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校园文学
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
首页>校园文学>正文想展现自己,投稿邮箱646429@qq.com
[等待]情缘深深
河北博才网http://www.hbrc.com燕语千千2015/2/11 11:30:04
                            【 一 】  医院
    
    凯辉真的很兴奋,昨天他的老丈人说的话分明是有在不久要把生意完全交个他打理的意思。他把几件货送到物流,看看表还不到九点半。现在干什么去呢?他本想在上别处转转的,可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自己直打冷颤。他上了那辆农用的厢式小货车,把车掉了个头,往县城的方向走去……
    经过一片庄稼地,就是公路了,他一直往前开着车。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一座规模不小的县人民医院大楼。
    凯辉找了个车位把车停好,下了车,抬头看看这座县医院的大楼。有六层高,也许是新改建的缘故,看上去不比哪家大城市的医院差。门口卖现货的摊位摆出好远,他一直朝院内走去。
    到了内科门口他进去了,一位中年女医生接待了他。看着他问:“你自己来的?”
    “嗯,我发完货,直接过来的。怎么?”他疑惑的问。
    “你和这的张大夫是什么关系?”这位女大夫没有直接回答凯辉的问话。
    “奥,他呀,我们发小,怎么,他怎么了?”凯辉依然好奇地问。
    “奥……不是他,我只是想问问你,看上次他陪你来的,这几天也没碰到他,问问你。”女大夫有些敷衍的说。
    “奥,那我这毛病没事吧?你把结果告诉我,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凯辉有些着急,家里还有活他那里有这份谈天的心,可大夫也不敢得罪,他只有强忍着那份心急了。
    女大夫听了他的话,看看他的样子,摇摇头:“你呀,总这样,火急火燎的,你家里有多少活,这么急?”
    凯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看出来了?我家的地里该除草了,孩子小我老婆哄孩子,没办法,只能自己加把劲了。”
    “你,先别忙地里家里的活了,还是先看看你的病吧!”女大夫劝说着。
     凯辉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很重吗?”
     “你到北京看看去吧,咱这仪器虽说是新换的,可还是没有人家北京的先进,看完再干你那些活吧。”
     凯辉一听到那闷了:“您还是告诉我点吧,到哪看心理也要有个谱不是?”
    女大夫一看也不好隐瞒了,很郑重的说:“我们的结果你可能得的是肝癌。”
     凯辉的头大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会是真的,他疑惑的问:“您刚才说我可能是肝癌吗!”
    “可能是,你再到别的医院检查一下吧。”女大夫有些安慰的说。
     凯辉又一次听到同样的答案,他很颓丧的出了内科的门,连招呼也没打一下就晃晃悠悠的出去了。他自己也不知怎样走到医院外面的,刚走到门口心里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医院门口的椅子上。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可又觉得此时自己真的好想找个人说说话。却发现自己真的好孤单,好无助。竟然一个现在可以找的人也没有,人家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怎么说找就能找呢。他的眼泪不听话的流了出来,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以前一说到死他和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很豪放的,死就死,早晚都得死,有什么可怕的?现在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平日沉默寡言的凯辉了,他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一切,任由泪水一直流,一直流……。渐渐地,他渐渐地发出了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引得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他好像已经忘了这是在医院了。

                            【二 】 回家路上
    过了好一阵,他抬起头看看周围的人都在看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大伙苦笑了一下,朝自己的车子走去,打开车门,上了车。心理安慰自己到:“也许是误诊呢,尽管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很小,可他目前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这是他目前保持冷静的唯一的办法。坐在车上,他闭上眼睛,一张坚定的脸上出现了了些许忧伤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该告诉谁,可他太想有个人能听听他说话了,他真想把这些年的一切都和这个人说,高兴、痛苦、无奈……总之,他好想有这么人能听听他说话,不加任何虚假的,真正的知己,可他想了半天好像也没有这么个人,他一脸的忧伤,此时的他看上去好无助。他定了定神准备回家,打好车掉了个头,往家的方向开了回去。
    尽管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保持冷静,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很累。他把车子停到路边上,想到了很多,老婆、孩子、家里年迈的母亲……可最让他怀念和愧疚的却是他的初恋情人——琳琳。。他结婚以后,没多长时间他就听她和一个曾经追了她四年的大学同学结婚了。这个消息起初他听了心里还有些醋醋的感觉,可自己对不起她在先,现在又有什么权利吃人家的醋呢,他很失望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遇上她了,也做好了接受现实的准备了。他的老婆是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女人,就是不知怎么回事和她在一起,就是没有那种贴心的感觉,尽管她对他很好。从吃喝拉撒到亲戚爹妈,一切都做得无可挑剔。可自己就是找不到和琳琳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哪怕一半也找不到,他很痛苦。有时自己也觉着自己好自私,可就是做不来,琳琳的影子总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一天在网上他遇到了一个叫“曾经的美丽”的女孩,和他说的很投缘。一天,他进她的空间,打开她的相册,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是他和琳琳的合影吗,那不是全班同学一起郊游时的照片吗?还有……他有些想见这个和他聊天的女孩子的冲动。可几次邀请都被对方拒绝了,他在想:她为什么不肯和我视频?难道真的是她吗?她还爱着自己……一个个冲动的想法像一个个炸雷冲进他的脑海,他的头要炸了,他不敢相信,可他却渴望这是真的,他在这一段时间里一直不能忘记的也是她。
    后来一段时间里,他都保持着和这个女孩子的联系,也一直在关注着她的情况。他知道她婚后的生活不是和好,而且现在已经恢复了单身的生活。她说自己的老公很好,可自己却不能全心全意的爱他,因为她忘不了自己的初恋的情人。经过她这么一说,凯辉更加肯定这个人就是琳琳了。他本来就在这个家没有一半的心这回就更少了,后来他们经过视频见了面。它们都抑制不住的兴奋,说着彼此分别后的寂寞、相思和痛彻心扉的悔,他们在网上组建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小家庭,过起了网络夫妻的生活。
    他也几次劝她,让她再找个对自己好的人组织一个真正的家庭。自己现在虽说不快乐,可上有老母在堂,下有小女绕膝,他想离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会让老母亲受不了,可琳琳却告诉他:“没关系,我没让你离婚,只要你过得好,我就这样看着你,等着你。你忘了林徽因的恋人——金岳霖了吗,他说林徽因是她的人生四月天,你是我的人生四月天。只要看着你过得幸福就行了,你不要有任何愧疚,我没关系。此时,凯辉真想把这个可爱至极的女人拥到怀里。可他不能真正的这样做,只有在那个虚拟的网上给他发了一张拥抱的图片。他要告诉这个女人她也是他的——爱人,也许也许会是一辈子唯一的爱人。
    他们就这样交往着,前些日子他还想跟母亲说此事,想获得老母亲的认可,解除目前这个自己不觉着幸福的婚姻的。可现在,他傻眼了,他又一次把车停在了路边,他没办法继续开下去了。停好车,他趴在方向盘上,又一次失声的痛哭了起来,好在马路上没什么行人。好一阵,他才从绝望中清醒过来,好像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冷颤。
    这时,他想到了那个他被迫取回的老婆——丽君。
    
                              【三】婚礼
   
   丽君的家里住的是一栋二层的别墅小洋楼,就她一个女孩。父母是做渔具生意的,每年夏天都是最忙碌的日子,这几天廊坊开展销会,父母便带着几个女孩去了廊坊的展销会,家里只剩下丽君自己,丽君在父母走之前就和父母说好了,这次不想让姥姥来陪自己,想把自己的几个好姐妹叫家里来住,就这样她的几个好姐妹被叫到家里和自己同住了。她的小姐妹白天要工作,也只是晚上来她家陪陪她。由于家长不在,她们都很自由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这天几个老同学同学一起来到丽君家,一看家里没人就提议把他们的好伙伴统统叫到一起,来个同学聚会。看到那么多人来丽君真是兴奋极了,一听这个建议更是兴奋得不行。大家商量好打起电话,不一会他们的伙伴们就都到了。
    孩子的天性是爱玩的,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孩子们,更是一个疯狂的时候,况且此时,又没有大人在场 。他们喝着饮料、啤酒……又在饭店叫了些个菜。他们随着音乐跳着、闹着……,直至深夜才各自散去,几个女孩此时也都回屋睡觉去了。
   丽君准备关门睡觉,刚推好门,好像听见有什么声音,转过头,凯辉正在卫生间里往外走。脚下就如拌蒜一样,她想到,凯辉平时是不喝酒的,可今天几个同学,故意在他的啤酒里掺上了一些白酒,想看看他喝醉时什么样子。也许是都有些醉意吧,他们走的时候竟然把他忘记了。丽君看着这个自己暗恋很长时间的男孩子,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那张漂亮的脸,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她本来就有些痴迷这个男孩子。一看到他醉成这样,更是有想照顾他的冲动。她把凯辉扶到自己的房间。想让凯辉在自己的房间休息,自己去另一间房的,可她又怕他晚上会不舒服,他看到过父亲醉酒的样子,有时会折腾半宿的。看看几个小姐妹都睡了,于是她决定由自己亲自照顾这个可爱的男孩子。
   一直以来丽君就想和凯辉做男女朋友的,可看到他和琳琳很好,又碍于同学的情面只能默默地看着。可自己却不自觉地模仿着琳琳的一举一动,就连发型和穿衣服也是一样,她想引起这个男孩子的注意。今天她也穿了一件和淋淋相同的一款的长裙,一直让凯辉有种和琳琳在一起的错觉。他们都喝了酒,凯辉又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在照顾自己。心里真的很激动,他吻了这个女孩,她没有拒绝,让他继续在自己身上吻着。也许是由于喝了酒的缘故吧,也许是她也希望这个男孩爱自己吧,她配合着这个男孩子的行为,酒气充斥着整个房间,暧昧的空气蔓延在整个房间里,他们拥到了一起,任自己的欲望在整个屋子肆意的蔓延着。凯辉把丽君当做了自己的女友,丽君是知道的,她一直有代替她的
想法。这次她明明知道,可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得到了这个男孩子一样,她把自己无条件的给了这个男孩子。
   早晨,丽君很早就起来买了早饭回来。凯辉醒来,看到自己竟然住到了丽君的家里,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低着头从屋里往外走,有种马上逃走的冲动。看到凯辉如此,丽君也有些难为情,没说一句话,凯辉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本以为此事没人知道就这样算了,可事情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几个月后,在一次体检中,丽君被检查出怀孕了,已经6个月了。丽君此时惊慌得不知所措,她回到家里,向妈妈哭诉了这一切。
   第二天,妈妈又带她到县医院做检查,B超结果确凿无疑:腹中胎儿已有六个月了。医生说不可以流产,否则对大人的生命有影响。
   回到家后,一家商量还是把凯辉叫来商量一下好些。晚上,凯辉应邀来到丽君的家里,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色变得惨白,他很难过,很后悔,很……,他只得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父母了。心里更多的则是对琳琳的愧疚,可事已至此。自己的孩子总不能不认吧。六个月的身孕已经很明显了,于是双方家长商量,让他们一个星期以后举行婚礼。
    虽说时间很紧迫,可丽君的家庭条件很优越,做生意又有人脉,置办那些东西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
   倒是凯辉的家里此时却乱作了一团,当他们得知自己的儿子做了这么大的事的时候,心里有种不敢相信。可看看儿媳妇的肚子,他们又多了几分兴奋。由其他的妈妈,看到别人为儿子找媳妇挑三拣四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就做奶奶了,这让她对这桩婚事更是欢喜的不得了。一想到再过几个月自己就有孙子抱,美得整天的在嘴里哼着歌。只把他的爸爸忙得连个坐会的功夫都没有。尽管如此他也是很兴奋,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时一句大话都没有的儿子会有这等本事,而且找的还是一个条件人品都那么好的姑娘。
    这天是正月十六,太阳暖暖的照着。春风拂面,让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凯辉的家里高朋满座,屋里外面都是人,坐着的、站着的……还有小孩子在门里门外的玩耍……,门口长长的两挂鞭炮早有那性急的小伙子挂到门楼的两边。门楼的上面也被挂着的红红的灯笼映得喜气洋洋,也有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在一旁交头接耳的说着这些。时而露出看似神秘的笑。
    十点半左右,成排的婚车驶了过来,鞭炮声、音乐声、欢笑声、还有一些人的议论声……混在了一起,构成了一个无比热闹的婚礼现场。
    鞭炮声过去了,新娘子在一群伴娘的簇拥下,下了车,本来就娇艳无比的姑娘,在洁白的婚纱和喜庆的气氛中更显的娇艳无比。她慢慢地从车上走了下来,虽说有些明显的肚子,可在大大的婚纱的裙摆中,没有人能看出什么,只是别的新娘是被新郎抱进新房的,可她却不能享受如此的荣耀了,他们按老式的方法徒步往里走,这样一来,可苦了新郎官了,要是抱的话他要少鞠不少躬的,可这样一来,就给了那几个送亲的小姑娘机会了。她们没走几步就会让新郎鞠上三鞠躬。虽说这个婚礼凯辉有些不情愿,可这些也只能在不情愿的情况下,顺着别人的意思继续进行了。
    一天的婚礼结束了,凯辉的妈妈嘱咐了儿子几句。回到自己的屋里睡觉去了。他们没有一般新人的兴奋,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倒是丽君先开口说话了:“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凯辉看了看他的新娘:“嗨,咱不说这些了,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过好日子就行了。”丽君看看凯辉的样子,也没继续追问。
    五·一丽君顺利的生下一个女孩。
    
                          【四】确诊
    
     三年时间过去了,女儿也已经快三岁了,看着可爱的女儿,有时凯辉也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可就是每每和老婆说话的时候,自己总觉得有种距离,更准确的说是差距。也许是生长在生意人的家庭的缘故,老婆很喜欢购物、而且是个购物狂,只要看上的东西她都会买。从来也不节制,说话也是总离不开生意。这对于一个从小就喜欢文学的他,更是个不小的挑战,每当他想写点文学作品的时候,他的老婆总会有各种理由让他放弃,还说:“文学之美,在于让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就是忽悠男女出轨。”别看那些,也别写那些忽悠人的东西了。每到这时他就很沮丧,可一看到老婆大人为了家庭在操劳着,也就忍了。
   
    可自从遇到琳琳,他的感情的闸门又打开了,以为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可一看到琳琳为自己过着离异的生活,心里就会充满愧疚,就会想尽一切能力的帮助她。尤其现在,他更希望和琳琳一起生活。也许就像人们说的:“初恋就像一个美丽的水晶球,碎了之后,只要一有机会就想把它粘起来吧。”他有一种突破围城的想法,可自己今天拿到这样一纸诊断书,心里开始打鼓了。
    第二天他没什么事,就开车到北京去了。在一家医院,做了细致的检查,说半个月后拿结果。
   在家里这半个月,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总是坐立不安的。又不敢和老爸、老妈说真话,对于生意上的事更是无心过问了。那个结果总在他心里转,他真希望这是个误诊。在他的焦虑中这半个月如同半年那么长。
   这一天,他早早就来到医院,看到那位医生就赶紧跑过去问结果的事。医生一看他的样子,笑笑对他说:“恭喜你,检查结果是良性的,只要把那个病灶拿掉就行了。”凯辉一听大夫如此说,激动地抱着大夫不知说什么好。他辞别了这个让他高兴的医院回家了。
    生活在他的犹豫中又过去了半年,这已是冬天了。渔具生意在这时是个低谷时期。他有更多的时间上网和琳琳倾诉衷肠了,把他老婆不喜欢听的和他的初恋说了出来。他们的兴趣一直那么相似,说出的话也是彼此默契的无可挑剔。这更让他有了冲出去的想法,他开始想怎样和老妈还有老婆说出这些话了。
    一天晚上,他趁老婆和女儿回娘家的空,准备先探探老妈的口风。这时妈妈正在看电视里演着的《梁祝》,凯辉对妈妈说:“妈,我问您点事。”
   老妈妈看了看儿子:“挺正式的,什么话说吧。”
   凯辉鼓足了勇气对老妈说:“您还记得琳琳吗?”
   老妈一听愣住了,她没想到儿子对这个琳琳还没忘记,看看门外,低声说:“你又说她干什么?让丽君知道又该起疑心了。”
   凯辉一听,老母亲还是向着自己的就大胆的说:“因为我,她结婚半年就离婚了,现在还一个人,您说我怎么办?”
   老人一听,有些纳闷,看看门外低声说:“她真是因为你离的婚?你怎么知道的?”
   他一五一十的把怎样和琳琳相遇,怎样后悔,又怎样和琳琳建立了网上的小家的的事告诉了老妈。老妈一看一个劲地发出为难的啧啧声。她不知道此时该做何种选择,只得说:“你怎样自己看着办吧。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快三十了,自己清楚,不后悔就行。”说完老人摇着头嘴里叹着气的回自己屋去了。
    丽君从外面进来,没说什么,直接把女儿带回屋里哄她睡觉去了。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丽君对老公说:“琳琳为你离婚了,我们也离吧,孩子我带走,你不用担心。”
    凯辉听了此话,吓了一跳,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丽君很镇定的说:“我早就听说了,以为我们可以这样过下去,就没跟你说,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你既然知道了,咱们就不用将就了。你想想,什么时候咱去把手续办了。”
   虽说凯辉满心希望和琳琳一起生活,可以听老婆这么一说到有些愧疚了,他对老婆极尽温柔的说:“你瞧你说的,就跟我马上要走似的,我会考虑的,一个月,我给你个准话,行吗?”
   丽君看看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强忍着泪水,微微地抬着头,转身回屋了。
   一个星期后,丽君在做饭时忽然晕倒了。一家人急忙把她送到医院,她的父母也把手上的生意交给了伙计,急忙的赶到医院。她在医院住了几天,大夫把凯辉叫到跟前对他说:“丽君可能是宫颈癌。”他一听就火了:“你们怎么回事,谁到你们这怎么都是癌症?上次你们还说我是呢,怎么样,我只是一个良性的,现在又说我老婆也是,你们医院有问题,我们出院,不在你们这里看了。”说完他就给丽君办出院手续去了。
   几天后他们又来到上次给凯辉确诊的医院,这次大夫没有让丽君回家,而是住院检查。又过了几天,检查见过出来了,是“宫颈癌”晚期。全家人一听这个结果,都有些不敢相信。尤其她的妈妈,哪里肯相信这样的结果,非要换一家医院在检查一下,她对女婿说:“一定是错了,辉呀,咱也换家医院看看说不定也是误诊。你的不就是误诊吗?”凯辉看到老人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行,您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
   一连换了七八家医院,最后他们不得不相信那高端的仪器和医生们一致的口气了。丽君的妈妈哪里肯相信这个结果,还说让更换家医院看看。在众人的劝说下,她才止住了这种想法,她也怕女儿一次次的接受检查时的痛苦。
    此时的凯辉,有些后悔和老婆说离婚的事了。他对老婆的态度开始有了改变,他觉得这个老婆是真心爱自己的。为了他的幸福她在一直默默的做着牺牲,尽管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一直都没有走出去。可她却从不用这些触动他,他越想越觉得对不住老婆,此后,他们谁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他们在医院和家庭中穿梭,化疗、理疗、中药……只要能想的办法,丽君都经历了。可对她的病情却没有作用,八个月后丽君离开了这个家。
                       【五】情缘深深
    丽君走了,对于两个家庭都是不小的打击,尤其对孩子来讲,失去妈妈的痛苦是无人能理解的。在丽君走后不长时间里就有人给凯辉提亲,可凯辉总觉对不起丽君,也就没有答应相亲的事,再说琳琳还在那里看着他。时时的安慰他,劝解他。
   丽君离开一年的日子,他们家为丽君办了周年祭日。凯辉此时心里才好受些,他想到了琳琳。对妈妈说:“妈,我想把琳琳娶回家来,您看怎样?”
    老人看看儿子,心疼的说:“你呀!和你的老丈人,丈母娘商量一下去,他们就这么一个闺女,看看他们是什意思。”
    自丽君走后,他也不像以前了,以前是每天必去门店看看的,可丽君一走家里只有父亲和母亲两个人,有些事老人是不能亲力亲为的,为此他便在有时间的情况下,或是在开展销会时才去帮助琳琳父母的忙的。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去了,他也想去那里看看,听母亲一说,便出了家门朝店里走去。到那里的时候,几个伙计正在点货,他径直朝里间走进去。看到丈母娘坐在那里想着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妈。”
   老人一看是女婿来了:“辉呀,你来了,孩子呢?”
   凯辉很温和的说:“上学了,一会就该接去了,我来跟您商量一个事。”
   老人一听很纳闷地说:“跟我商量什么事?”
   凯辉鼓足了勇气说:“我想给孩子找个新妈妈,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
   老人一听,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哽咽着说:“辉呀,你也不小了,说吧,别人的话三、四个月就结婚了,你对得起丽君了。我们看到了,孩子没妈也不行,早点结吧,让孩子过正常的生活。你妈也不用担心你了,我们也高兴,以后咱们就当亲戚走动,没事你们一家可以常来。丽君不在了,可你就跟我们的儿子一样,我们不会拿你当外人的,你要愿意天天来都行,生意上的事,你要愿意就继续跟你爸这样做着,要是有别的事不愿意这样,我们也不拦着。”嘴里虽这样说着,可眼泪却一直没有停止的往下流着。
    凯辉一看老人的样子,心里也说不出的一股难受,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边流泪边对自己的丈母娘说:“妈,丽君走了,我不会走,我会永远这样照顾您和我爸的。我现在说什么也是白说,以后您看着就行了,对我妈什么样我就会对您什么样。我以后会一直和我爸一起做生意,琳琳也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姑娘,她也许也会来您这里,到时候您别烦就行。”
   琳琳妈一听开会这番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连忙说:“辉呀,妈怎么会烦你们呢,你们都是我的孩子,现在丽君走了,你能来我就知足了,以后你们别嫌我们这对老人麻烦就行 。”
   凯辉一听老人这么说,有些不知说什么好,一看表已经十点过了,对丈母娘说:“妈,孩子一会儿该下学了,我先走,接孩子去,哪天没事带孩子一起过来。”
   琳琳妈一听也是一副温和的表情对凯辉说:“去吧,别晚了孩子着急,没事过来。”
   就这样,在一个月后凯辉和琳琳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虽说简单,可他们彼此没有丝毫的怨言,他们此时感受到的是无比的幸福。
    此后他们也会时不时的去看看丽君的父母。每逢年节它们也会买些个东西带着孩子去丽君父母那里待上半天,偶尔也会把二老接到自己家和他们一起过节。这真是:
           明月年年只相似,
           此情绵绵无绝期。
           长江流水有尽时,
           情缘深深永不移。
--博才网博才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评价
您还有150字可以输入
更多好文章 尽在河北博才网 www.hbrc.com
热点图片推荐
精粹文章推荐
  • 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帮你治愈恐高症 美女纽约摩天大厦屋顶照
  • 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贝嫂维多利亚裸腿大劈叉 柔韧性惊人
  • 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吉吉小妹紧身泳衣戏水 酥胸半露翘臀性感
  • 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曾梦雪初夏写真撩人心 性感清纯自由切换
  • 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组图:太甜美!刘诗诗露肩秀腿尽显热带风情
  •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外国摄影师眼中的高大上中国海军
  • 1
  • 2
  • 3
  • 4
  • 5
  • 6
关于河北博才网|付费方式|合作加盟|法律声明|在线留言|河北网址
河北博才网河北人才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