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她还想他,她永远记得他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允摩2012/9/6 21:17:32
    阳光斜照进房间,总是那么刺眼,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让我愈来愈想逃避的金色。我脱了人字拖,爬上床,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窗帘以天蓝色为底色,有白色的条纹,很简单,起码,不会太花哨,那样我不喜欢。突然,膝盖把什么东西压倒了,我赶紧挪开腿。是手机,仍旧是单纯的白色。我开机后看到了很多未接来电。都是休儿的号码,她不知道又让我陪着她干什么去。
  我没有管那些休儿的来电,把它随手扔到床上,自己也爬上去,来回翻着手中已经被我弄得皱皱巴巴的杂志,边角都已经不成了样子,可还是照样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杂志到我手中十五分钟零二十起秒之内,就会成为用膝盖看都能知道的二手货。我继续看着。
  轰隆隆,看来,我是看不成了。站起来,赶紧穿上鞋,整了整发型,破门而出!从阁楼的窗户往下看,别墅二楼正在捣鼓一些家具,看来,又有人要搬进来了。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儿,老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方,大方的不可思议,竟然买了豪华别墅,当时的我,还算有点儿心眼儿,眼睛一眨一眨充满了水分,一点儿都不相信的样子。果然,老爹是要用它来挣钱,租房。
  我们这个城市,离家远的大学生特别多,碰巧,这座别墅就是在一所大学附近,租房子的人特别多。从此,老爹尽是玩家敛钱,笑容从来没在他老人家的面容上消失。这次来的,是一对双胞胎呵!
  以前是一个书呆子状的男生,如今从我家走了,这样来回的换了好几个租房子的大学生了,随随便便走一个也不会有什么感情,也不会特别矫情的感觉舍不得。我关上窗户,从楼梯走下去。
  “爸。”我打了声招呼,就侧着身走过去,走到茶几旁边,接了一杯水,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啊摸,终于摸出了一包爱喜,女烟,清凉的薄荷口味,抽几口,特舒服。
  我靠着沙发背,潇洒的吸烟。旁边的音响放出BY2的一首歌——《我知道》:
  从来没想过不能再和你牵手\委屈时候没有你陪着我心痛\一切都是我太过娇纵以为你会懂\一直忘了说我有多感动……
  BY2的嗓音真的很性感,我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我不知道这是表示轻蔑还是敬佩,无所谓了。我继续抽烟,薄荷味真的很好闻,一支烟,让我多么的回味无穷。
  “抽烟伤身。”一个男中音在我的耳边很有磁性的徘徊,我转过头,他就是那对到我家来租房子的双胞胎之一,长的还蛮帅,但是,抱歉,我多不喜欢长的没个性,因为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你懂个屁!”我又一次撇过头,我就是那么不喜欢接近人,没几个人会和我混好人缘,这大概已经成了定律,除了死党休儿,没人敢惹我了。
  “咦!女孩子家,怎么没点儿淑女感觉?男人婆。”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倍,没有第一句话那么温柔,现在的这句话,只有凌人的感觉。我心里有点不好受了。
  “俗!”我把还没有抽完的烟扔到茶几上,任它燃烧。
  站起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到门口的挂衣架旁边,拿起薄褂,把挂有小熊挂饰的钥匙塞进大大的口袋里,不言语的走了,去找休儿,看看她给我打这么多电话到底什么事。一般不喜欢call她。
  我来到那个分岔的路口,一般那里过往的出租车最多了,在那里打的也很快。
  坐上了一辆司机是一位女人的出租车,我心里开始没谱,毕竟不会有成年老大叔的车技好。
  我心里开始不停的想着休儿。
  十六岁那年,我失忆了,因为那次的户外游,我跌入小山谷,由于一个男孩及时为了我跳下去,给我做垫底,我没有太大的后遗症,只是十六岁以前的记忆全都没了!就这么,飘飘落落,记忆成了蒲公英,飞到遥远遥远的,我不知道,没见过的地方。
  关键就是,我却记得休儿,唯一记得她,记得我的父亲,其余的,我的母亲,不记得,其余的一切一切,都不记得。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记住了这两个人,医生说,失忆失的不大严重,狗屁医生!
  来到了休儿的公寓下面。
  我进去了电梯,开始往上爬了。
  “哈!攸翼!”她看到我,就来了一个极度夸张的拥抱,我感觉,矫情的要死了!
  她放开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倒吸一口气,又被她拽进了她那贴满了海报的房间。不过,那些海报都是本人啊……呜呜呜,肖像权,没了!
  休儿是学摄影的,拍摄技术一流,她房间里的“我”,都是她拍下来的我的一些瞬间,很漂亮,反正我感觉是这样的,其中有一幅,我一直特别喜欢,也特别搞不清楚。
  粉红色卷发的我,手里拿着一个漂流瓶,倾靠在一个男生的怀里,那个男生用长长的手臂在我身后环着我。这张照片,清晰,纯洁的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和那个男生,到底有什么?
  我问过休儿,她说,攸翼,别想太多了,十六岁以前,就当没有过过,你想太多,我心疼。
  每次都是如此,她眼里含满泪滴,我看得出来,她在拼命的克制,克制着自己不然眼泪留出来,这真的是为了我吗?休儿,你真好。可是,我要的是什么,你知道么?我要的是以前。
  以前的那些点点滴滴的回忆。
  “看什么呢?呵,攸翼,走。”她把我拖出她的房间。
  “休儿,你知道么,今天我家来了一对双胞胎,其中的一个男生蛮像你房间那张海报上面的男生一样。”我的头轻轻靠在休儿的肩膀上,她和我一样瘦,肩膀硬硬的,膈得慌。
  “是……是吗。”她没有说太多,我隐约看到了她眼眸里的不舒服。她大概又是害怕我问的太多。
  “休儿,我求你,我求你告诉我,好吗?”
  “呵,好!”她第一次回复的那么爽快,回复的那么简单:“那个男生,就是当初给你在山谷做垫底的男生,你是保住了生命,但是他,他死了。”死了。
  死了。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听见他死了,我心里有莫名的恐惧感,我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脑袋,抖瑟着肩膀,冰冷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休儿的衣襟不放。我的思维一黑一白,抑制不住的冲动。记起了,跌入山谷的那一刻。
  “啊……!白宇!”
  “翼……”
  “救我!”
  “翼!”
  “别跳……别!”
  “碰!”
  一切,如影随形,一切,烟消云散,那个救我的男生,叫白宇么?画面很模糊,但是我记起来了,隐隐约约,头开始作痛,好疼!
  “休儿!”我扑在她的怀里,闭着眼睛,摇着头。
  她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手指在我的发梢穿梭,真的,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是那么那么的好。
  休儿把我拉出来,在林荫路上瞎走动,风一阵阵的吹来,很清爽,很清爽的感觉,这下,我的头已经不再痛了,只是,白宇,那个救我的男孩,如果你活着该多好,我用一生一世,来报答,报答?用在这里,很恰当么?我不知道,只知道我的思维已经混乱了。
  风,掠起我的发梢。
  休儿说:“攸翼,以后你别再问了好不好?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把白宇忘了好不好?”
  我轻轻点头,我知道了,休儿,你对我那么好,我会听话的,白宇,忘了他。
  我们去林荫路拐角处的拉面馆要了一碗拉面,热腾腾。我还记得,以前,我和休儿翘课后不敢回家都是来这儿吃饭。这儿的老板娘很热情,一笑,满脸的褶子让人觉得分外亲切。
  “嗨。”我正埋头呛碗中的拉面,一个男音在我耳边响起。咦?这个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我很不淑女的翻了翻白眼,转过头,看见了那个双胞胎之一,哦天!我为什么总是要在最烦恼的时候看到他?有没有搞错啊!我把手中的筷子放在桌子上,往后靠了靠背。“有事么?”这次,看到他,我没有像上次那样的不礼貌。啊……啊啊!我竟然自己承认自己没礼貌啦?不会吧~本人从来没有承认过。
  “没……”他说完这个字之后,看了一下我旁边的休儿,眼神里充满了熟悉感。
  他是对休儿一见钟情么?我不屑的看了他一样,然后继续呛拉面,左手牵了牵旁边休儿的右手,我没想到休儿竟然放开我的手,背靠在凳子的后背上,闭了闭眼睛,这时候,那个双胞胎已经走了。
  “攸翼,我出去一下。”
  “哦……”我的眼神拼命的不出现那种失落的感觉。
  本来想跟着她去,又有一种,去了自己会伤心的感觉。真的是莫名其妙!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傻X!真的,好莫名其妙,可能我十六岁以前已经注定了现在。
  我坐在那里等着她,看着她那边没有吃下一点的拉面。我隐约感觉到休儿和那个男孩有什么关系。我管呢。把碗往前面一推,很气愤的把筷子掰断,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那么大的力气。
  “买单!”嚎了一声。
  在拉面馆外面的一棵树上靠着,等她,去了那么长时间。
  “嗨。”我吓倒的猛地一转头,是休儿。
  她是从我前面过去的,怎么会在拉面馆外面出现?我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怎么……”
  “呃,出来找你。”她很麻利的回答完我的问题:“走吧。逛街。”
  “不想!”我甩开她的手:“我,累了,先回家咯。”我给她摆摆手。
  路上,我没有打车,就这么神游着回到家,这一天,太梦幻了。那个男生来了之后,就让我感觉整个生活天翻地覆。而且,长的那么那么的像白宇。只记得我坠入山谷的那一刻,却从来不记得以前我和白宇发生过什么,他是我男朋友么?为什么我在跌下去的时候会喊他的名字。
  我不知道,不想想。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很疲倦的上楼。
  “哎,能聊聊么?”他喊我,我没有回头,只是点点头,也没有从第六级台阶上下来。“来,来我房间吧。”我去么?没有想,从台阶上退下来,莫名其妙的被他牵着屁股走。
  他的房间,没有装饰,白花花的墙壁,我喜欢如此。一般,来这个房间住的大学生都得在墙壁上挂点儿什么装饰,而这次,白秃秃。我坐在写字台旁边的绿色凳子上。
  “呶。”他给我倒上一杯橙汁,放在离我挺近的床头柜上面。
  我伸出右手拿橙汁,结果让我看见了一个让我崩溃的东西,我敢确定,脑细胞已经损失了成百!那是一个天蓝色的漂流瓶,上面用木头塞塞着,里面有一张白色的纸,用蓝色的丝带绑着。
  我敢确定,我见过!
  手立刻就冻结在那个地方,我的脑袋开始痛,但是,我想,千万不要停止想象!
  夏天,我拿着一个天蓝色的漂流瓶,倾靠在一个男生的怀里。不错,这就是休儿房间那张海报。可是,漂流瓶……漂流瓶,为什么在他这里?
  “呃……”他大概看出了我的不自在,把漂流瓶拿过去,在我眼前消失了。
  “你拿过来!”我对他大叫。
  “攸翼……”他的声音,好熟悉,好熟悉,我前世经历过他的声音么?
  “不是死了么?不是死了么?你到底是谁啊!”我大声的喊,声音徘徊在整个别墅。
  “攸翼,你静一静,我承认,我跟你是有点关系,我,我是白宇的朋友,朋友。你别觉得我是白宇。”他拿着那个漂流瓶:“这个,这个是他给我的,他让我给他保管,所以……”
  我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夺过那个漂流瓶:“这个他干什么让你保管!”我跑出他的房间,迅速的跑上楼,运动鞋他在楼梯上,啪啪,阴森的声音。
  在房间,搂着那个漂流瓶疯狂的大哭,声音覆盖了心碎的声音。
  “白……宇。”
  我还是这样,不想知道十六岁以前发生了什么,却会永远永远的记住这个陪我截至十六年记忆的人,白宇。白宇……
  这天后的第三天,他很快的走了,没对我道歉,也没对我说再见。我的生活中,少了这么一个如梦似幻的少年,这一次,同样是没有多长的时间,我却多了好些好些的留恋。
  再见。
  “碰!”房间的门发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声音,打开,是休儿那张焦急的脸。“白宇呢!”她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差点儿没有摔倒,轻轻往后退了几步。
  “呃,他,他跟我说他出去一下。”休儿的谎言,我也就配合着出演了。
  显然,她松了一口气,不过,又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攸……翼……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就是白宇?”
  “嗯……”我忍住了只记得好奇和惊讶,我知道,我暗地里,已经完完全全的崩溃了!他,他是白宇?“他”是谁?!
  “喔,攸翼,对不起……对不起!”
  隐约,我已经感觉到了,那个男孩,那个离别的少年,就是白宇。
  “不!”我大叫出来,整个人彻底崩溃的跪在地上。
  “喔!天哪,我做了什么?攸翼……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对不对!”她也跪在地上,摸摸我的头发,抱住我的整个身体。
  “我去找他!”打掉她的手,我飞奔出去,这个时候,我仍然穿着单薄的衣衫,没来得及换衣服。
  在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这个疯狂奔跑的野人身上,目光冷冷的刺透了我,根本就不管所有了我唯一的就是要找到他,找到……白,宇。
  忽然,我在一家PUB门口看到一个穿一身运动服的男孩,我认定,我已经很确定,他就是白宇。
  我疯狂的跑过去,这次,再不会错过。
  我拥住他。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的疯狂过,不知道是为了报答他,还是真的有了感情,如果我是我们重新开始,那么,白宇,你挺好,我绝对不会选择你。真的,我害怕你还会一如既往的付出那么多。
  “攸翼。”他说出了两个字。
  许久,沉默。
  “白宇,谢谢你。”我顿了顿,走出和他几米远的地方:“你应该整过容吧,可是,整容技术还没有到很发达的地步,你还是会有白宇的破绽。”
  又是一个可怕的停顿。
  “所以,我喜欢你。”停顿“不及喜欢以前白宇的一个瞬间画面!”
  “你的记忆……”
  “是的,我有了记忆!我知道了所有。”我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白宇,你走吧,再见。”我说完那两个字:再见。是,我在拥住他的一瞬间记得了十六年前的所有。
  所有。
  我拿出漂流瓶,把木塞打开。拿出那张纸。
  “她永远记得他。”
  今年,我十八岁,休儿陪着我去看海。
  我把漂流瓶放到了大海里。
  走了。
  一切都结束了,实实在在,永远不回头。
  她永远记得他,是的,白宇,我会永远记得你,但是,但是……我不能陪着你,绝对。也许分开一下,才能体会到,离开时多么的甜蜜,多么的甜蜜。
  知道我开始不停地想念他,才知道,漂流瓶纸上的意思。
  四月,跌入山谷的后遗症引发了白宇的死亡。
  是,这才叫做,真正的离开。
  她永远记得他。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