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我家的大黄狗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刘国林2017/7/11 10:05:11
 

记得十二岁那年,我从邻居家抱回一条小黄狗。当时它只有一个月大,长的虎头虎脑,不时地用黑亮的小眼睛东瞅瞅西望望,贼眉贼眼地显得敏捷而多疑。

小黄狗很有心计,从不吃外人扔给他的东西。即使是家里人,也是在它有求于谁的时候,才对谁格外亲热,对我则另眼相待。每天早晨,我一下床,它就围前围后地绕着转。放学回家,它也喜欢总在我身边趴着。我看电视,它也看,还不时地对电视里的人伸爪子,摆尾巴,好像它们早就相识了。

小黄狗喜欢妹妹的一件羊毛衫,因为羊毛衫上有只漂亮的大耳白兔。每次妹妹穿羊毛衫,都会引来小黄狗的兴趣:先是目不转睛地看,然后抓耳挠腮地想扑到妹妹身上把长耳朵白兔抓下来。小黄狗也喜欢我的胶鞋。每当我脱下鞋,它就把鼻子凑过来,嗅鞋里的汗臭味儿,嗅完这只嗅那只,直到过足了臭汗味儿的瘾,便叼起鞋来玩耍,好像我的胶鞋就是它的猎物,每次都要玩耍够才肯罢休。

一天,我坐在屋前的树下吹笛子,不知何时小黄狗也凑过来,先倾耳静听,听的很入迷,继而伴随着音符摇头摆尾,憨态可掬的样子实在逗人。第二天吃过午饭,我仍坐在屋前的树下吹笛子。小黄狗又跑过来卧在我的身旁,先静静地听,尾巴随着音符摇动。听着听着竟站起来跟着笛声跳动,颇有节奏感。音符激昂时,小黄狗也随之跳得更欢快。我吹累了停下来,小黄狗也蹲在我的身旁歇息。晚上,我把小黄狗会跳舞的事讲给伙伴们听,大家都感到新奇。往后,有一段时间伙伴们都愿在我家吹阵笛子,小黄狗也会伴着笛声蹦跶一阵子,直到尽兴才散去。

一年过去了,小黄狗已出落成一条威武雄壮的大黄狗了。大黄狗有两大爱好:一是追汽车,二是逮野兔。别看它虎背熊腰,赛跑速度却能和小汽车媲美。我家住在公路边,时常有经过的汽车。大黄狗高兴时,都要送一程。曾有几次,它险些葬送车轮下,将我吓得目瞪口呆,而它却毫无惧色,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事这项令它兴奋的冒险行动,乐此不疲。

不黄狗具有高超的捕捉本领,三天两头就能逮回些野兔给全家人尝鲜。谁知好景不长,一连好多天,大黄狗不往家叼野兔了。全家人都觉得奇怪,只有我心里有数,大黄狗肯定跟家里人耍心眼儿了。我悄悄地跟踪,想看个究竟。一天晚上,我发现大黄狗叼着只野兔远远地奔来,快到家时,却拐到小河沟旁将野兔独自享用了。噢,终于明白了,每次它猎获得野兔都是家里人吃肉,只给它啃骨头,大黄狗闹情绪了。

第二天,我到小河沟旁蹲坑,等着大黄狗的到来。果然,傍晚时大黄狗又叼回一只野兔,直奔小河沟而来。它放下野兔,正准备享用时,突然听到我的笛声。大黄狗先是一怔,抬头见我在不远处瞧着它呢,有些不好意思,把野兔叼到我面前,低着头趴在我脚前一动不动,等候我的发落。我没有责怪它,拍了拍它的头,又拂了拂它的毛。大黄狗知错了,叼起野兔随我回到家里,一直把野兔叼到母亲跟前。晚饭时,母亲特意把一只兔腿留给大黄狗。它受宠若惊,细嚼慢咽地品尝着,吃得津津有味儿。打那以后,大黄狗再也没有背着家人独吞野兔。

大黄狗通人性。我父亲喜欢喝酒,就在它脖子上系根绳子,拴上酒瓶子,瓶嘴塞上钱,让它去买酒,它都能圆满地完成任务。有一次,店主故意只打半瓶酒,大黄狗不答应了,把前爪搭在柜台上,张牙舞爪地叫,吓得店主连忙把酒给它打满才算了结。这件事传开了,村里人都夸大黄狗有灵性。

那年夏天,我领着大黄狗进山采木耳,钻进了深山老林。老林子里的木耳厚的很,前后左右你采,尽你摘。太阳偏西了,我才领着大黄狗往回转。可我迷路了,转了一大圈儿,又回了原地。太阳马上落山了,若是天黑,在这里不喂狼也得喂蚊子了。如何是好?正当我懊丧地坐在林地发呆时,大黄狗过来舔了舔我的手,哼哼地叫着。我明白了,他要给我带路呢,我跟着大黄狗一路小跑,大约钻了一个多小时的林子,眼前突然开阔起来,走出大山了,找到路了,我高兴的一蹦多高,猛地抱起大黄狗又重重地摔倒地下,摔得大黄狗嗷嗷直叫,他很不情愿我这样奖赏它。若没有它给我带路,给我“保驾”,我这条小命早就仍在深山老林里了,我对大黄狗的感情更深了。

大黄狗到了成婚的年龄,仍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看它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全家人都很焦急。终于,父亲的老朋友开了大恩,把他家心爱的狼青许配给大黄狗。狼青请到我家落户了,可它高贵得象个阔小姐,愣是没看上我家的环境,也没相中大黄狗。也难怪,狼青长得苗条俊俏,毛色黑亮,四腿修长,它可能就是同类眼里的西施了。父亲的朋友说:“狼青的娘家在德国呢,是他的亲属先用飞机把狼青运到沈阳,然后用小车接到山沟来的,就甭提花多少钱了,若是和大黄狗成婚配,下辈保准是优良品种!”“妈呀,还是进口货呢,怪不得这么牛,我长这么大都没坐过飞机呢!”我伸了伸舌头,更羡慕大黄狗的艳福了。不同意也得让它同意,一不做,二不休,愣是把狼青拉近了新房,又准备了些兔肉和鸡骨架,算是大黄狗和狼青的喜宴了。可是,狼青对大黄狗仍是不屑一顾;大黄狗难过了好多天,垂头丧气地望着狼青发呆。狼青却不甘寂寞,房前屋后地转悠,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转了几天,见仍跳不出我家的大院,可能是实在找不到比大黄狗强的同类了,狼青站在院里思虑了好长时间,只好同意这桩婚事了。大黄狗喜出望外,时不时的献媚,不厌其烦地给狼青舔毛,舔得它的爱妻不堪甚扰,常用爪子不耐其烦地将它推开。没到年底,三个小狗崽呱呱坠地,长得都象狼青,脾气都随大黄狗。大黄狗乐颠颠的,整天守着娘四个形影不离。

也是那年冬天,大黄狗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他白天东奔西窜,夜里汪汪乱叫,吵得全村人不得安睡。村里人都说大黄狗疯了,不打死它不咬人呢。父亲却说:“疯狗的眼睛直勾勾的,跑起来横冲直撞,我家的大黄狗可不是这样。”村里人见父亲这样说,也就不再说啥了。

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这天晚饭后,父亲和往常一样,去村卫生所值班。村卫生所哪天都挤好多人,打针的,买药的,闲聊天的满满地一屋子。父亲正好给一个老汉注射镇痛剂,突然,大黄狗幽灵似地出现了,不知它是怎样钻进卫生所的。“疯狗来了!疯狗来了!”屋里顿时一片混乱。父亲放下针管,一面喊大家别慌,一面吆喝大黄狗,让他立刻回家。以前,大黄狗可听父亲的话了,但这回非但不听,反而咬住父亲的裤管撕扯起来。父亲恼怒了,一脚踢去,踢得大黄狗汪汪乱叫。“给我滚回去!”父亲怒气冲冲地怒斥道。可大黄狗仍然不听,咬住父亲的裤管拼命地撕扯。只听“唰”地一声,父亲的裤管被撕开了。“哈哈,刘大夫,还说你的狗不疯?连你都敢咬哩!先别打针了,把你的疯狗治一治吧!”贫嘴的小伙子们数落着父亲,父亲只好说:“你们等一等,让我把它拴起来,一会儿就好。”说完,父亲找根绳子,把大黄狗拴到卫生所前的大树上。大黄狗虽然被拴住了,可它还是汪汪乱叫,一阵高似一阵,叫得人心烦。后来,它索性不叫了,用牙拼命地咬绳子。终于,它咬断了绳子,向卫生所冲去。这回,他径直朝打吊瓶的妇女奔来,扯掉针头,叼起吊瓶就往门外跑,吓得那位妇女不是好声地叫。“快追,打死它!”父亲下了命令,呼啦,卫生所的人全都追出来,连那个打吊瓶的妇女也追出来了。一群人吆三喝四地追着大黄狗,有操扁担的,有拎木棒的。朝大黄狗包抄过来。就在这时,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房屋的倒塌声,鸡叫狗咬声,人们的惨叫声响成一片。原来,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地震。全村男女老少没有不受伤的,唯独在村卫生所的人们连根毫毛都没碰着。这时人们才醒过腔来,要不是大黄狗救驾,说不准伤多少人呢。

  说也怪,地震过后,大黄狗又恢复了常态,变得既温顺又听话了。有人说,大黄狗感觉到了地震才去搭救主人的。可它怎么就能感受到呢?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谜。近几年,大黄狗明显地老了,皮毛越来越稀疏,不那么光亮了;连叫声也有气无力的,底气不足了。有一天,大黄狗终于站不起来了,不吃不喝,大口喘气,父亲给它打了好多针,也不强。无奈,父亲说了声:“没希望了。”我端来几块它最爱吃的野兔肉,大黄狗只看了一眼,又把嘴巴闭上了。它已经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天傍晚,大黄狗终于无声无息地闭上了眼睛。我看到,从他紧闭的眼角里淌出一对浑浊的眼珠。我和父亲在村头的小河沟旁挖了一个坑,把大黄狗埋葬了。临走,我采了一束小花,放在它的坟头前,轻声说:“安息吧,大黄狗!”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