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七夕之恋】爱在离别后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冬天雪天2015/2/10 11:29:59
      午的时针已经划过,安娜双手搂着两条卷缩在椅子,静静地坐着,她已经保持这种姿势很久,仿佛象个木雕似的呆在那里。唯有她的眼睛,那双明亮的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电脑显示屏。一直就那么望着。已深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显示屏射出来的暗光照在她的,她犹如体里的胎儿一卷缩着,是那样的弱和无助。窗外的空依旧美丽,繁星点点,弯月高挂。是她喜欢的空,她曾喜欢这样的黑,喜欢带着点点亮光的深,在里她曾望着星星诉说自己的心事,也曾对着月亮歌唱。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调皮地照在她的脸,月光下她那张脸依旧柔但多了些憔悴。或许是那柔和的月光抚动了她的脸庞,她轻轻地抬望向窗外那轮弯月。­
   “怎么,你也觉得寂寞了吗?也想找来与你聊天吗?”她望着空里那轮弯月呐呢地说。­
   “是啊,我好闷啊,陪我聊聊好吗?”她仿佛听到一个调皮的声音在说。­
   “可是,很抱歉,我最近没什么力不想说话,改天好吗?”她无力地说。­
   “可是,你为什么没力不想说话呢?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仿佛又一次听到那调皮的声音在问。­
   “是啊,为什么不想说话,又有什么心事呢?”她这样问自己。­
    今天是什么子?哦,是五月还是六月?是星期六还是星期天?是15号还是25号?她用力回想着,不记得了记不得了,她只记得今天是第十三天。­
    什么十三天,她记得,她清楚地记得,枫已经从她视线里消失十三天了。想到枫,她脸浮出一丝的笑容。­
    提起枫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枫是她的一个网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加进去的,但第一次聊天就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幽默大方,格开朗,说话随意,不作做。一会象个活泼的小孩,一会又象熟稳重的,他给她带来太多的新鲜和乐趣,渐渐地她们聊的时间越来越长,有一次甚至聊过一个通宵。回想想她自己都难以想象怎么会有那么话聊,也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她是个不太言语的女子,喜欢在没事的时候写些文字打发时间,当然也会把自己的一些思绪寄托在面,她的想法有些另类,她的文字充满漫彩,但漫之后的故事往往都是以悲剧结束。她习惯了用悲剧来诠释。别都说她有点冷漠,为什么就不能写些喜剧为什么不能有完美的结局,对于这些提问她只是一笑了之。她知道能这样问她的都是不了解她的,也对,她从未向任何表露过自己的心事,她把自己裹得严实实的,不露一点息。她以为这样就能安全了,没有能够看透她。她有两个自己,在光下,她是个工作认真和同事相溶洽的好职员。在月光下,她是用文字来点燃的冷漠女子,她每天晚在网络流连,敲打着熟那悉熟的键盘,清脆的声音仿佛在为她伴奏,打字的时候她会无比的兴奋,纤细的双手来回敲动着,心仿佛也跟着起舞。­
    她也是骄傲的,在网络聊天的异很多,她都不屑他们,感觉很虚伪。尽管有时候他们看起来很君子,说一些很风度的话,但时间久了就原形毕露了。就仿佛像戴着正君子的一张面具,而面具的后面则是另一张脸。就像有一次,她认识了一个高中教师,他们聊了一段时间,开始的时候,他会讲一些自己在工作时的心得,在讲台的意义,他是多么自己的事业,喜自己的学生,看着他们一步步地长自己是多么欣慰,他也经常给她发来一些在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和游玩的照片,看着那可学的学生们,仿佛她又回到学生时代。她很开心,以为找到一个真正的良师益友。记得在读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对她特好,所以直到长大了还一直认为老师都是值得尊敬的。她们聊了半个月后,那个高中老师开始向她倾诉他的生活是何等的凄惨,妻子是多么的霸道无理,孩子是多么的让他心烦,这些她都可以听着,以为生活原本都是如此,每都想找个诉苦的对象。但后来,他竟然说喜欢了她,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又说一堆麻的话。她感觉得很荒唐,就回绝了他,她不想与他发生什么关系。但他知道自己无法得逞时竟然在那里大骂她,说装什么纯,其实还不是一个样,之类的难听的话。她生地把他拉入黑名单,从此再不对会网友有什么好感,有的时候聊天也只当无聊打发时间而已,聊三句话感觉不对劲就马删掉,在这方面她做的可谓当机立断绝不犹豫。直能枫的出现,打破了她坚持多年的网聊宗旨。­
    她仍然记得第一次聊天的景。­
   “请你喝杯啡咖。”枫发过一个咖啡的贴图,图里是一个白的杯子装着正冒着的咖啡。­
   “呵呵,太晚了,喝了咖啡恐怕会睡不着觉。”她有个习惯,很喜欢打“呵呵”那两个字,让别以为她在笑,其实她是不屑。­
   “不喝咖啡你也睡不着,喝吧,没放糖的。”他仿佛有点严肃。­
   “不加糖的咖啡恐怕很难喝吧,会苦的。”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她的确喜欢喝咖,但前提是不放糖,她喜欢那苦涩的味道。­
   “虽然很苦,但还是有些愿意品尝苦涩的味道。”­
   “呵呵,是吗?那他一定是个怪了。”她又是一笑。­
   “这么说,你就是一个怪了,嘿嘿。”他有点调皮地笑着。­
   “什么?你谁啊你,这么说吧,我从不喝不加糖的咖啡。”她有点生,她最不喜欢别装出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
   “哦,不好意思,是我自己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以为你也喜欢呢?其实那种感觉挺好啊,有首歌怎么唱的,思念的滋味就象一杯苦咖。你听,都载入歌曲了,那种感觉一样很好,你说呢?”­
   “没听过也不会唱,咖啡和歌曲有什么关系,没时间听你瞎扯,困了去睡了。”她有点不耐烦地说。­
   “哦,那我的咖啡呢?你不喝就还给我吧,刚好我突然想喝了。”­
   “什么咖啡?”她大概一生给忘记了,开始的时候他送过一杯咖啡给她的。­
   “不是吧,没看到吗?莫非你已经喝了还想抵赖?”他发过一个吃惊的表。­
   “有问题,赖着理你了,不给你瞎扯了。下了。”她冷冷一笑,这种,以为自己很聪明呢。­
   “瞎扯,敢当我是说书的了,没事站在大街给别一段,如果是那样的话别还会给喝呢。”他好像有点生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她真的不耐烦了,换着别她早就不理他了,不过对于他,好象还想听一下他下句的内容是什么。­
   “晚安,祝你做个好梦,我们明天见。”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以为他会又有什么歪理要说呢。说完他的像显示为灰,看来他是下了。她对着那个灰像淡淡一笑。­
    她班很有规律,早九点班,晚下六点下班。公司有食堂,下班后在食堂吃过饭,步行回到自己的住就开始在网络徘徊。冲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看着一些经典的欧美影片。比如《廊桥遗梦》,她为故事中的节感动,影片的节大至是这样的:一对夫妻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他们相敬如宾。但却因为丈夫一次去集市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丈夫和孩子一起去集市四天,她一个留在家里。在这四天里她结识了一远道而来的摄像师,与他相了,短暂的四天他们经历了由相识到相,由相到相离的过程。和责任面前,女主角选择了后者,她无法抛弃自己忠实的丈夫和可的儿女。而摄影师理解她的苦衷,他依然着她,终未娶,死后他把自己的遗产全部留给了女主角。在女主角死亡以后,她要求儿女把她的骨灰和那们摄影师合葬。她把体留给了家,却把留给了他,她希望他们死后都在一起,因为他们是那样的着对方。这个影片她看了又看,故事中的每个细节每句台词她都很熟悉,她向往这样的,但她又深深的明白这样也只能出现在影片里,现实终究是现实。­
    那天她准时下班回家,准时来到网络,最近没有新片,感觉有些无聊就又登QQ,那个枫的网友又一次出现在她眼前。­
   “今天看到一个故事,写的很好,非常感。”枫说。他每次来都不打招乎,不象别会说,你好!在干吗?聊一会好吗?之类的话,仿佛他们是相识已久的故,有什么就说什么,直奔主题。­
   “哦,是吗?什么样的故事会让一个感动呢?”她随便应了一句。­
   “网络的一个故事。”­
   “哦。”虽然她喜欢写文字,但却不喜欢看网络故事,自己写的发表就发表了,没发表她也没怎么在意,对于别写的,她没什么兴趣去看。也没什么兴趣听。­
   “是讲关于一个对恋的故事,相恋八年,却又无奈地分开,主角看是出于无奈,却是个极其虚伪的小,女主角看是冷酷,却深一颗火的心。这样的结局有点凄凉,也希望遇女主角会遇到真心她的。”他似乎有点惋惜。­
    她以前也写过类似于这个节的故事,不过那不是网络故事,而是自己真实的故事,她以网络的名字把它写了出来,只是为了让自己觉得那只是个故事而已,对于故事她一向是一笑了之。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今天他突然说起这样的一个节,还是让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故事。­
   “只是故事而已,当故事画句号,也该从故事里走出来了。”她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说的好,故事结束了,也该从故事里走出来,但是那位女主角好像并没有从里走出来,所而越陷越深,她对充满排斥,只因一次悲伤的故事而否定了所有美好的故事,这样是否有些残忍?就如只因遇到一个不好的,而认定天下没有好了。”他似乎有些伤感地说。­
   “呵呵,怎么,你在替谁感到惋惜。是什么样的故事让你这样投入?”她突然有点好奇。­
   “是一个看似平凡却又很真实的故事。所谓的。”他说出了故事的名字。­
   “所谓的?”她重复了一遍,好熟悉的名字。是很熟悉的名字,她随一说故事便出现在脑海里。那是她曾写过的一个故事,况且是她亲经历的故事,她怎么会不熟悉。­
   “你有看过这个故事吗?”­
   “哦,那个,好象看过。”她躲闪着回答。­
   “感觉怎样?也同意女主角的观点吗?”­
   “什么观点?”­
   “世界没有真正的,所谓忠于都有一个限定,不背叛,那是因为惑你的力量不够大。当惑力超出你能力控制的范围,所谓忠于的誓言也随之瓦解,所以世界没有真正的纯洁无私的。这个观点你同意吗?”­
   “同意啊,怎么?”她冷笑一下,这是她写的怎么会不同意。­
   “可是,你不能因为一片乌云而否定整个蓝天吧。”­
   “在乌云遮盖下的天还会是蓝吗?”­
   “可乌云终究会过去,天依然会恢复蓝,依然是们向往又喜欢的颜,你不也向往蓝天吗?”­
   “向往蓝天并不代表就可以拥有蓝天。”­
   “有什么不可以,蓝天辽阔无垠,我们换个位置跨过乌云找到蓝那片天,走到下面不就可以拥有蓝天了吗?”­
    听起来很简单,可惜自己顶的那片蓝天早就被乌云掩盖了,走到哪里乌云跟到哪里,看到的只是灰的天。她轻轻地抿了一咖啡,背靠在椅子,苦涩的味道慢慢袭来。她曾用三年的时间来埋感,在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全都释放出来,就像埋在地窖的烈酒,他的一句话把盖子给桶了个,现在再想盖住已经晚了,酒味已散发出来了,无法收拾。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她眼前。­
    关于自己的那个故事,她不是用手打在键盘的,而是用针刺在心里的,每个字每句话都带着腥的味道。她与文相恋八年,从高一开始到大学毕业,他们有着漫美好时光,在她看来文是个光帅孩,最吸引她的是他那双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仿佛一潭清把她照亮。最在一起时,她也曾好奇,文的边不缺女生为何会选中自己。文总笑对她说,只是你才是最真实的,就像一块没有加工的玉,值得慢慢琢磨。也对,她当时单纯活泼,奔放。文一直是她心里的王子。很自然地他们相了。曾花前月下,也曾山盟海誓,他们是别眼中最佳侣的代言。虽然也曾有过风雨,但他们一路相牵走了过来。
    八年,他们相恋八年,有句老话“七年之”是说结了婚的一起生活七年就不会再分开了,注定一辈子在一起了。她相信那个古老的传说,她们走过八年,她更加相信他们会一世相伴。但是,有些事,是不能预言的,就如她们的。在文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他便提出与她分手。原因呢?说起来有点好笑,但现实就是如此,他出于无奈要和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一个才相识不到三个月的女孩。她仍记得那天文那天给她说分手的景。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她依旧在住准备好晚饭等他回来。她看着时钟,把饭了一遍又一遍,等了很久,他终于回来了,但脸却让她觉得有些陌生。看到他推门进来,她急忙跑前为他脱掉外套,又把饭菜了一遍。然后放到他面前。他望着菜饭许久,突然说:“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她被里的菜给噎住了,许久才轻声问。­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他的声音很低,依旧没有抬望她。­
   “哦,今天的菜盐放多了,好咸。”她慌忙跑到客厅倒一杯一饮而尽。刚才他在说什么呢?她问自己,好像是说分手吧,怎么可能,他们在一起八年了,虽然没有结婚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他怎么会这么说呢?是啊,不可能是他说的,他没这么说,或者是自己听错了多心了。她安慰着自己。­
    她倒了一杯红茶端到他面前笑着说:“累了吧,不想吃饭,就喝些茶吧。”­
   “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我们分手吧,分手吧,听到没有?”他望着她的笑脸,突然大声地吼着,额青筋露,她看到一个陌生而又可怕的脸,她的笑容在空中凝固。她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摇。­
   “求你了,我们分手吧,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求你离开我吧。”他吼着端起眼前的那杯红茶用力一摔。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在空中回,红的液体伴着白的碎片在地流淌。­
    她蹲在地,慢慢地捡着晶莹剔透的玻璃碎片,不知何时地流着的液体有腥的味道,她看着自己的手指在流,鲜红的混着红的液体越流越多,仿佛汇一条的河流,她没有觉得手痛,但心却痛了起来,十指连心啊,这一刻她感觉到了,玻璃碎片刺伤的不是她的手指,而是她的心,随着他用力的一摔,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原本想重拾起来,哪知已经彻底地碎了,无法再修复了。她轻轻地站了起来。­
   “我们分手吧。”她平静地说。­
   “安娜,你真的愿意和我分手,真的,谢谢你。”他的脸出现了笑容,那种让她看着陌生的笑容。­
    她冷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回到房间收拾东西。­
   “安娜,你可以不用搬走的,可以继续住在这里,我已经有住的地方了,我出去住,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他脸的笑容依旧。­
    她又冷笑了一下,继续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求你了,安娜,别这样对我,跟我说句话吧,你这么对我我很难受,其实你也知道我是你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容儿她说一定要和我在一起,其实我并不喜欢她,但她是老板的女儿,我有什么办法,她说只要我和她在一起,很快就能做总经理的位置,我拼搏奋斗了多年的事业不能就这样毁了。你要理解我,分手后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他站在她面前解释着。­
    她停了下来,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起生活了八年的,他那双曾清澈如的眼睛变得混浊,此刻的他是如此的陌生。如果他说他了别,她会全他祝福他。但他为了所谓的权势,与不生活在一起而满足自己物质需求。让她觉得他很无耻。看过这一眼之后,她知道自己从此和他再无关系。她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
   “安娜,我们还……”他看到她抬看他,笑着想说些什么就被她打断了。­
   “你刚才说什么条件都会答应我的,是吗?”她轻声问。­
   “是,你说,有什么需要,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我工作两年所存的钱全都给你,还有……”­
    她又一次冷笑,真是可悲啊,相恋八年的友,在即使分离的时候想到的也只是钱而已,她的心在滴。­
   “那好,如果你保证以后不再与我联系,我们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从此形同陌路,那么我就答应你,分手。”她打断了他的话,她感觉他在是在侮辱她。­
   “安娜,别这样,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生地不熟的,需要……”他想去拉她的手,被她地甩开了。­
   “我,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一个回答,答不答应?”她愤地大声说。­
   “好,我答应你,可是……”他站在她面前还想说什么,被她用力地推开。­
    她提着箱子走出那间共同生活了几年的曾经称之为家的地方。她没有回看一眼。她觉得那根本不值得留恋,从踏出门那一刻,她知道已经彻底地结束了。虽然她曾说过也曾相信他们会一世在一起的,但有些事是不能预言的,就如。­
    午的星空很美,她一个走在大街,寒风烈地刮着,树叶早已掉落,只剩干枯的枝干无助地在风中晃动。她望着路灯下自己灰的影子,慢慢地游动。不知走了多久,不知走到哪里,直到看到一个石椅,她坐了下来。抬仰望晴朗的空,繁星点点,弯月高挂。她对着它们淡淡一笑,轻声说多么空啊。又一阵寒风吹来,她的长发在风中放肆地飞。她轻轻地掠一掠,又紧了紧外衣。那是个寒冷的晚,那个是寂寞的晚。寒冷让她如此的清醒,寂寞让她如此理智。比那个晚更寒冷的是那颗已经破碎了心,她知道是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即使每天只是在黑里行走,她也愿意。从此,她喜欢空,喜欢寂寞。那是三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晚,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
    她离开那个城市来到一个南方的小城,与他断了一切的联系,小城的候很好,四季如,再也没遇到过那年似的寒冷的冬天,她以为自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已不记那个冬天,但是,只是那不经意的一句话, 那种节又如此清晰地浮在眼前。不是已经忘记了吗?她问自己,原来那段经历就象一个烙印,永远都留有疤痕,越想要把疤痕挖掉,哪知却越挖越深。­
   “怎么啦?这么久都没有回应,想起什么了?”连续的QQ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差点睡着了。”她无力地敲打着键盘。­
   “如果能睡着就去睡吧,就怕越睡越清醒。”他似乎有些无奈。­
   “呵呵,我有个毛病,就是贪睡,一睡着就不醒。”­
   “笑不出来就不要勉强,你不知道你笑的比哭还难看吗?”­
   “说什么呢?你看到了?”­
   “你自己照下镜子不就知道了,看我有没有说错。”­
    她轻轻地转,望着梳妆台镜中自己的那张脸,的确比哭还难看。­
   “我刚看了镜子,笑容灿烂着呢?”­她苦笑了一下。
   “是吗?莫非是我的错觉,我看错了?不会啊,我的视力可是1.5的。”­
   “是吗?或许你该带副眼镜了。你是怎么看到了?”她被他的话逗乐了,笑了一下。­
   “我有望眼镜啊,所以啊,你的每个表尽收我的眼底,别想唬弄我。”他有点得意地说。­
   “哦,原来是望眼镜啊,我还以为你是千里眼呢?”她的心好了一些。­
   “嗯,好主意,以后我会去练练,估计一时半会没什么效果,将来或许可以。”­
   “有道理,估计炼千里眼的时候,你也跟着仙了。”她又一笑。­
   “不行,我可不想仙,我宁愿做一个平凡的。”­
   “为什么?不是有句话说快乐似神仙的吗?”­
   “话是没错,但如果仙了谈恋不是犯了天条了,还是做凡的好。”­
   “但凡终究会有生命结束的一天,而神仙就不会啊,可以永久快乐地生活。”­
   “没有感的生活,一万年又有什么意义。有的生活,哪怕只有一天也值得期待。”­
   “?”她冷笑了一下。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相信,看来是出来社会的时间太短了。­   “知道你已经不再相信了。但不代表别也不相信啊。”­
   “是吗?”她又一次冷笑,对于在聊天中谈及的话题,她习惯地冷笑,觉得有些幼稚。­
   “怎么了?觉得我好笑吗?什么表?”­
   “什么什么表啊?”她又笑了出来,这个不知道是孩还是,还真有点意思。­
   “也没什么,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以后的时间,枫把自己的况详细地告诉了她,包括他家住在哪,什么时候出生的,家里有什么亲,小时候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什么时候毕业又是什么工作的,现在在做什么。她有点奇怪,她都没问过他,他怎么就那么滔滔不绝。渐渐地她习惯了听他讲关于自己的事,每次听他陈述,她都觉得很真实,虽然他们两地球的两个角落,虽然他们不曾谋面。­
    直到有一天,她的平静了几年的心,仿佛动了起来。那依旧是个空睛朗的里。依旧是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那熟悉的键盘。­
   “我发现我喜欢一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帮我想想办法?”枫在网络的另一端说道。­
   “哦,看哪家姑娘啊,说说看,认识多久了,你感觉怎样?”她笑着说。­
   “我没有见过她的面,是在网络认识的。”­
   “不是吧,网络你也相信,没听说过吗?网无美女,所以你还是现实点好,就边的选择会好一点,当你是朋友才提醒你的。这可我的肺腑之言。”­
   “但是,没办法,边的没有那种感觉,我也有点奇怪怎么会喜欢她,以前也不太相信网络缘,现在我相信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奇妙,你几岁了?你以为就是奇妙的感觉。”她有点好笑,他说过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听他这样说有些象小孩子的幻想。­
   “我不是小孩子,我是,我也曾经历过,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自己是什么感觉我还不能不知道吗?”他认真地解释道。­
   “哦,那还挺有发言权的,不过,是不是别不喜欢你啊,感觉你有点伤感。”­
   “依你之见呢?”­
   “应该是,要不然,你不会是这种语。”­
   “什么语?”­
   “伤感的语啊?好了,这个我帮不了你,你另请高明吧,在这一方面我可没什么发言权。”­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换作是你,一个网认识的说喜欢你,你会接受吗?”­
   “不会。”­
   “这么肯定,不用回答这么快吧。”他笑了一下。­
   “有些东西没有思考的必要。”­
   “可是,如果我说,我你了呢?”­
   “假如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会说,我绝不会你。”­
   “为什么不会我。”他有点着急地问。­
   “为什么会我。理由呢?”她有点好笑地问。­
   “如果我你,一万个理由都不够,如果我不你,一个理由都没有。可是,我你,一万理由都不够。可是,我你,我该怎么办,就像刚出来的婴儿那样无助。可是,我还是,你说我该怎么办?”­
   “呵呵,背台词呢?这些话好像在哪里听过。”她大笑着。­
   “呵呵,的确是台词,怎样,背的如何?”他笑的有些伤感。­
   “不错,可以去做演员了。说不定能拿最佳主角奖呢?”­
   “没意思,你不是最佳女主角,呵呵。”­
   “我可不会演戏,呵呵。”­
    那一次聊天他们在笑声中结束,但她们都感觉到笑声的凄凉,她何尝不明白他所说的话,他对自己的关心,他对自己的幕,在文字里无形的表现出来。她无意地说出她经常胃痛,他在网查了很多资料关于冶疗胃痛的方法发给她,一次又一次待让她按照方式治疗,又经常询问她有没有好些,让她准时吃饭,睡前喝杯牛奶。她说她喜欢听一些古典音乐而最近网络少很难找到,他就买来光碟放给她听。他告诉她要把不开心的事忘记,明天依旧有灿烂的光,他希望她每天都能开心快乐。她有过的经历当然很容易察觉。只是,现实的她都不相信,更何况是网络,她经历过相恋八年的,都以失败告终。但他们的确很聊得来,有很多相似之,不约而同地会想到同一件事,会喜欢相同的东西,喜欢相同的空。但他们才相识不到一个月,短暂的二十天,她怎么会相信所谓的。她和文分手后自己的心已经死了。但是最近在枫聊天时它又一次地跳动,即使是跳动了,她也要用力按住它,让它安静下来,毕竟有些事经历一次就够了,多了实在承受不了,就如。­
    他们依旧在网聊着,话题越来越多,每天网相见了他们必修课,没有相约,准时出现,有时候连她也觉得很奇怪,刚刚线,他就马出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其实有意无意又如何,没什么必要追究,至少在这寂寞的晚有个不讨厌的和你一起聊天,能让你心愉快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那天依旧是个晴朗的晚,依旧是在网络的两端,他们发生了有聊以来,第一次烈的争吵。
   “今天喝多了,好难受。”他说。
   “有什么开心的事吧,你小子过得挺滋润的。”她笑着说着。
   “是有事,但不知算不算开心的事。”
   “怎么,你连开不开心都分辨不出来了,看来你真的喝多了,去休息吧。”
   “我没醉,清醒得很。”
   “哦,是吗?还记不记得自己姓什名谁?”她笑着问。
   “我最近很一直很困惑,我喜欢一个,但她明知道我喜欢她却装作不知道,有意无意回避我说的话。我看过她所写的故事,我知道有一个故事是写她自己的,我知道她曾有过一段段感经历,也就是那段感伤她很深,她把自己冰封起来,嘲笑天下所有的,以为这样自己就不会再去向往。其实她错了,正是因为也向往,才会如此地冷漠无视。看着她的一个又一个故事,我很心痛,不是痛故事里的节,而是痛她经历过怎么的深害才会这么孤单无助,连心都如此的冰凉。我好心痛她,好想安慰她,好想好好的她,好想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但我又不敢对她说,我知道她会拒绝我,也怕从此再也见不到她,我知道她已不相信,但是我真的很她,从她的文字到那说话的语,她的一切,都让我那么着。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让我如此地心动,仿佛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遇见她,那种感觉我无法形容。有时候我真希望走进她的故事里,这样就可近距离地接触她,就能看到那忧伤的面孔,感受到她的息。我一次次问自己怎么会一个不该?我不该也不能她的,那是一个没有结束的,就如她写的故事,终究也是以悲剧告终。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如刚出生的婴儿那样弱无助,可是我还是她,我该怎么办?”
    她望着他发过来的那一大段文字,她仿佛看到他那无助的表,仿佛听到他那沙哑的声音。她轻轻地摇,心隐隐在痛,眼睛有点,她久久地望着显示屏,一个字也打不出来。
   “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他又问。
   “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许久她敲出几个字。
   “我说过我没喝多,我清醒得很,我你,我该怎么办?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累了,先去睡了。”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弃了吗?你到底想怎么样,事都已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还不能走出来,为什么还不能接受一段新的,你也喜欢我不是吗?”他好像在发脾
    “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你在说些什么?”她也有点生了。但为什么生呢?她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她不是也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吗?不是每天都在等待他的出现吗?他关心她时不是也很开心的吗?为什么呢?这种感觉又是什么呢?她问自己,但没有答案,唯一明确的是她不再相信,不会再任何一个
   “你以为你不承认就代表没有吗?我能感觉得到,你跟我在一起是开心的,你别想否认。”
   “别在自以为是了,给你聊天是很开心,但也只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工具,谈不别的。”
   “为什么不敢说出心里话,说你也一样着我,说你也一样需要。如果你我,我会用全部的生命来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直到我的生命结束。”
   “我,不需要。”说出这句话,又想起当和文分手时说的那句话。“我,什么都不需要。”他们的结局再一次提醒了她。所谓的什么都不是,什么山盟海誓,什么约定全都是鬼话。她不会再相信了。有些事真的只经历一次也就够了。
   “我的心很痛,你真的就那么在意过去吗?你这个大傻瓜,他伤你那么深为什么你还记着他,你在伤害他还是在伤害自己,你以为你一个孤单地活着他就会内疚了吗?他一样生活得开心。你若想要忘记他,就应该活得更好,有更美好的。找个更疼你的,你明不明白?你可以不接受我,不喜欢我,没有关系。只要你还愿意相信,哪怕是,我也祝福你,我也开心。可是,你总是这样,让我怎么安心。”
    “,那是我的事,不需要别为我担心,更不需要别为我作主。我要休息了。”她望着那一排排字,一暖流溶入心里,也流进眼里。她手抹了抹眼睛,用力打出那句话。
    接下的几天,她线都是隐的,她看枫的像由灰,又由彩。她知道他在等待她的出现,她仿佛看到他那着急无奈的表,她很想去和他打个招乎,让他安心,但她终究还是控制住了。他也没有发来信息。直到有一天晚。
   “有首经典的老歌唱给你听,希望你会喜欢。”
   “什么老歌?”她忘记了自己是隐了就回了过去,而他仿佛也知道她在线似的。
   “听到就知道了。”他把那首歌给她分享过来。
    她打开音乐,优美而带些伤感的旋律在耳边回旋。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子过得怎么样,生是否要珍惜,也许遇见某一,过着平凡的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甜如蜜……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将要离去,我会失我自已,走入无边海里……
    任时光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愿感染你的息……
    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已,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意……
    她静静地听着,轻声地随着调子哼着,这是她喜欢的音乐,一向以甜美唱声著称的邓丽君在演唱这首歌曲的时候却带着淡淡忧伤,她曾经和龙有过一段甜蜜又漫的,也曾在MV看到他们合唱这首歌的幸福笑容。但是,结局却让心酸。或许就如一首动听的音乐,在音乐在演绎的时候,那动的旋律,那感的歌词,那美妙的音符都让为之沉醉,不自陷其中,有时还随着曲子一起歌唱。但,再美妙的音乐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刻,当音乐停止时,所有的一切也都已结束,曲终散,物是非。
   “最近几天,没看到你,或许是你不想看到我吧。”他有些伤感地说。
   “哪有,我最近加班没时间网。”她慌忙解释道。
   “你想清静一下,就没留言给你。”
   “哦。”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觉得有些心酸。
   “我要回老家一趟,我亲生病了,可能要住一段时间才回来。”他待着。
   “哦。”
   “老家在乡下,可能没什么网络设施,如果可以的话,把手机号留给我,我偶尔可以打个电话给你。”
   “哦,告诉我你的号码吧,我打给你好了。”她从不曾把号码留给网的任何一个,但对于他她有点犹豫,很想告诉他,但终究还是换了一种方式拒绝了。
    “那,好吧。”许久,他过来这样三个字,写了自己的号码,她明显地感觉他的失落,次聊天后,他好像连讲话的语也变了,没有以前那样活泼,看到他仿佛憔悴了许多。看着那几个字,她的心隐隐地痛。她想问他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但终究什么也没问出来。手指在键盘一次次敲打着,又一次次删掉,终究没按出发送键。
   “我明天就走,我弟弟也和我一起回,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要看况了。”看她许久没有应,或许他猜出了她的心思。
   “哦。”今天,她竟然没什么话好说的啦,除了一次次说“哦”外,找不到更适合的语言。
   “我坐火车回去,明天下午坐车后天中午应该到。”
   “哦。”
   “怎么,没有想和我说的话吗?”他终于忍不住地问。
   “一路顺风。”
   “嗯,等我回来。”
   “哦。”她感觉自己的思绪已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应该祝福的话,但怎么就说不出呢?
    房间里的流动着躁的空,她有点感觉到自己快喘不过来,倒了一杯冰,一饮而已尽,这是她调理自己的方式,每当有什么困惑让她不安的时候,她就喜欢喝一杯冰,不管是天还是天冷,当冰的倒入腹中后,那冰凉的感觉会让她变得清醒。不过她已经很久没试过喝冰了。
   “有件事要告诉你,我以前跟你说的话,背过的台词,还有刚才那首歌,都是真的。都是我发自己内心的真实感。请你不要因此而离开我。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幸福。我你!”说完这句,那的像变。她仿佛又听到他吵哑的带着的声音在耳边回旋。
    她望着屏幕那一个个黑的字体,心砰砰地跳动着。关于的话题,早就告诉过他不要谈起的,看来他是了解的她的,说完自己先走了,不给她留一点驳的空间。吗?他说他她,而她自己呢?对他,难道一点感觉都没?在他面前她是可能以肯定地这样说,但在自己面前呢?骗得了别又骗得了自己吗?
    那次聊天之后,枫真的走了,走出了她的视线,在一个又一个寂寞的晚,她独自己守着电脑等待着他的出现。她很失落,一次又一次翻着以前的聊天记录,对着聊天内容傻傻地笑着,仿佛又看到他在和自己聊天的景。自已是怎么了,了,全都了,他只是她一个认识不长时间的一个聊友,她怎么会时不时地想起他来,希望他能再一次和自己聊一句,那怕只有一句也好,或者什么也不说,只看到他在就好了。时钟依旧在不断在地走动,他已经离开她十三天了,十三天里,没有任何消息,没有给她留言,对,他说过他家在乡下那里的没有网络,也没有给她电话和信息,也对,她没有留手机号给他,他怎么可能打给她。她有点后悔了,后悔应该把号码留给他,至少这样可以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她又一次失眠,枫走后,不记这是第几次失眠了。
    又一天,她依旧准时起,按时班,无意中听一个同事说,前些天,一列开往湖南的火车脱轨了,车有5死亡,几十受伤。她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咯噔一跳。开往湖南的火车,枫不是也是坐火车走的吗?他家也是在湖南。她又仔细地问她的同事,到底是哪班列车,什么时候的事,她同事告诉她到网一查便清楚了,至于具体的细节她也不是很清楚。她那天没有安心地工作,一直都着急地等待着下班的时间到来,那是她所经过最漫长的一天。下班后,她急忙跑住打开电脑,颤抖的双手在敲打着有关火车脱轨的新闻。
    她看到了一张张清楚的图片,的是翻车后的景,她仔细地看着内容:由A市开往湖南K*次列车……造车里5死亡,80受伤。她仔细地看着,心地一震,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巧,枫也是那天坐的那班列车回去的,不可能,怎么会,他不会也受伤了吧。应该不会,列车那么多,受伤的只有几十个而已,枫不可能有事的。或许现在他早已在家陪他的亲了。他是个孝顺的,吉自有天象,不会有事的。她安慰着自己,但心跳却再一次加速,她觉得很,又倒杯冰地喝了起来。好像这次冰凉的感觉并没能使她变得平静。她拿出手机,颤抖的手拨通了枫的号码。她轻轻地把手机放在耳边,屏住吸引,她期待着手机里能传来他的声音。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终于有了声音,但却一个甜美的声音。莫非是休息了,她又一次按下重拨键,依旧是那个甜美的声音。可能是没电了,可能是那里的信息太差了,所以就关机了,她找遍所有的理由安慰自己。但心却无法平静,她把手机握在手里,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他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那几天她一直拨着那个号码,从早到晚,只要有一点时间她就拨过去,不记得拨了多少遍,她一向不记得别的电话号码,但他的那十一位数字,却刻在她脑海里,她期待着他的声音,但终究还是失望了。难道他是故意的,故意不接她的电话,故意让她担心吗?他在故意罚惩她的吗?如果他能接电话,如果能确定他平安无事,那么,让她受到些惩罚她仿佛也愿意。但是这种等待的煎熬,让她度如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那么担心他,难道自己真的如他所说他了。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不是那样又是什么呢?她躺在翻来覆去想着,这段时间她也没有什么心思网了。
    那天一个炎炎的夏,她起得很早,坐在窗前望着远方升的太,想着他现在怎样了?又一次想到他们曾经聊天的景,他说她应该象个升起的太,应该活和象光一样明亮灿烂。她对着光淡淡一笑。手机的铃声响起,她慌忙拿起,看到那个拨打过千百遍的号码,她终于舒了一,他终于打电话来了。
   “你还好吗?”她迫不及待地按下接听键说。
   “你好,请问,你是……”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明现不是他。
   “你好!那个,枫,他不在吗?”她的心又一次提起,不安地问。
   “请问,你是哪位,枫他……”
   “他怎么啦,他到底怎么啦,求你告诉我。”她大声喊着。
   “他已经走了,坐火车回来的时候,火车脱轨了,所以就……”对方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说什么?走了,走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回家的吗?不是说过一段时间就回来的吗?不是说让我等他回的嘛。”她大声吼着。
   “你是,你是安娜吧。”
   “嗯,他告诉你的对吧,他没事对吧,你骗我的对吧,他故意让你来骗我的对吧,他怎么能这么坏啊。”她的声音在颤抖。
   “安娜小,你别这样,我哥他真的已经走了,他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但是他走的时候一直着那个名字,我想应该是你。”
   “不,我不相信,别想骗我,告诉我,他的地址,我一定要看到他才相信。”
   “请你不要这样,没用的,已经出事这么久了,他早已入土了。打开他的手机才看到你打过那么电话,翻看了你们以前的聊天记录,才知道你的。他真的很你,所以你一定要保重啊。”
   “怎么会这样,我看了新闻,死亡的只有几,他怎么会?不可能,我不相信,前几天我们还聊过呢,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没有了呢。”她已失去理智,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发,让自己冷静。
   “其实,当时我和他坐在一起的,若不是因为他用他的手机网,或许他就不会出事,最多也只是受伤罢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冲一个陌生的大发脾
   “那天,我们坐在火车,因为那几天经常下雨,当火车走到江西境内时出现了问题。当时他正在用手机和别网聊天,当车厢翻倒时,他的手机掉到车窗外,他急忙趴下找,我拉着他说危险,但他却不顾,谁知被压在车箱下,没在起来,他走时候一直着一个名字,当时车厢里太了没怎么听清楚,后来,当民把拉出来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机,手机完好无损。”他认真地讲述过那天的况。
    聊天,她记起来了,那天,她们聊天几句,他告诉她自己正在火车,问她有没有睡觉,她说天了睡不着,又告诉他,这两很痛,不知道是不是吹空调吹的。他让她去买些来吃,说经常吹空调对体不好。她说不喜欢吃,可能过两天就好。他说这样不行,让她等一下,他去网查一些不用吃冶疗痛的偏方。然后,她等了好久,她都没有再发信息过来,以为他没有查到,自已难受得厉害,也就早早地睡了。难道,真的是那一次帮自己查东西而了永久的离别吗?她回忆着那天的景,眼泪涌了出来,她以为自己早已没有眼泪了,三年来她第一次真正地流泪。
   “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吗?”许久她低声地说。
   “如果你想来就来吧,可是哥哥他已经走了。”他有些无奈地说。
    她订了最早一班航线飞到他所在的城市,然后就转车到他所在的乡下。来到他的家里,所有的都很悲痛,他的亲白苍苍,用力拉着她的手呐呐地说:“枫儿,走了,我的孩子走了,他怎么这么恨心呢,怎么一声不说就走了。”她看到她那双干枯的双手在颤抖,她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她理解失子的心痛。
   “自从哥哥出事后,她就变了这样,有些痴呆,有时候哭有时候笑,我们什么都不敢对他讲,只是说哥哥在外面没有回来,但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别那听到了什么,一直都是这样,见就这样说,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是最疼哥哥的,哥哥也最孝顺她,一个月前哥哥就说要回来看她,她 开心地天盼望着子,但是现在……”枫的弟弟低声对她说。
   “枫,他没有走,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在另外一个地方看着你呢?伯你一定要健康,枫说你体不好,特意待我回来看你的,伯,你一定要保重体,过段时间枫就回来看你了。”她俯下下,轻声对她说。
   “真的,你是说真的吗?枫儿,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我准备很多泡菜,他最喜欢吃的,我去看看有没有泡好,枫儿最喜欢吃的,枫儿要回来了……”她的脸浮出了笑容,站了起来急忙往屋里走,一路还在说着,她的子单薄,柱着一根捌杖蹒跚地走着。
   “我想去看看他。”她 轻轻地对枫的弟弟说。
    他带她走到枫的墓前,他的墓立在一个山的中央,望着那张黑白的照片,她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她蹲下去,用手轻抚他,他的笑容灿烂,仿佛在对她笑。虽然不曾见过面,但她的面孔是如此的熟悉。
    那里的山不高,绿的树林整齐地排着,空很新鲜,山脚还有一些花散着香,四周静悄悄的。她坐在石墓前,望着那个张照片淡淡地笑着,仿佛那散开的花。直到夕染红了天,墓碑给披一层金
   “咱们回去吧,你都在这坐了一个下午了,哥哥他会安心的。”枫的弟弟在旁边轻声地说。  
    她没有出声,依旧盯着照片淡淡地笑着,那个面孔她想把他刻入脑海里。
   “走吧,如果你愿意以后可以经常来看他的,我想那样他会安息的。”
    她轻轻地站了起来,又一次抚模他的照片,又一次对他微笑。她跟着他慢慢地往山下走,她不时里回望他,不时地对他微笑。那天,看到他,她有很多话想说,但什么也没说出来,她知道他会明白她想说什么,因为他是那样的懂她。她的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他都会明白。
    她搭回去的火车,由于前不久出事的原因,这班车的车厢没什么,明显地冷清,她靠在窗户边轻轻地闭眼睛。
   她感到一个熟悉的息在向她靠近,她睁开眼睛,原来是枫,和照片里的他有着一样的笑容。他走到她边坐下,把她轻轻地揽在怀里。她甜甜地笑了。
   “我查到了冶疗痛的偏方,每天睡觉前按摩太几分钟,做一些锻炼,按时休息,慢慢就会好了。”他抚摸着她的发说。
   “嗯。”她感着他的息,轻声地说。
   “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了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每天要面带笑容,开心地生活,不要让我再为你担心了,好吗?”
   “嗯。你要去哪?”她望着她的笑脸问。
   “你看,那里,那颗最闪烁的星星,就是我,我会在星守护着你。”
   一阵凉风吹来,她轻轻地睁开眼睛,抬仰望空,繁星点点,有一个大而明亮的星星在冲她闪烁,把她照亮。她对着那颗星星笑了。
    从此以后,她没有再过网,没有再写过文字,她所有故事都已结束了。每逢节假,她会搭那班枫曾坐过的那班列车去那个山看他,在火车她仿佛能看到枫灿烂的笑容,仿佛能够感到她的度和息 。同事们知道她经常坐火车跑来跑去,都为她担心,说那班火车前段时间刚出过事故,还是坐飞机的好,她对着她们只是淡淡一笑。她以前是喜欢坐飞机,但现在她喜欢火车。喜欢坐在火车的那种熟悉的感觉。
    枫终究没有走进她的故事,而是走入他的心里。有些事是不能预言的,就如,她说过她不会再了,但终究还是了。枫的笑脸已刻在了她心里,她知道今生今世是没有办法把他遗忘。
--博才网博才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评价
您还有150字可以输入
更多好文章 尽在河北博才网 www.hbrc.com
热点图片推荐
精粹文章推荐
  • 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
  • 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
  • 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
  • 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
  • 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
  •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
  • 1
  • 2
  • 3
  • 4
  • 5
  • 6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