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遗忘在爱与被爱中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2013/6/3 6:35:01
 

  1
  窗外的大雨肆意地在空中划着粗狂的雨线,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生起片片水雾。天空中的阴霾渐渐地淡却,变薄,不舍地向高空退去。
  无风的雨天是安静的,当我用心聆听雨声时,其他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办公室里现在应该无人了,大雨来临前,同事们都匆匆地离开,只留给当时正在沏咖啡的我一句句回荡的“经理,辛苦了!”。
  当大雨倾盆而下时,我轻轻地揉着太阳穴,听着雨声,暂且放松一会儿,属于我一个人的安静宛如花香般弥散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最近工作比较忙,加班倒也成了家常便饭。疲乏感让我不禁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突然,桌上手机的信息提示声惊醒了我。
  一条让我心里都觉得暖和的短信:峰,别太辛苦了,给你准备了夜宵,我在家等你——嫣。
  沈嫣,这个让我想起来就会觉得幸福的女人,总是像我生活中的一缕清风,驱散我心中的阴霾。想想从大一到现在我们同居,已经有七个年头了,我早已提出了结婚的想法,可她总是笑着说要看我的表现,这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2
  手机又响了起来,是陌生的号码。
  “牧盛,你放心吧。我也不会缠着你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同意分手了,你不用感觉欠了我什么,我说过,爱情是无所谓谁对不起谁的。感谢你给我的过去。再见——牧。”虽然我现在已经充分有理由肯定她打错电话了,但还是“耐心”的听她的分手宣言。
  电话还是没挂,那边传来轻微的啜泣声,“难道你就没什么再跟我说吗?你真的就这么狠心?呜——”
  最终我还是用一种纯陌生人的语气答道。
  “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我不认识你。”说完这话,我也感觉似乎有点冷冷的。
  “好——好,既然如此,我——明白了”一种近似于心碎的感觉从被电信号传了过来。听起来应该是清脆的女声,却夹杂着哀怨的调子,不管因为什么,又是一个被爱情遗忘在角落里的孤寂者。只是,这声音却为何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3
  晚霞的一抹余辉洒在我脸上,遥望天际,大雨过后的天空如洗过了一般,太阳留下半边天的红后,便匆匆地赶往另一半球。
  想想好久没陪沈嫣了,今天应该早些回去陪陪她。至于工作,大部分时间我认为爱情应该比它重要一些。
  开车行驶在被雨水弄得焕然一新的道路上,迎面吹来清爽的晚风,空气微凉,不仅使我有一丝惬意。城市又迎来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奢华的气息笼罩在林立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之上,不甘寂寞的人们,也进入了快乐的漩涡,自然也不用提及什么自拔之类的事了。
  恍惚间,在驶过一家星巴克时,一对亲密的年轻男女面带笑容的走了进去,可那女的却像极了沈嫣!我的全部思维都在劝慰我一定是看错了,但如果连她的相貌都分不清,又谈何恋爱了七年?我唯一期望的就是她是一个和沈嫣貌似的人。
  给沈嫣发了个短信说我马上要回家,她却回了个我不愿看到的回答。
  “我有点事出去了,对不起,你就自己弄点东西吃吧。”
  我不愿在往下想了,只希望事实不要像我的“胡思乱想”才好。

  4
  心里突然变得好乱,只好开着车慢慢地转悠。突然,街边的一个倩影,也可以说是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方哓慧!”
  她神情有些茫然,但双眸里却闪过一丝光亮。
  “林峰?”
  “真巧啊,怎么一个人?”
  “林峰,有空吗?可不可以陪我喝喝酒?”
  看来她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人在这个时候无论男女往往都习惯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大脑,还有受伤的心。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她,进酒吧后就开始买醉了起来。
  我不太清楚我为什么这样,但她却喝着喝着就将心事全盘皆出。她的男友前两天前刚刚跟她提出分手,她终于感觉到一个人分手时可以那么无情,对撕裂的爱情没有眷恋。甚至还可以说不认识她!
  她边喝边说,说完了分手的事便闷闷的喝酒,不时的跟我邀杯。记得大学去她家给她弟弟当家教时,她在我眼里显得是那么清雅脱俗,总是身着淡色衣物,用一条丝带将乌黑的长发结成个马尾辫,亦或是披散开来。无论怎样,都散发着清新的江南女子的气质,艳丽却不泛俗。
  如今她如此失态,想必也是因为爱得深,心更痛吧。
  还算清醒的我开车将她送回了家,当了她弟弟一年多的家教,路还是记得的。开着车驶进她家所在的别墅区的感觉有些物是人非,从一个穷酸大学生到现在的年轻经理,这一路的辛酸着实让我尝尽人间百态。
  临走前,她踉踉跄跄地走来要了我的手机号码,说是以后好联系。这倒没事。并且我根她父亲交换了名片,也许以后可能还有合作的机会。

  5
  天很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却不见沈嫣的身影。虽说我们同居,但还是分间住。这也是她的意思,我向来是言听计从的。可整个房间里也不见她的身影,我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急忙要给她打电话,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
  “峰,今晚我就住在朋友家里了,不用担心我。”
  不知怎地,我心头涌上一丝不安。假如,只是说假如——那个女人是沈嫣,那她——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我责备自己真是大惊小怪,爱她就应该给她自己充分的自由空间,天下长得像的女人有很多,兴许自己就碰见一个。还是不要想了为好。
  之后的日子还是很平常,唯一有趣的就是方哓慧竟然跟我道歉。原来那天打电话的陌生女人就是她。看过我给她的号码,她便明白了怎么回事,自是感觉很不好意思。当然也感谢我能在她伤心的时候陪她喝酒。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有吸引力,让人不禁有种悦耳的感觉。我们从那以后就经常打电话联系。她很气愤地跟我说她的男友跟她恋爱就是看中了她家的身世背景,当她对他假装坦白说她家根本就没什么钱的时候,他的态度立刻就改变了,两人在一起时越来越不和,最终男友提出了分手。她的语气很坚决,似乎对她的决定感到很满意,尽早认清了他的真面目。她生气时的语气还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尽管她现在已经念大四了。
  她的父亲对我谈的一个项目很感兴趣,我便经常到她家做客。她弟弟方乐,跟我关系甚好,我也会不时的辅导一下他的英语,毕竟好歹我也是英语八级出身。自从方哓慧渐渐从失恋中走出来,她也恢复了当初的那份清雅形象,见着我不免有几分收敛,似乎还带有一点羞涩。我也借此总开她的玩笑,弄得她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6
  沈嫣则变得越发的忙于工作,总是加班到很晚才回来,可她似乎很享受这种忙碌。我自然心疼她这般辛苦,但也喜于她的好强。从我认识她起,她就是这样,事事都要不逊于我,看我最近工作地很忙,她也许也按奈不住了吧。只是我隐约中感觉我们的距离远了,模糊了,像是隔着一团雾气。但无论如何,我只想用一颗真心对她。
  反正沈嫣晚上总是要很晚才回来,我特地早下班回家给她做了一桌的饭菜(都是从小母亲硬教的,她套用的是毛主席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留了一张纸条:“嫣,这是对你最近辛勤工作的奖励。”之后我便赶往和大学死党约好的地点。
  石铭跟我在大学那会绝对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甚至我跟沈嫣谈恋爱时他也不忘当个高功率的电灯泡。大学毕业后就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帮他爸爸管理公司了,他是个十分优秀的人,所以我对他的能力是绝对不怀疑的。
  我们找了一个酒吧坐下来喝酒。还是大学那会儿的热情劲,喝得那叫个尽兴。只是他的酒量可不能跟我同日而语,自然是先晕乎了。原来他爸爸在这里有一个分公司,见他能力也培养的差不多了,就派他过来接管这里的工作,家族式的大企业向来是如此的。
  “臭小子!那你都来了两个多月了,怎么现在才跟我联系!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借着酒劲,我的气势汹汹的说。
“唉,有些事你不明白的”他低着头,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提了。猛灌了几口酒,他猛地握住我的手,憋着通红的脸,有点哭腔的说。
  “林峰,我对不起你啊!可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事不能自己的。我们还是朋友,好么?原谅我,答应我,原谅我!求你了!”他很激动的样子。这可让我大大吃了一惊!
  “石头,我刚才是开玩笑的饿!你至于这么激动吗?你醉了啊,有点吓着我了啊。咱俩什么关系啊!还用谈什么‘原谅’?真是见外!”
  他嘴里还是不断地嘟囔着“原谅我,原谅我”。我便打趣地说:“好了好了,本大爷我原谅你了,以后可千万别这样,活像个娘娘腔!哈哈,不喝了,再喝你就倒了,唉,酒量还是这么差,真不知道你这几年是怎么练的。”
  我像扶着一个软骨质患者一样把他弄到我的车上,当按照他并不明确的指示把他送到一个我熟悉的别墅区时,我的后车座已经被他的呕吐物弄得“不堪入目”了。到他家家门时,对与是否让我送他进去他似乎还有一丝犹豫。
  “喂,臭小子!我好不容易把你弄回来,还牺牲了我那刚换的坐垫,你小子就不说请我参观一下你的‘狗窝’?”
  “他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按了几下门铃。正待一睹这富家公子的豪宅内景时,开门的人却让我心头一惊。
  沈嫣!

  7
  她对于我的出现则也是惊讶,脸上的表情有诧异,有不解,有哀怨。突然之间,我感到一片茫然。“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时候我是不会说出其他的话的。
  “小嫣,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什么?石铭竟然叫沈嫣“小嫣”!一种不祥的念头瞬间闪过。
  沈嫣咬了咬嘴唇,摆出一副风云不惊的表情,“林峰,对不起。我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真的很感谢你对我的好,也因为这样我才不忍心跟你坦白。我不求你原谅我,可爱情是无法强求的,希望你能明白。其实你对我的好,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感动的,只是——我们不合适。还希望你不要恨石铭。”
  记得有人说过,心碎的深了,也就没了感觉。我想我现在应该就是这种状况吧。沈嫣和石铭静静地等待我的反应。此时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沈嫣前几个月的种种在我眼前迅速的翻阅着,原来如此。我冷冷的一笑,笑里尽是苦涩。
  结束了,应该结束了。“那么我祝你们幸福。”我想我的脸色应该是苍白的。“你的东西我会给你送过来的。”
  “不用了,哪天我叫石铭去取。”她见我没有发火,似乎有些吃惊。沈嫣,你怎知我心中的痛?我的心在滴血!
  “也好,那么再见了吧。”我说话有些有气无力了。
  “林峰!”他们一同喊着我的名字,但我只想用我远去的背影回应。
  黑夜伸出无数的细蔓,温柔地缠绕,迷惘中有种窒息的感觉。仿佛四处都是黑色的深渊,用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玩弄着我。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不知喝了多少罐酒,神经还是没有被麻痹。只得迷迷糊糊地躺着。沈嫣大学是校花,各方面条件都是没得挑的。我能让这样的女人陪我度过七个春秋,也该知足了。“妈的,你个懦夫!”我又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喂!随随便便就睡在别人家的椅子上,不太礼貌哦。”
  “这是公用长椅。”我没好气的说。之后我便只记得好像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便昏睡了过去。

  8
  突然感觉鼻子痒痒的,猛地睁开眼睛,明媚的阳光让我感觉有些刺眼。
  “你醒了?哼,满身的酒味!”眼前是一张俏丽并且我还比较熟悉的脸庞——方晓慧。
  “我怎么会在这里?”
  “还好意思说,昨天晚上你在公园长椅上喝醉了,我好不容易才吧你弄回来!这是我家!遇到什么事了,喝得那么醉?你酒量不是一直都挺好的么?”
  我的心情很糟糕,没好气的说:“谢谢你没有让我露宿街头,但我上班要迟到了,没功夫回答你,有时间再跟你说。”说完便匆匆离去,可我却记得她不但没有生气,嘴角还挂着一丝坏笑。
  公司最近在全体同仁的努力下,终于顺利的完成了忙了好长时间的大项目。我对大家都很满意,于是决定开个庆功会。同事们自然兴致高昂,会上都是盛装出席。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演说后,我真的感觉有些累了,因为沈嫣的原因,我几乎对任何事都打不起精神来。上班时的举止,完全是职业本能的表现,那年轻经理风姿的背后,又有谁能明白我内心的悲伤?
  “经理,是不是有心事?”夏紫轩踱步走了过来,轻声的问道。她今天穿着低胸的深红色晚礼服,艳丽非凡,弄得我眼前发晕。
  “嗯,没事。只是最近有些累了,休息一阵就好了。”
  说来她算是我的得力手下了,年龄比我小一岁,可我却总叫她“小夏”,她也不计较,就任我这么叫着。平时对我也很好,所以我们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我也很信任她,很多工作放手让她去做。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身体最重要,想开些。”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让人很舒服的感觉。
  “可以跟我跳支舞么?”
  “好的。”随着舞曲的调子,我和紫轩很默契的跳着,我可记得当时有多少男同事投向我们的那火辣的眼神。一曲过后,紫轩在离开时是回头冲我嫣然一笑,很江南的味道。
  “林峰,开心点。”
  开心?也许现在这对我来说还很奢侈吧。

  9
  时间如流水般匆匆流逝,转眼间过去了半年,我的生活如一部黑白电影无声的演绎着。城市的无休止喧嚣给我制造了一个用来麻痹自己的巨大空间,但这似乎有尽头。因为——方晓慧。
  一天人事部突然告诉我调来了一个新职员,硕士董事长亲自调来的。方晓慧?怎么是她?再一想,她现在刚好毕业,正是找工作的时候,而她爸爸绝对有能力把她安排在我们公司里。应该是想在熟人手下好办事吧。
  她顶替了我原先秘书的职务,理由是可以更好的学习和熟悉业务。看来方伯伯对我也真是放心。她每天都是神采奕奕的样子,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很虚心好学。并且很擅长人际交往,跟其他同时早以打成一片。我也会时不时的夸奖她一番,可能因为职位的关系,她对我的夸奖很是在乎。但我一直把握着分寸,不能让她骄傲起来。
  和沈嫣分手的事早就告诉她了,她自然是安慰一番。像个酒鬼似的要请我喝酒,可我婉言拒绝了,因为我看开了许多,再说酒精麻痹神经这招我不太欣赏。
  跟她在一起,我不免被她身上的年轻活力所影响。沈嫣的影子渐渐淡去,用她的话说:毕竟爱请方程式的解不是唯一的。我谢她的开导,她却总拿经理的高帽子给我戴,于是便嘻嘻哈哈的互相开玩笑,也算有趣。
  “林峰,你工作时那认真样,挺帅的!看来妈妈说的不错。”她一边给我沏咖啡一边说。
  “你妈妈怎么说?”
  “她说看一个男人工作时的认真程度,就能看出他是否有责任心。”
  “这跟你说的是两码事。”我反驳道。
  “你现在忘了沈嫣了么?”
  “问这个干什么?”
  “嗯——好奇。”
  “应该忘了吧。毕竟都过去快一年多了。不忘了又如何。”
  “那你为什么不再找个女朋友呢?”
  “嗨,随缘吧。”我老气横秋地说。眼睛看着电脑屏幕,手不停地敲击着键盘,显得对她的话有些漫不经心。
  “嗯——”我望了她一眼,她似乎若有所思,嘟着小嘴。平时她就喜欢问这问那,我也习惯了。“给,你的咖啡,两块糖,加牛奶了。下午两点半有客户。”
  “你安排我们见面吧。”她答应了一声,转身要开门离去,但却回头留了句“你应该找个女朋友。至少我这么想。”
  莫名其妙。

  10
  下午跟客户谈得很顺利,回公司工作到很晚,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发觉自己趴在桌子上,背上披了一件衣服。电脑旁还放着一份早餐。
  “醒了。又工作这么卖命!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还得人家管你。”
“天啊,可千万别这么说话,我可受不了。”
  “哼,好心没好报。我理你干什么,我只是你的秘书,又不是保姆!再说,又不是没人理我。我愿意听你每天指挥我啊。”
  “唉,今天怎么这么大的气?小心没人娶你哦。”
  “我有没有人要用你管!”说完便狠狠的摔门而去。
  我也没惹她啊,哪来的这么大的气?
  开门出去,办公室里的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
  “那个男的真是大手笔啊,那玫瑰是捧进来的,小慧真是好福气啊。”
  “那还用说,那男的可是董事长的儿子!从美国读完MBA回来,现在是咱们公司的副总裁。长得一表人才。和小慧还是和很配的。听说小慧的爸爸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真是郎才女貌。”
  “可她却——不说了,林总来了。”
  在角落里的垃圾箱里我发现了那一大团玫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999多吧。真看不出这个副总攻势还挺猛的,只可惜“美人”不领这份情啊。想着想着,我不禁为这位“公子”的失败的谄媚儿笑了起来。
  “傻笑社么?这还有好多文件!”方晓慧说着将一沓文件塞到我手里。“就知道听人家隐私!坏蛋!”
  我只好灰溜溜的回办公室。还听见了一句:“喂你说他俩谁管着谁啊?”

  11
  那个送方晓慧花的副总叫李斯,MBA,有着俊朗的外表,我也跟他聊过几次工作,给我的印象相当不错。他坚持每天送方晓慧玫瑰,有时还有许多其他的饰品。因此,他也成了公司里有名的“情圣”。方晓慧的反应一如平常——全然不顾。我有时会跟她开玩笑让她答应算了,可有一次却迎来了她的“暴打”,我们现在很熟,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当成妹妹看,但经过这次后也就没有在哪壶不开提哪壶。
  秉承上级“让员工身心愉悦的投入到工作中”的原则,我决定全体员工去春游。我希望大家玩得尽兴,一些规则都定的很松,只要不出什么事就好。虽然我的人缘在公司里还算不错,但职位等级摆在那儿,我便成了大家疏远的对象。看着登山时大家三五成群的热闹,我不禁有种孤寂感。
  “经理,怎么又一个人?”紫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
  “唉,高处不胜寒啊。”我悠悠地答道。
  “噗哧,”她清秀的脸上绽放开如花般的笑容,“哎呦,还感触良多呢。”
  我和紫轩就这样愉快地聊着,全然没有登山的疲惫。可能是紫轩那江南女子般的温柔滋润了我干涸的内心吧。方晓慧不时向我们这边张望,一道道目光中似乎还有着哀怨的成分,可我并没有在意。
  玩了几天,大家也感到尽兴了,便又投入了滔滔的工作大潮中。
  自那次春游后,我和紫轩的距离不由的近了几分,她确实是个很懂得别人心思的女人,跟她聊完天后总是感到很愉快,别人有的说我们的关系不一般,我也不介意,甚至内心中还有着几分得意。
  而方晓慧却如吃醋一般,见到我和紫轩在一起便大发脾气,对我更是如对出气筒一般。难道她也——
  那我还真有些迷茫了。

  12
  李斯到公司的频率变得越发频繁起来,方晓慧对他的态度则还是那么冷。我真有些佩服。一天,在办公室里的我突然听到外面有吵闹声,便连忙出去。
  “晓慧,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冷!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说呀!你说呀!”李斯大喊着,同时晃动着晓慧。
  “我都好几次明确告诉你我们不可能了,可你就是不死心,我又有什么办法。”
  “我到底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了?你的心是冰做的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希望不要对我再抱有任何期望了。”她缓缓的将目光移向正在看“热闹”的我。紧接着,众人的目光很快的聚焦在我的身上。我的大脑此时正高速地思考着所有可以应对的方案。这事来的太突然,地点和时间都太不合适了!这丫头,怎么可以几这么把包袱扔给我?
  “好,好。林峰,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你们这是在耍我吗?”
  “李斯,你先别激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好了,不用说了,林峰,耍我很好玩是吧,好。你等着。”
  天啊,至于吗?我也是受害者!方晓慧你这个死丫头,真是害死我了,李斯肯定不会放过我了。看着他怒气汹汹离去的背影,我知道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我把方晓慧拉近办公室,正准备一问究竟。她却现开口了。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并不是拿你当挡箭牌,我就是喜欢你。以前就是,可是那时你有沈嫣姐,我看见你们那么幸福,我就知道自己是没可能了。我真的很羡慕她,能值得你那么全心全意的去爱,我知道那是对我的一种奢望。多少年来我一直无法忘记你,忘记我们的一切。“
  “可是晓慧——”我试图打断她的话,因为她看起来有些激动,娇俏的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我真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让我说完好么。我也不知到为什么会忘不了你,我想爱一个人应该没有什么理由吧。每次看见你熟悉的身影我就会有种很特殊的感觉,有点甜甜的味道。嗯——其实那个电话是我故意打错的,在大学里有好多男生追我,但我没有给他们任何一次机会。我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后来我终于说服自己主动跟你取得联系,也就是假装失恋让你关心我一下。希望你不要怪我。沈嫣姐离开你后,你憔悴了不少,我很心疼,一毕业就让爸爸求人把我调到你身边,每天看到你傻傻的样子我就感到很满足了,哼,不光当秘书还当保姆!我的心思你就看不出来吗?真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把沈嫣姐追到手的。”

  “这个——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的,我。”
  “我知道,”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起来,“现在把心里的秘密都说出来了,突然感觉心情好多了,我知道你不会接受我的,我——那个夏紫轩很适合你的,你们很般配。忘了沈嫣姐吧,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吧。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对不起。你放心把,我不会再缠着你了。明天我就不来上班了。再见了。林峰”
  “晓慧,我——我——”我的脑子现在很乱,支支吾吾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晓慧还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走了,走的那么落寞,在我没有阻止她脚步的时候,她哭了,哭得那么伤心。七年的暗恋就这么如烟般飘散殆尽,我是否太无情了?我说不好,因为我感觉我的心再也没有对沈嫣的感觉了,爱的倦了,还不如给晓慧一个更大的空间,也许这样能给她幸福,也许我错了,我真的不想再想这些了。

  13
  方晓慧仿佛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我不敢再去联系她,因为这对她的伤害会更多。这样的放手也好吧。
  我还是一如平常的工作,李斯确实给我找了不少麻烦,可他爸爸——也就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出于我的才能,还是一次次使我化险为夷。没有晓慧的日子自然感到很孤单,她的一颦一笑经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那个经常会在我面前哭哭笑笑的女孩就这么被我弄得黯然神伤,我这对把握当成了一个无情的人——至少对于她我是这样的。
  紫轩依然是跟我谈心最多的人,如果说把晓慧当作妹妹看,那么紫轩应该算是可以当作女朋友的人选了吧。
  她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很少,只知道拼命的工作。我们有时会一起喝下午茶,一起去健身,甚至有时我会陪她去逛街。别人眼里“冰雪美人”总是会被我的“冷笑话”逗得像朵花一样。我能感到她的内心的孤寂,只是跟我的不同,那孤寂中还有一丝无奈的踪迹。
  我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我感觉我的生活渐渐的有充满了光彩,尽管沈嫣对我做的和我对晓慧做的都如同泥潭般混乱着我的爱情思维。可紫轩,却让我又有了对爱情的信心。

  14
  那是个夏天的夜,晚风有些暖,撩的我和紫轩的脸庞都有些微热。夜很美,美得有些醉人。
  “那个,我——我。”表白对于我来说总是这么困难。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紫轩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那——你,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终于说出来了。我长长的叹了口气。
  “嗯”细如蚊咛。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轻轻的捧起她红晕的脸庞,温柔的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下去,兰花般的香味,气息微热。
  她的娇态让我的新如化了一般,沉入甜蜜的海洋。
  新的生活就要来临了,我的脑海里有涌上了幸福的感觉。
  可命运有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有时无情的卷走我们身边最重要的人。悲伤的河流总是没有尽头的。
  我只记得当时一辆巨大的卡车,如野兽般冲向我们的车,生猛的扑了上来;紫轩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毅然的挡住了我。鲜血浸透了她的白色连衣裙,头上的白色丝带飘落在血泊中,如傍晚时天边的晚霞,只是沾上了死亡的气息。汹涌的疼痛瞬时淹没了我,只记得紫轩鲜血淋漓的护在我身前,车门畸形的铁片洞穿了她的前胸……
  真的去了,真的远了。紫轩的死讯如幽灵般在我身边缠绕,空灵的一切,翻滚的思绪,衍生出我如死灰般的内心。为什么?为什么对紫轩如此不公,为什么?
  “紫轩!”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却宣泄不出无尽的伤悲。
  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演的,黑白的,死寂的。老天,你为什么要这般轻易的夺去紫轩的生命?她从小就担负起家里好几口人的巨大负担,尝尽人间酸苦,为何在她终于鼓起勇气迎接爱情的时候,却要夺去她的生命?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15
  我离开了那个让我伤心的城市。孤独一人的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住在一个上海式的青砖古房,藤蔓爬满了墙面,依稀的露出几块斑驳的砖墙。这里住的人很少,正式我想要的清净。
  我自己开了个公司,每天只是玩命的工作,因为一停下来就会想起紫轩的种种。
  逐年如流水般逝去,两年光景静静地在我眼前流过。我拼出了自己的事业,却一直逃避着亲戚朋友们的“好言相劝”,无声的给自己围了一堵墙,将自己困在里面。
  当再次见到方晓慧的名字的时候,是在书店的宣传牌上。
  一本畅销书,年轻派作者方晓慧。书名——《遗落在青春的角落》
  扉页里就一句话:献给我最爱的林峰。
  翻到正文。
  “岁月逝去,纷飞的花瓣温柔地埋葬了我们的青春。爱与不爱藏匿在诺言的交界处,掩饰模糊的内心知觉……”
  ……
  ……
  “我只是想让他知道,青春可以逝去,但我的爱是永远留在原地的,我等他……”
  ……
  突然感到眼里有点湿润。
  “这位先生,这本书的作者正在那边签名售书,见您看得这么专注,为何不去那吗一本签名的呢?”
  等到所有的读者都走了,我走了过去,只见她正在低头签名最后一本书。
  “晓慧。”我轻声道。
  她身子轻颤了一下,抬头直直地望着我,眼里翻滚着泪花。随即跑过来站在我面前。
  我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心里尽是感动。
  “坏蛋,你欺负我!”她娇嗔道。
  “我不会在错过你了,就让我欺负你一辈子吧。”
  “坏蛋。”她轻轻地在我胸前捶了一下,“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
  “不耍赖,一生一世。”
  ……

--博才网博才网
上一篇: 欲蛇下一篇:我的幸福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评价
您还有150字可以输入
更多好文章 尽在河北博才网 www.hbrc.com
热点图片推荐
精粹文章推荐
  • 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
  • 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
  • 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
  • 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
  • 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
  •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
  • 1
  • 2
  • 3
  • 4
  • 5
  • 6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