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蜷缩在乡村的怀抱里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笔墨飞絮2012/9/7 3:21:05
    妈妈看着蜷缩的我,说:真是没出息。别人家的女儿一天到晚的走亲窜门,上街逛城,而我却在整个冬里把自己蜷缩在家里,蜷缩在村里。
  我总是静默着双耳,聆听着妈妈的絮叨。那时,我像极了蜷缩在妈妈子宫里的婴儿。对着冬,乡村便是我的母亲,家便是莹润我的子宫。我时时抬头看看妈妈忙碌的背影,对着她嗔骂的怒言傻傻的笑。
  我把自己煨在火光中,听炭火声哔哔剥剥地燃烧,看火星子点点地亮起来,旺起来,从丝丝的湿暖到炽热地烫贴着腿脚。然后,聆听着屋外的风声,雨声,话语声,杂物跌落声。那些时候,我的心特别的安宁。看那扇半阖着的门被外面的一双手给打开,亮光骤然的变强,我会以为自己是徜徉在时光的隧道上,亦恍如自己在做着一场长长的梦。梦里,是那温暖的火光。火光中,苍老的容颜慈爱地叮咛着,温暖的大手轻柔地抚摸着。那份怜爱自心魂深处融进我的梦里。时光便点点地被镂刻成一幅木版画。
  暮色中,爬上楼顶,一个人静静地临立高处,俯瞰楼下。那隔壁的一家家,一户户。无论是敞开的大门,还是紧闭的房门。我想那里面定有着一家人的温暖和煦,大人训,小孩闹。在蹀躞的脚步里,在伫立的身影中,我看到那个大伯家的一家子子孙围在桌旁吵闹嬉笑着。那位高高的老人抽着烟遥望着远处的田野,老妈妈在旁边的水池里清洗着物什,媳妇在屋外的大灶堂处忙碌着,那个乖巧可人的小女孩围着爷爷奶奶妈妈蹦来蹦去,不时的说着天真的话语问着爷爷妈妈。她的爷爷则是慈爱的笑着,妈妈耐心的回答着。
  炊烟袅袅地升起,烟雾丝丝缕缕,团团绕绕,不急不徐的飘散游移着,从最初的整团渐至稀散成天空下的丝丝缕缕。那时青烟色的烟霭啊,升了,腾了,飘了,散了,在无声的空中融与到风云深处。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只从那经年累月的炭黑烟雾熏得黑黢黢的烟囱可找到那青烟走过飘过的历程。
  我一直恋想这丝烟云带给我的轻盈与沉恬。无声无息地更迭着岁月,无痕无迹地渲染着人类的和谐与宁静。当融到空中的风云里,它已成了一抹刻在人类时光中的记忆,轻轻浅浅的不显山不露水的便征服了偌大的人们群众。呵,人类靠着它感知生命的温暖,看到幸福的所在,感受恬静的和谐。有时,便想,如果这个世间不再有这管从房子里飘出来的烟雾时,自然的人类世界里该缺失多大的温暖与和谐呢?那份恬淡的幸福味道还可以从熙熙攘攘的奔波忙碌中寻找到吗?身心皆疲的灵魂还能滋生出一种叫做轻松与安宁的元素吗?
  烟云的变幻,便总是伴随着山光水色的变幻。如果烟云富绕而清淡,那抹山光水色定也是如诗如画地洇染着岁月的风轻云淡。坐看那云雾深处的袅袅羽化,世间亦会清宁几许,沉静几许。惯看炊烟,便总会在回家的第一时间里,寻找着屋子上空是否升腾着诗情画意的云烟。那时,楚楚的心便几多的怡悦与欣喜。
  我总想,且是一种深沉的幻想。在那飘散着淡淡烟雾的房子下,定会有着一个颤微微的老人坐在院子里,定会有着一个苍老的慈爱面孔,忙碌身影疲走于厨房与屋宇下。那是些晨曦晚暮时分,家的上方是炊烟袅绕,家的下方是鸡鸭咕嘎,鸡鸣狗吠的声音霎是热闹地弹响着乡村那定时的乐曲。朴素的生命里,便维系着整个家的温馨与和暖。
  恋慕的情丝从那飘浮过头顶的烟雾转至那烟色苍然的穹隆。烟青色,渲染着淡淡的蓝,沉静,旷远,萧然。荒芜的霁色闪亮着冬的阴冷。这样邈远的天宇,不动声色的游移着那些千变万化的风岚烟霭。纯净的素然昭示着大山的寂然与雄浑,苍厚的色泽拓进了岁月的凝重与冬季的荒旷。
  我所慕恋的山村,其实从一开始就脱离于实体而独立贞守在壁画间。那是于萦绕的幻象中变幻而来的一帧古画,所以总是那么理所当然地悬置于我的心魂间。而眼前那些再灰暗不过的色泽与再沉静不过的寂然才是真实的山村之景,它不该是驻立于崖壁而独存于幻象中,它也不该脱离于实实在在呛人的烟雾而羽化般地呈现于时空的蛮荒中。
  守候着那丝寂然,我将目光交睫在连绵的群山。匍匐行走在深山寂林里,寂然无声,唯闻鸟鸣,偶或轻风拂过,一根苍劲的枝杆掉落,带动着叶的抖落,山林便会响起阵阵扑簌簌的沙沙声。那时,寻找着那声音的响动处,定会看到一只冬的鸟儿顽皮地飞过枝头,隐入了苍穹。顷刻后,再复寂静。山的雄浑便似从洪荒时代就一直亘古不变地矗立于天的陬隅之中。静静地攀爬,气喘吁吁中,不时的回望,那些来时的路,那些高低错落的窄窄山径。枝叶横贯,将落未落的叶片,苍黄,褐红,墨绿,深绿,萧索地垂耷着。安静地守候着季节的变更,只等着春的到来,暖风一吹,雨水一灌,便千般姿色,万般景象地婆娑于枝头,葱茏于山林间。那时,也许这些狭窄的山径又将被枝叶横贯网结了。地上的松针厚厚的铺摆着,将山野铺张得温煦而奢侈。
  那时,想起了,这些松针是炊烟燃起来的最好点燃物。片浮而过的记忆里,一些收拔松针的年月。秋冬的晴朗天气里,山外的大妈们挑着畚箕,一担担,一筐筐地收拢着松林里铺落在地的松针。松针苍褐柔软,又带着尖尖的锐刺,钝钝地扎在手中的那种感觉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韵味,痒痒的,软软的,松松的,又刺刺的。会记得年少的岁月,棍柴烧不起,总会跑到松林里,收拢一些松针回来,放到锅灶里一点火便熊熊地燃烧起来。
  另一番松林里的美味,便是那被埋在松针里的蘑菇。雨后的清晨,提着个竹篮走进松林,听雨滴细细的滴落声,听灌木荆棘上的叶片扫过衣裤的唰唰声,也听那双脚踩在松针上的沙沙声。脚下是软软的极为舒畅;身子是簌簌的极为逼仄;脸上,头上是湿湿的极为黏腻。松林里的蛛丝,蛛网在窜头窜脑的探寻中沾满粘濡着发丝、衣裳。阴湿湿的松林,密集集的荆棘,灰沉沉的天宇,心里也会有那么突突的胆怯。总会侧耳聆听着林子里发出的任何响声,一只鸟儿扑簌簌的飞走,震落一地的雨露;一只山鸡的扑腾,抖响一丛的灌木;一只兔儿的飞跃,惊起一颗砰砰的心魂。山林就在它的各种响声中越显寂静而森然,那只拨动松针的手也就抖动的湿湿耷耷。蘑菇总还是会出现在眼中的,只是多与少,大与小的欣喜。一朵朵的蘑菇伞轻轻栽进篮子里,亦或串进蕨杆中,一串串的轻放。晨的难耐与诱惑便如此的交结着,直至一顿美味在眼中浮现。那时,从山林里走出来的人儿,便满头满脑的湿耷耷,雨露的凌乱粘合着蛛丝,叶片,松针儿,袖角,裤角的湿濡耷拉在身上,整个的狼狈之极。
  是的,我喜欢这样的蜷缩在大山的怀抱里,不听世外的任何喧嚣声,唯闻山里的各种响声,那在我亦如一阕弦音弹响在深山密林里。那儿总有竹叶扶疏;那儿总有枝枝蔓蔓的缠绕;那儿总有意想不到的惊动;那儿总有山花浪漫;那儿总有雨露滴淋;那儿总有泉水涓涓;那儿总有风声鹤唳;那儿总有林影憧憧;那儿总有山的秀,水的媚。
  村的背脊,山的轮廓,蜿蜒在青天昊宇下。站立在村庄里,一转身的光景,便是一座山的厚实与沉静,枝枝叶叶编织着乡村人的梦幻与寄托。一生的光阴,便轻轻的无声的交付于大山所在的乡村里。那些牵延着的田陌,那盘旋着的群山。绵延在乡土人眼中,也载进植梦人的梦魂里。
  我总是无声地蜷缩着,蜷缩在村子里,蜷缩在大山里。与生俱来的那份沉静让我眷恋村的阒寂,山的沉默。将一份卑微与高贵尽数的埋进群山里,听不到生命的呻吟声,看不到生命的靡丽色彩。日日相伴只有那无尽的烟云,婉约的群山。而我只是那个倚望烟云,与泥土群林相互呢喃着的小小人儿。
  2011.2.15 --博才网博才网
微信查看最新文学作品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
微信号:hbrc-com
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
下载安装
精粹文章推荐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