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等待会搁浅流年里那些碎梦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晓风残2012/9/6 23:44:24
    一
  梦中是阴暗潮湿的破旧的瓦房,房沿上滴着水滴,击打在青花石板上,泛起的水珠四散。
  你就那样出现在我的梦里,披着长长的白色风衣,被雨水打湿淋乱的长发在夜色的渲染下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
  一个梦
  喜欢在下雨的时候跑到空旷的操场,静静地看着我们最初相遇的那个地方,然后揉着红肿的眼睛告诉自己,那些划过眼角的液体,是雨水而不是我的悲伤。
  依旧记得彼时相遇时你的模样,你微笑时长发在风中摇戈,入目难忘……那天下午,那个破旧的旧操场,我目光呆滞的看着你投篮时的背影,像极了我梦中的女子,只是她披着白色的风衣,穿过那条阴暗潮湿的小巷而眼前的你,穿着红色的上衣和天蓝色的裤子,在炎热的阳光下,认真的打球。
  是你么?你总是笨笨的在我投球的时候身体没来由的胡乱偏倚,你总是在控球的时候篮球会调皮的离你而去,可是,你依旧总是在我准备投球时叫停,然后告诉我投球的动作该怎样怎样。喜欢看你投篮时的背影,她和我梦中的白色背影,有太多的一样……
  那天我们就那样从中午炙热的阳光下打到黄昏的来临,然后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你翻过那堵高高的围墙。然后是墙的那头传来你愈发模糊的的声音,你说你叫柔若,不是本校的人……只是无意间走过这个弃用的操场,就会遇见梦中的那个女子吗?
  --你是么?你总是喜欢迎穿着红色的衣服在球场上奔跑,微风抚过你零乱的长发,那些年烙印的时光,谁会想到,若干年后,会被记忆珍藏……
  你知道吗?一定是一见钟情,我想彼时我一定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所以才会抛下与别校的比赛,而是跑去看你用笨拙的姿势投球。
  我没有过问关于你的一切,你亦不问我的事,就像你不知道在你面前被****的男生是这所学校校队的主力一样,我亦不知道关于你的一切。
  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喜欢穿过那条长长的小道后在那个废弃的旧操场上看到你可爱的脸,喜欢在你身后看着你投球时的背影和残留在空气中那清新的发香。依旧记得那天你在我发呆的时候,对着我笑,铭铭,你是不是爱上姐了?不然怎么会看姐看得那么入神?
  你是不是爱上姐了?声音在空气中氤氲出一种难以抑制的心酸,抬起头,无意间看见你脸上泛起的红晕。我说,柔若,我们这样的日子,会很久么?
  多久?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可能么?
  二
  梦中是你躺在我的怀里,我们试图穿过那条阴暗潮湿的小巷仿佛是宇宙的大*炸,巨大的光线从我们中间穿刺而过。
  那种白色光刃带来的刺痛,竟将我从梦境里惊醒。
  --二个梦
  我以为我们就可以那样一直下去,在那个破旧的操场上挥霍我们的青春。
  只是所有美好的想法最终的结局都是残酷的面对现实,如同初升的太阳,总会将日出的美好演变成好景不长的遗憾。依然记得那个下午,你在练习跳投的时候扭伤了脚。看着你一脸痛苦的表情,我忘记了那句本该嘲笑你的台词。夜色悄然的在这个城市拉开序幕,我决定带你回家,知道么?那是我第一次带一个女生回到家里,只是因为不忍心你一个受伤的人,爬着围墙,然后走向一个我不知道的角落。你说那是你第一次不用爬围墙就可以离开那个操场,你说你第一次从那个弃用的旧操场,穿过长长的小道,走我去时的路我说,其实你以后可以走学校的大门,去那新的球场练球,不用每一次都爬那个围墙,在那个破旧的操场疯狂。只是这些都不属于我,我不习惯享受,那些不属我的东西,你说话的时候脸上布满了忧郁。你说,每次看到一中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种刺痛。
  你没有继续说下去,我亦没有追问,我相信彼此之间留点秘密,总好过没有秘密。
  从学校到家,原本十分钟可以解决的事,我们却走了一个黄昏,我依旧记得彼时我不停的回答着你近乎无聊的问题时你脸上洋溢的甜蜜。
  只是谁会想到,那会是我看见你最后的微笑,那一刻的微笑,你真用尽了你一生的幸福吗?我不知道父亲在看到你时脸上为什么会突然那么的错鄂,只看到那个他最爱的水晶杯子一瞬间逃离他的掌心,然后碎成一地玻璃。“叔叔,我只是…”“你不用解释,铭,你跟我进来…”父亲生气的把我拉进他的书房里,你最后给我的眼神,是那样绝望到无助。
  鲜红的五指印在我的脸上,那是记忆中父亲第一次那样的愤怒。
  他说,铭铭,你什么不学,学人**?嘶哑的声音在空气中扩散,悲伤如同被石子击中中心的湖面而四向荡开的涟漪。
  忘了是怎样结束,忘记了那鲜红的五指印,只是某一个瞬间,我知道一定会被记忆珍藏。
  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瞬间呢?
  我被锁在那间书房,任凭我怎样的哭喊和挣扎,都毫无意义。
  隔着两层楼的距离,透过窗户看着你难过的离去,夕阳下的红色背影,落魄到跟梦中那个穿着白色风衣行走在那阴暗的小巷无异。
  柔若,你知道吗?即使很多年过去后,我依旧不会忘记你离去时的背影,那样的无可奈何。怎么可以相信,那么阳光的女子,怎么会和那种女子扯上关系?
  只是那么多难以置信的事就那样**裸的摆在你的面前,告诉你那就是真相。
  我该相信么?信?不信?谁又能决定那么多呢?
  三
  那间阴暗潮湿的房屋轰然倒地,梦中铺天盖地的洪水瞬间淹没那条长长的小巷。我在洪水中挣扎呼喊着你的名字。
  只是一片洪荒,看不到其他。
  梦境里开始出现洪荒过后的空白。
  --三个梦
  家里没有往日的温熙,母亲怎么不会怀疑,父亲是凭什么一眼就认定你是那种风尘女子。
  终于在母亲的武力压迫下承认了他的犯罪过程,他说他只是和朋友一起喝酒,然后朋友给他叫了你……只是无意间听到的谈话,心里却像中了毒一样难受。
  仿佛是一支支穿心过肺的利箭,在自己身上留下一点一滴的伤害,然后听到鲜血流倘在心脏上的声音。依旧每一次穿过那条长长的小道,来到那个被遗弃的球场,只是你像从我的世界隔离般,再也没有见过,你在阳光下奔跑的样子。
  开始思念一个人的时候,思念会像野草一样疯长,忘了是怎样度过的那段时光。
  开始怀念一个人的时候,记忆会像美酒一样酝酿,忘了是怎样把那些画画珍藏。
  和家里的矛盾似乎已经无可挽回,母亲总会在我吃饭的时候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铭,你还在为那婊子怪你爸吗?
  婊子?我抬起头,用莫名的眼神注视着母亲,她又怎么会明白,那些她自以为很好的劝告,只是将带血的伤口再狠狠的撕开,然后看着眼泪如同鲜血般汩汩流出。
  没有你的时候,我开始一个人在夜里安静的回味着我们的过去,才发现,记忆中那么美好的瞬间,此刻在回味时才想起彼时的温熙。比如你总是买双份的可乐,在我满头大汗的时候递给我。
  比如你总是喜欢在跳投时候摔倒,然后假装跌倒在我怀里……那么多美好的瞬间,还好画面被记忆定格,没有打包丢弃在那破碎的流年。
  知道么?我开始又回到球队,开始打球,多想你能看到我单手扣篮时漂亮的动作,多想你能在我投进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后,给我一次热烈的掌声。
  只是,那次背影给我的别离,会让你从此从我的世界分离……柔若,你知道吗?即使所有的人都抵毁你,我亦不会。
  柔若,即使你就是那样的人,我也会和你在一起。
  那些流言碎语,谁能管那么多呢?我已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在乎能否和你一起……球场旁边已长满了野草,那些狗尾巴草在风中摇戈,你还会像从前那样,缠着我用狗尾巴草做戒指送你吗?
  喝着同一种牌子的饮料,可是再也喝不出彼时的那种感觉,柔若,你还会在我汗水淋沥的时候,递给我一听可乐吗?只是,还有可能么?
  你已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像是客车上映入眼帘的风景,再美再动人都注定是过客的宿命。
  柔若,穿过那个小道,还能遇见你吗?我知道你只是暂时的离开,或许你只是在和我捉谜藏,所以,我们的故事,没有结局,你一定会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要有结局,我相信我们只是分离……只是那些流年里的无谓的等待,是否只是一场无谓的救赎,你能知道我在等你吗?你一定会出现,对么?等待只是搁浅在流年里的碎梦……--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