小鹅经母亲经心调理,再也没的过什么病。村里的鸭鹅闹瘟疫,我家的鹅儿却安然无恙。

    那年秋天,父亲患脑淤血故去了。母亲过份悲痛,身体每况愈下,时常卧床不起。可也怪,小鹅发现母亲不出来喂它,便一声接一声地叫,直到看到母亲为止。可真难为母亲了,不管她愿不愿意动弹,也不管她怎样不舒服,只要她的鹅儿一叫,马上下炕就出屋,安慰她的心肝宝贝一番。小鹅成了母亲的心头肉,成了她的知己了。一有空儿,母亲总是絮絮叨叨地和小鹅拉家长,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自从有了鹅的陪伴,母亲的身体逐渐康复,不知不觉地啥毛病也没了,全家人都为此高兴,是小鹅给母亲带来了快乐和希望啊!

    转年春天的一个早晨,鹅儿跑到房门口不停地交唤。母亲不知何事,跟着鹅儿来到鹅栏子旁一看,草堆里一个又白又大的鹅蛋跃入母亲的眼帘!鹅儿第一次生蛋了,是向母亲报喜呢!

   鹅儿成了母亲的影子,走到哪儿跟到哪儿。母亲说,不是影子,是我的保镖!母亲说得也在理,鹅儿还真是个称职的保镖呢。母亲走亲戚,人还未到,它却先把声音传到了;母亲赶集,它也跟在身后边走边叫,若得赶集的人都羡慕地说:“你老人家的鹅通人性呢!”“可不是呢,我下地干活它也跟着,我忙我的,它在沟边吃草或打盹儿。等回家时我便说,鹅儿走快点儿,天快黑啦!它真的加快脚步。到家了,我告诉它晚上别叫,小心小偷来偷你!它就果然一声不吭地呆到天亮!”

    一年春天,我家邻居菜园里的小菜不知谁家的鸡鸭给吃了一大片。邻居则一口咬定是我家的鹅吃的,不由分说,提一根木棍追上来,向正在打盹的鹅儿打去。鹅儿一声惨叫,左翅膀被打折了。鹅儿拖着受伤的翅膀跌跌撞撞地朝母亲扑来。母亲抱起鹅,用衣角擦去它满身的鲜血心疼地说:“谁让你吃别人的东西了?”后来邻居知道菜园里的小菜不是我家的鹅吃的,很不好意思,多次向母亲道欠。母亲说:“不是就好,它要真偷嘴吃就该打!”鹅儿听了,立刻把头埋进母亲的怀中,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样子显得十分委屈。鹅儿还真挺争气,尽管路旁的小菜鲜翠欲滴,不管有没人跟随,绝不乱吃一口。母亲见了很高兴,逢人就自夸:“我的鹅儿就是董事,谁若看见它吃别人家的小菜,我敢打赌!”邻居听了都笑母亲痴,没人跟它老人家打赌。有人故意操起菜刀和母亲开玩笑:“今个儿我要把你的鹅杀了下酒!多少钱能卖?”鹅儿听了,请躲到母亲的身后请求保护。开玩笑的人见了哈哈大笑:“这鹅神了,竟通人语!”

    前年冬天,全家人都去赶集,只留母亲一人看家。恰巧,母亲那天下台阶不慎,把脚扭了,坐在院里站不起来。守在身边的鹅儿看得真切,连跑带飞地冲出大门,一直跑到市场围着弟媳身前身后地叫。赶集的人都奇怪:“谁家的鹅儿疯了?”弟媳说:“俺家的鹅儿叫我回家呢!”她知道鹅儿叫她有事,连跑带颠地往家赶。推开大门一看:可不,母亲正坐在院里哎哟地叫呢,弟媳赶忙把母亲扶进屋里。打那以后。母亲逢人便说:“若不是鹅儿报信儿,说不准我得冻个半死呢!”

    一晃十年过去了,鹅已经老了,不生蛋了。弟弟说:“还留它干啥?不好把它卖了!”弟弟不顾母亲的反对,把鹅装进篮子就往街上奔。走到半路。鹅儿似乎意识道什么,跳出篮子,搧动双翅,边叫边朝家里飞跑。母亲听见鹅儿的叫声,出门一看,它的鹅儿象仙鹤下凡般地往家里飞奔呢!母亲张开双手,把扑进怀里的鹅儿抱起来,两行老泪从她昏花的眼里流出来,喃喃地说:“只要我在一天,谁也休想碰你一下!”

    也是那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弟弟喝醉了酒。朋友把他送到大门口,以为他自己能进屋呢,便回家睡觉去了。弟弟那晚上喝得太多了,该把鹅栏子当作屋里,脱掉鞋袜,敞开怀,正准备躺在鹅栏子里睡觉呢!鹅儿看得真切,嘎嘎地叫起来。它是提醒弟弟回屋睡觉。见弟弟不听,又转到窗前叫。弟媳说:“今晚鹅叫得这么欢,有啥事吧?”推开房门一看,弟弟以躺在鹅栏子里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弟弟听说鹅儿就他一名,十分感激,对母亲说:“打今天开始,我负责喂鹅,就不用您操心了!”真的,弟弟喂鹅格外精心,一日三餐必有青菜,不带重样的。北大荒冬天的青菜价格昂贵,弟弟也舍得花钱买。宁可家里人少吃青菜,也要让救他命的鹅儿吃得心满意足。也怪,直到现在,再也不提卖鹅的茬儿了。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